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八章(1)

廖化传:第八章(1)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什么!不会的不会的胡金定闻听此言犹如雷击一般,三魂七魄似乎已经不再。她紧紧抱住怀中婴孩。

    那老者可知都是哪几员战将?廖淳问道。

    我哪里知晓,他们姓甚名谁,不过听他们说,后来上来了三员猛将,一起将吕布逼回了关隘,其中一个是白脸,一个是黑脸,还有一个是红脸

    胡金定眼中一亮,脸上霎时间乌云尽散,她看着廖淳,那后来如何?廖淳追问。

    后来那董贼一看情形不对,就把皇帝掳走了,临了还一把火烧了洛阳,一路上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说着老者摸了摸眼泪。

    廖淳和胡金定都低下了头,可有诸侯消息?

    哦,董卓一跑,他们全部冲进洛阳了。孩子,你们就不要去了

    多谢老者了,我们有远亲在洛阳,我们一定要去看一看。廖淳冲老者拱手说道。

    那好,你们要留心,这个世道啊说完老者踟蹰离去。

    廖淳目送老者离开,转身看着车上的胡金定,她眼中流露出一种惧色,或许她实在不想连累廖淳,廖淳长呼一口气,然后上前将其扶正,双手把住扶手,背对着胡金定说我们入关(未完待续)

    关羽温酒斩华雄,而十八路诸侯却并未因此乘胜追击,刘关张三兄弟并未因此受到袁绍袁术的过分褒奖,然而公孙瓒则自鸣得意,手下战将怒斩华雄,他日冀州之争自己又会因此获得巨大砝码。

    公孙瓒营寨当晚欢声雷动,关云长被奉为上宾被公孙瓒邀于高台之上,幽州兵将皆高声喝彩。胡金定站在远处,看着高台上的男人,眼中尽是钦佩和爱慕之情,这是她的男人,那个立于众人中央,可以万人从中取对方首级的真男子。而这一切廖淳也都看在了眼里,他自惭形愧,因为他每每看到胡金定就会想到青梅,对于青梅来说,自己实在不能履行一个丈夫的职责。

    夫人,外面风大,还是快些回去吧。廖淳说。

    好,不过你又忘了,在没有人的时候叫我金定就可以了。胡金定冲廖淳笑着。

    直至午夜,关羽带着酒气从公孙瓒部归来,廖淳立于帐外,看见身后两个士兵扛着沉重的青龙刀,两条腿都不停地颤抖,但青龙刀却在关云长的手里使得如此轻盈。关羽睁开他的丹凤眼,尽管微醉,但是眼神中依然流露出摄人心魄的霸道,他看见站在帐外的廖淳,金定睡下了吗?

    哦,夫人说等你回来廖淳此时的话中透着敬畏。

    关羽点了点头:好了,你们也休息去吧关羽冲几人说道,于是接过青龙刀,自己歪歪斜斜的走进了营帐,廖淳在离去的时候听见帐内胡金定喜出望外的声音,云长,你回来啦

    清晨,廖淳一早就守候在营帐外,起初他对于这种安排倍感羞辱,因为这完完全全是婢女的活儿,而且他虽然知道此女并不是青梅,但是他内心深处总是感觉自己的女人每夜睡卧他人之侧而五内俱焚;但是现在他却安心接受这一切,因为关云长是个英杰,而胡金定又是那么酷似青梅,每天他看见胡金定,就仿佛见到了不知天涯何处的青梅。

    突然,里面传出了争执的声音,由小及大,廖淳只听得什么大丈夫当马革裹尸,岂能儿女情长之类的话语,不一会关羽提刀大步走出,险些撞到了站在帐外的廖淳。关羽站在廖淳身前,颇为客气的对他说了一句在下今日就要与兄长西进京都,家小留在此地,还望尊驾照料,他日关某归来定感激不尽。说完径直走开了。廖淳望着关羽远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了胡金定还在营帐中,他也顾不得许多,直接进入。

    胡金定坐在榻上,宽大的衣裳包在身上,她低着头,廖淳看见一行泪正顺着她的面颊滑落,廖淳猛然一惊,他回想到自己最后一次见到青梅的时候,对方也是如此憔悴。

    将军这是廖淳问道。

    胡金定拭泪,然后说云长说他要随公孙太守向西去攻打洛阳,华雄新亡,董卓将派出吕布与众镇一战。

    吕布?就是那个号称天下第一的关西吕布?廖淳惊讶道。

    胡金定点了点头,廖淳感到这就是一个妻子对丈夫的牵挂,在乱世中最为朴实也最为真挚的牵挂。

    关羽一去便杳无音信,羸弱的孔伷自然不能作为主要的追击力量,又加之粮草耗损巨大,其安抚的‘乌合之众’自然成了烫手的山芋,最后袁绍默认解除了孔伷的‘山林军’的侍从的安排,而孔伷也无力控制这些绿林之士,只好自提豫州兵向颍川而去,做策应之工。而廖淳并未等到杜远,想必他定是混入哪路诸侯的队伍向西而去了。突然廖淳想到了当他们离开周仓伏牛山的时候,杜远那看破尘世的举动的时候,廖淳猛然大惊,已经猜定杜远早有和董卓鱼死网破之意,他心中惶惶,神不守舍的走回了留守的营帐。

    廖淳进入帐内,发现胡金定正在收拾着行囊,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而婴儿依旧熟睡。金定,你这是做什么?

    我要去找云长胡金定坚决的说。

    你在说什么?关将军将你托付给我,我怎能让你离开?况且这兵荒马乱,你如何寻到?

    他是我的夫君,是凤儿的爹,他若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母女岂能独生?所以我一定要寻到他。廖淳未料到这个酷似青梅的柔弱女子此时展现出比青梅更加刚烈的性格。廖淳思虑片刻,心想反正自己也要寻找杜远,他上前接过胡金定手里的包袱,轻声的说我陪你去洛阳胡金定眼中顿时闪出无限的感激,她不禁抱住了廖淳,梨花泪雨顿时倾泻在廖淳的胸膛,廖淳紧咬嘴唇,上次也是如此时一样的情景,但是廖淳辜负了当初的承诺,使得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离他而去;似乎冥冥中的安排,同样的承诺和同样的情景甚至相貌相同的女人再一次显现出来,他心中百感交集。

    秋季的河洛之地早已陷入了萧杀之中,劲风吹得人面部生疼,廖淳和胡金定走在破损的官道上,胡金定粗布裹头,几缕青丝被吹动在秋风之中,尽管她身上略显单薄,但是她还是将女儿裹得严严实实,襁褓中的关凤并不知道这一切,廖淳警觉的观察着周围的一切。胡金定步履蹒跚,几次险些跌倒,廖淳曾建议每日少行几里,但均被胡金定拒绝,但是不长时间之后,胡金定就走得异常艰难,甚至每迈一小步就都会痛得眉头紧皱。

    最终廖淳终于忍受不住,解开了胡金定脚上的鞋,鞋袜褪下,廖淳也紧皱双眉,胡金定的双脚早已肿得紫青。行程一下子停滞了。廖淳看着已经走不动的胡金定,然后环顾四周,只见乱草中一个残破的木板车,廖淳上前查看,并无太大破损,至少还不至于散架,廖淳把车木板车推上主道,冲着胡金定说道:坐上来吧

    一路兼程,不断有流民从西面向东逃窜,犹如从阎罗殿死里逃生一般,一个老者看着还在朝洛阳方向前进的廖淳等人,善意的对他说孩子,不要再朝那个方向走了洛阳已经被董贼一把火焚毁了廖淳大惊,堂堂一代皇都竟然被付之一炬,那有十八路联军的消息吗胡金定坐在车上,焦急的看着老者。

    哎呦,半月前,虎牢关下董卓和诸侯军一场鏖战,董卓的大将吕布还斩杀了几员诸侯的战将呢,诶呦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