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九章(1)

廖化传:第九章(1)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下面我们该去哪?回山寨吗?廖淳问。

    恩,休息几日就回山寨吧,想这一年来山寨无主,也不知道现在成了什么样子。杜远合上眼睛说。

    那那个姑娘

    我是山贼,她不管怎么说都要比我高贵我不能

    你是不是想始乱终弃?石屋一下子被推开,那个少女站在门口,手里拎着两只野兔,气呼呼的看着床上的杜远。

    你怎么又回来了?杜远惊讶的问道。

    我夫君在这,我还会去哪?那少女一脸严肃的说。在我们西凉,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只要女子把自己交给了他,那他就是自己的夫君!

    杜远一时语塞,而廖淳则不怀好意的偷笑,虽然此女年纪不大,但是却深得草原女子的那份刚烈,即便是受辱也不会自寻短见,而是要以身相许。

    少女走到火堆旁,把刚刚猎捕的野兔剖皮肢解,让二人目瞪口呆,少女见二人如此略显得意的说我七岁的时候就会在草原上和族人捕猎,那时候我爷爷说到这少女停住了,她知道她的祖父此时全天下人都恨不得吃起肉嚼其骨。而廖淳一见气氛尴尬,颇为打趣的说道大哥,兄弟可要恭喜你娶了一位能文能武的嫂嫂啊。少女闻听此言一脸娇羞,廖淳年纪长于少女,所以‘嫂嫂’的称呼还是让少女感到羞涩。

    兄弟你被廖淳揶揄杜远立刻感到羞愤,而他的眼睛却没有离开背对自己的少女。

    对了,嫂嫂,听说你是渭阳君?可有此事?廖淳继续不忘揶揄二人。

    叔叔年长于我,还是况且你的这位大哥敢做不敢当,我尚无名分,所以你还是叫我白儿吧。少女故意提高嗓门。

    杜远此时的脸涨得通红,好,我娶你!然后提着刀羞愤的跑了出去,少女没有去追,而是含笑继续收拾野兔,她接过廖淳的问题那都是我爷爷弄出来的封号,他们都很怕我爷爷,而且说我爷爷要当皇帝,不过我的太祖母却始终害怕我爷爷当成皇帝,说这样会给我们家带来灭顶之灾。

    那最近那董贼董卓有何动向廖淳问,见董白略显迟疑廖淳连忙说如果嫂嫂不愿意说的话,就当我没问。

    叔叔误会了,最近我也不清楚我爷爷的状况,只知道他新收了一个叫貂蝉的姐姐,而且因为她,奉先叔叔差点被爷爷打了,我姑父说因为貂蝉姐姐我们家迟早被人灭族。

    廖淳沉默,他走出房屋,看着不远处的长安城,阴霾的天空下,杀色再次弥漫开来

    傍晚,杜远回来了,带着一坛酒和三尺红绸,廖淳和董白立刻明白了其中之意,石屋外荒坟野冢,而石屋内则大相径庭。而此时廖淳自然不能呆在屋内,石屋旁的草亭,廖淳夜露微风,屋内的良辰美景自然不是他能感受到的,杜远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也算圆满,而自己依旧一人伶仃。

    良辰**过后,董白躺在杜远的臂弯里,杜远看着董白欲言又止,似乎看透她的心思你是想回城内看看吧董白点了点头,我想回去看看,就一眼董白说的很小声。

    我陪你一道去杜远说完收拾东西起身。

    三人在尚未进城的时候就听见城内欢声雷动,其势似乎要将苍穹捅破,三人心中顿时便生疑虑,待三人直至城内,所有商铺和民居全部张灯结彩,似乎久旱逢甘霖,远处的高塔不知何时轰然倒塌,无数女子从里面披头跣足而出,与家人相拥而涕,三人行至东市,见无数百姓向其中投掷石块,一些激动的百姓甚至上前欲拳打脚踢,廖淳等人挤进一看,董卓的尸体赫然暴露于此,那厮两眼暴凸,肥胖的身体此时肠流一地,权倾朝野一时的太师此时落得陈尸闹市。

    董白的身体开始抽搐,脸上看不出是悲伤还是恐惧,因为此时所有围观的百姓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董卓的尸体上,杜远连忙捂住她的嘴将她拉出了人群。

    董卓伏诛,一家老小也难以幸免,受尽董卓欺凌的官民直接冲破了嵋坞,董卓的两个侄子直接被斩首,而助纣为虐的李儒也被五马分尸,而董卓已经年过九旬的老母也被几近疯狂的百姓碎剐于董卓的尸首前,因为在百姓看来,诞下这个混世妖魔的女人更是一个妖孽。而董卓唯一的孙女渭阳君董白却下落不明

    入夜,长安城依旧欢声雷动,人们为了泄愤,有人做成了一根长长的灯芯,插在董卓的肚脐上,竟然夜夜长明,足可见其一肚油脂。是夜,董白在离陈尸处较远的地方恭恭敬敬的磕了几个头,就在这时一阵哭号从东市传来,惹得众人一阵怒骂,而廖淳和杜远则不明所以,因为没有人会想到已经天怒人怨的董卓会有人为他哀悼。

    是蔡伯父董白望着那个抚尸痛苦的人,那个人就是左中郎将蔡邕,很快王允乘轿而来,怒斥蔡邕,很快就被王允派人押送死牢。

    他为什么哭悼董卓?廖淳问董白,因为我爷爷对他有知遇之恩,蔡伯父奉命编修史书,我爷爷一直是鼎力相助,而且这几年都是蔡伯父在教我说到这董白潸然泪下。

    远哥,我想去大牢看蔡伯父董白说。

    白妹,你疯了,你不知道现在他们所有人都在追捕你?杜远呵斥着。

    但是蔡伯父也算我的师父,也算我最后一个亲人了

    廖淳看着拥挤的人潮,说了一句嫂嫂,您现在实在不便露面,还是我代嫂嫂去看一眼蔡大人,您有什么话我一定带到。

    杜远和董白皆感激的看着廖淳,董白热泪盈眶的说叔叔高义,如见到蔡伯父,请告诉她,白儿安好,请他不要挂念

    廖某知晓,还有,长安乃是非之地,我去大牢之后还望大哥带嫂嫂速速离开,我们约好三日后在石屋会合,如果三日之后我还未归,那么请大哥带嫂嫂速回豫州。

    那怎么能行?杜远连忙反对,董白更是说如果叔叔因为白儿遭遇不测,白儿必将万死莫赎。

    廖淳看了一眼杜远:大哥你流落半生,能遇见嫂嫂就是上天的美意,你定要带嫂嫂速速离去,兄弟我才能心安。然后转向董白嫂嫂虽然是董卓的孙女,但前人的罪孽与嫂嫂你无关,如果廖某此去有变,还望嫂嫂照料好大哥

    廖淳言毕,杜远董白皆泪流满面,二人一起冲廖淳跪下,然后携手朝长安城外走去。廖淳看着二人远去,摸了摸腰间的匕首,超长安的天牢走去(未完待续)

    廖淳醉眼稀松的推开石屋的门,发现那个少女早已不在屋内,而捆绑的绳索却规规矩矩的摊落在地上,而杜远却没有什么意外,是我把她放走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