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九章(3)

廖化传:第九章(3)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我我是从长安来的廖淳结结巴巴的说道,一个是他不知如何把蔡邕被杀的消息告诉她,另一个是他在这个清高淡雅的女子面前,不免显得有些粗鄙。

    既然是远道来的客,那就请到寒舍里一叙吧。女子示意廖淳入内。一个不大的庭院,一棵梧桐树栽在院子中央,而屋内的陈设并不是他想象中的梳妆台和各种胭脂盒,而是整齐摆放的书简和绸卷,墨香之气缭绕在整个室内,半盏茶依旧放在桌上,还冒着些许余温,想必是刚才和那位曹大人品茗所剩。

    此茶已冷,待我为客再煮一盏。女子起身欲出。

    小姐勿劳,廖某此时来是受令尊之托,来给小姐捎一封书信说着,廖淳迟疑着将蔡邕写的遗书交给了对方。

    而对方却面无表情的接过书信,廖淳偷偷观察着对方看信时脸上的变化,虽然女子依旧人淡如菊,但是廖淳观察到了那一瞬间的颦蹙,而当读到信尾的时候,女子显得有些惊讶,她看着廖淳,面对廖淳茫然不知的表情的时候,此女相信此信廖淳并未拆封。

    廖兄千里为乃父送信,此为大德,请受小妹昭姬一拜。蔡琰施了一礼。

    蔡小姐不要如此,令尊遭此不测,还望小姐节哀。廖淳安慰道。

    乃父本为一介文士,涉足庙堂本为勉强,小妹心中早有预料,廖兄不必多虑。

    廖淳看着这个女子,感觉这个女子有着绵里藏针的倔强,廖某既已把信送到,那么廖某就此别过了说着廖淳就要往门外走去。

    廖兄,请请留步蔡琰突然叫住了廖淳,小姐还有事?

    哦,乃父在信上说,廖兄是高义之人,乃父临终嘱托,一定要小妹要小妹以兄长之礼相待,寒舍虽然简陋,但还可以给兄留有卧榻之所。蔡琰不知为何说话有些吞吞吐吐。

    蔡大人言中了,廖某也是受义嫂所托,况且蔡小姐儒雅之气不逊于令尊,廖某山野之人,不敢滞留贵府,廖某还有兄嫂远在山林,定是极为牵挂廖某廖淳连连拒绝。

    乃父临终之言,小妹如果忤逆,就为不孝;廖兄千里送信,小妹如果怠慢,就为不义;廖兄想让小妹做那不忠不义之人?况且此时世道混乱,袁术正派兵进犯兖,并二州,廖兄此时离开小妹怎可放心?如果廖兄担心兄嫂挂怀,小妹可替廖兄修书一封,兖州牧曹孟德是乃父昔日弟子,可替廖兄报以安讯。小妹不求长留兄长于此,只待小妹为乃父守孝三载,亦报答兄长之恩,三载之后廖兄若想离开,小妹定不阻拦。蔡琰如此诚恳。

    好吧,既然如此,廖某就在此叨扰小姐了廖淳见状只好如此。

    多谢廖兄成全,乃父信中要小妹以以兄长之礼待之,那么兄长以后就不要再称呼小妹小姐了,叫我昭姬就可。

    廖淳尴尬的笑了笑,虽然心中牵挂杜远和董白,但是从讨伐董卓至今已经漂泊三载,也算是有了暂时的栖身之所。

    袁术进犯兖州,曹操联合南阳刘表,袁术首尾难顾,频频失利,曹操乘势追击至于徐州,袁术退于淮水之地,兖州之危解除。

    某日中午,一个兵士来到蔡琰的别院,说曹操得胜归还,曹操设宴款待旧友同僚,欲请蔡琰。蔡琰只好应允,廖淳套车陪同。

    至夜,曹操府邸灯火通明,曹操长子曹昂立在门口,接待所有来客,廖淳将马车赶至门口,蔡琰对廖淳说兄长,你在这里等着我便是。廖淳点头,于是蔡琰向大门走去。

    昭姬姑母,子脩有礼了。曹昂故意将‘姑母’二字拉得很长,蔡琰嗔怪的在他头上轻拍一下,蔡琰只比曹昂年长三岁,因曹操为蔡邕弟子,故曹昂以姑母称呼蔡琰。

    听说,你这次留守陈留城压镇,军事粮草调动的有条不紊,真可谓虎父无犬子啊。蔡琰夸奖道。

    嘿嘿,还是父帅治军有方,姑母快请进吧,我母亲和卞姨娘和众位命妇在里面等着呢。曹昂让出一条路。

    曹操府的西院内已经另起宴席,曹操与众位官僚旧友会与东院,而西院尽是众人的家眷,蔡琰款款入席,曹操的大女儿曹清迎蔡琰入席,曹操正妻丁氏冷眼旁观,而妾室卞氏则显得很热情,呦,昭姬妹妹,你可来晚了,自罚一杯吧。蔡琰只好端起一杯酒,一饮而尽。

    昭姬妹妹可是好酒量啊。丁氏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嫂嫂见笑了。蔡琰不好意说道。

    嘿,不愧是名士的女儿,真有点不让须眉的劲头。丁氏继续话中带刺,曹清听出有些不对连忙拽了一下丁夫人的衣襟。

    一群妇人聚在一起,无外乎是些琐碎的言语,脱俗的蔡琰自然搭不上什么话。而卞氏很快就发现了这一件事,昭姬妹妹,你怎么不爱说话?是不是这饭菜不合口味?

    嫂嫂多心了,小妹并无此意?蔡琰说道。

    对了,妹妹,我听说几个月前贵府上来了一个男子?可有此事?丁氏突然发难。

    哦,这是乃父在长安时的忘年之交,乃父故去,是他从长安千里为小妹送去音讯,乃父临终之时让小妹多以兄长之礼相待,故留在寒舍。

    噢,又是什么哥哥,妹妹的哼,现在不但礼乐制度崩坏,天理人伦,三纲五常也被世人抛在脑后,孤男寡女同居一处丁氏顾自说道。

    丁氏本为曹操正妻,但因曹操后新纳卞氏为妾,后受冷落,唯有全身心抚养曹操已故妾室的三个子女,所以造成性格乖张。再加之曹操多次以诗词为名频频出入蔡府,外加上流言蜚语,说曹操有意纳蔡琰为妾,更使得丁氏神经紧张。

    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面对养母连珠箭般的嘲讽,曹清也不知该说些什么,蔡琰脸上并未流露出什么表情,卞氏连忙打圆场姐姐啊,人家昭姬妹妹可是本分人家的女儿,再说妹妹知书达理,可不是这种随随便便之人

    丧夫之人就应该留在夫家,替亡夫谨守孝道,怎么能跑回娘家?丁氏步步紧逼。

    哎呦,姐姐,我朝孝景皇帝的皇后也就是孝武皇帝之母王娡就是再嫁之人,不也是后来打通西域,将匈奴逐至漠北吗?昭姬妹妹改嫁也没什么不妥吧。卞氏明显有些不悦,平日她受尽丁氏冷眼,虽然逆来顺受,但是心中也多有积怨。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