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八章(2)

廖化传:第八章(2)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杜远‘嚯’的一声站起。

而就在这个时候,寺院的门被撞开,无数人涌了进来,大殿内再次陷入了恐慌,只听得一个浑厚低沉的声音响起不要惊慌,在下是公孙太守手下刘玄德,在下是来解救大家的。

就在所有人还在犹豫不决的时候,一个身影从人群中闪出,冲入了还在微微下着的雨幕中,冲向了一个高大的身影,这个人就是胡金定。

    金定,你怎么在这里?那个人惊喜万分,然后用宽广的胸膛为其遮挡住了凄寒的雨滴。

接着殿中的难民哭号声一片从里面踉跄走出,跪拜磕头。

    稍许,胡金定擦拭泪水,对那个男人说这次多亏那名义士,要是没有他,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你了她回首寻觅,只是再也看不到他的身影,他履行了对她的承诺,即是对胡金定的承诺,也是对青梅的承诺。

    通往潼关的古道上,杜远依旧义愤填膺的看着廖淳,他终于开口我们这回去哪?    去长安,杀董卓,帮大哥你报仇(未完待续)。

    廖淳拉着木板车,他没有观看车上的胡金定到底是什么表情。

因为眼前,四周,甚至整个洛阳的惨象已经封闭了廖淳对于世界其他感官的功能。

昔日繁华的东都洛阳,这个百余年兴盛一时的名都,现在已经成了冥界所有层炼狱的集合。

廖淳类似的场面不是没有经历过,在黄巾之乱南阳郡和宛城战的时候,他目睹过黄巾贼对被俘官兵的坑杀,但是此时的洛阳除了刚刚进城的各路诸侯兵的人马,洛阳城的平民百姓能够幸存的也不足一半。

    车上的胡金定吓得已经不敢睁开双眼,她紧紧的抱住怀中的关凤,生怕那已呈腐臭的气味侵蚀到这个刚刚降临人世间不久的生命。

无头尸体,洛阳城内所处可见,而头颅也早不知去向。

街市和商铺多半已经化为灰烬,食腐动物啃食着支离破碎的尸体,而让廖淳更加震撼灵魂的场面最终还是出现了,在洛阳东街的一大块空地上,尸体被堆成了小山一样的模样,而这些尸体都是女性的,而且都是一丝不挂,她们被焚烧,有的甚至焚烧的时候还没有死去,痛苦狰狞的表情和微微举起的无助双手让廖淳更加愤恨,廖淳可以想象在几天之前,这里是怎样的炼狱般的场景,乱军洗劫物资和珍宝,然后沿途不断的杀戮,宣泄着自己的兽性,然后一把火将繁华的洛阳变为一座暗无天日的鬼都    几路人马从廖淳身边经过,不过他们并不是清理这些尸体,而是都朝着一个方向皇宫。

其实所有人都知道,皇宫里面现在不可能还会有什么存留下来的宝物,更不可能有遗留在皇宫里的皇室人员。

廖淳低头继续前行,而沿途的一切惨象也让他慢慢麻木,直至目不斜视。

不一会,廖淳发现了一座寺院,一座虽然被烧,但是不至于土崩瓦解的建筑,门匾已经掉落在了地上,不过廖淳看见寺院门口的一匹石马,料想这一定是明帝时期修建的白马寺,廖淳上前轻叩寺门,无人响应,他只好用力推开,那扇门随着门轴巨大的摩擦声缓缓开启,寺院的景象也映入眼帘,廖淳将胡金定扶下,踏入死一般寂静的院落,院中古树系数被连根拔起焚烧,而此时一直在怀中沉沉睡着的关凤突然开始啼哭,嘹亮的哭声响彻整个寺院,就在这个时候廖淳看见身后的大殿里有骚动的声音,廖淳一个箭步冲了上去,一把推开了宝殿的大门。

    大门推开的一瞬间,廖淳也愣在了那里,整个大殿里面,全是衣衫褴褛,神色惊恐的妇孺和老人,她们用惊恐和畏惧的眼神看着廖淳,廖淳走向一个少女,想问清情况,但是那个少女不停的后退,双手护着自己的前胸,退至墙角。

直至廖淳扶着胡金定走入大殿的时候,众难民才有所放松,但是仍然警觉的看着廖淳。

廖淳将母女二人安置在一旁,也许是一路颠簸加上洛阳惨象的惊吓,胡金定很快陷入了沉睡,廖淳看着对自己依旧防备万分的难民,嘴角上挑,他来到大殿的佛像前,佛身上的镀金早就被人刮去,廖淳在众目睽睽之下,顺势倒在佛前的石墩上,毫无戒备的呼呼大睡起来,难民在观察片刻之后发现廖淳和胡金定也是和她们同流之人,也都微微小憩。

    深夜,天际变得血红,风雷涌动,大雨倾盆而下,仿佛上天都在为这座凌虐的都城哭泣,白马寺香火不再,残破的佛陀无声的看着流离失所的人们,而他的身前一个玩世不恭的少年正夜会周公,无视佛陀的庄严。

        清晨,大殿们被猛然推开,秋雨带着瑟瑟的秋风一下子卷入了整个大殿,熟睡中的人们全部惊醒,廖淳猛然起身,只见一个人全身湿漉漉闯了进来,长发沾湿在半个面庞,让人一时看不清他的脸,不过刀背上的层层刀环让廖淳连忙走到这个敌友未定的人的面前,那人缓缓的抬起了头,带有刀疤的脸上血色稍欠,此人正是多日杳无音信的杜远。

    大哥。

廖淳连忙将杜远扶进大殿,杜远虚脱般的看着廖淳,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廖淳发现杜远身上几处刀伤,杜远开口说先说的是又让董卓那厮跑了    廖淳得知,杜远被编为孙坚的长沙军中,由于孙坚军乘势进入了洛阳,杜远也因此来到了洛阳,怎料孙坚进入洛阳后并未继续西追董卓,而是进入了已经烧成废墟的皇宫之中,于是杜远便自行堵击西凉散军。

    我一共砍了六个天杀的董卓兵杜远握着已经有些卷刃的刀,身边的人就这样听着,但是眼中却是崇敬的目光,在她们看来,杜远杀了西凉兵,这就是她们的守护神。

    大哥你为何没跟那孔伷回豫州?廖淳问道。

    孔伷那厮早就死了杜远说得很容易,而廖淳却吃惊不少,畏首畏尾的孔伷在董卓西窜的时候本想趁乱截取物资,结果被设伏的李傕郭汜合围,被马踏成了肉泥,而豫州兵除了少数逃脱被孙坚收编之外,皆无人生还。

    这时一个人挤到杜远身前,将军可有关云长的消息就是公孙瓒太守手下的关云长胡金定抱着孩子急切的问。

杜远本来心烦意乱,被着无端打扰,原本想破口大骂,但是他看到胡金定的面容时不禁呆住了,他转脸看了看廖淳,她不是    大哥,她不是青梅,她是汜水关温酒斩华雄,虎牢关三英战吕布的关羽关云长的妻室廖淳平静的对杜远说,尤其还强调战华雄和吕布的事迹。

杜远盯着胡金定看了一阵,惹得胡金定有些发烫,而周围人听闻胡金定是关羽的妻室的时候,连忙殷勤的围在她的身旁。

    刘关张还在城内,具体何处我就不得而知杜远说得轻描淡写,也不去理会胡金定喜出望外的反应。

他将廖淳拉到一旁,正色对廖淳说其实她就是结果廖淳做出了一个阻止的手势,大哥,你不用说,我知道    杜远惊讶于廖淳稳如泰山的反应,其实在营帐中廖淳拥抱胡金定的时候,廖淳就发现胡金定就是青梅的重要证据,胡金定的耳后有一记红色的胎记,与青梅完全一致。

然而在那一刻廖淳的心情却异常的平静,他知道青梅失去了关于他和山寨的记忆,她是威震河洛关羽的妻子,而不是山野流寇。

他接受了这一切,以至于护送她西寻关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