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民国小说 > 廖化传 > 第二十八章(1)

廖化传:第二十八章(1)

小说:廖化传作者:黄昏下的童话

    在一次激烈的朝堂议政后,孙权再一次拂袖离去,他乘着马车径直前往陆逊的府邸。对于陆逊,孙权一直对其存有戒心,这个只比自己小一岁的‘侄女婿’虽然为一介书生,但是孙权却强烈的感受到,这个人的才能绝对不亚于十三岁便自领大都督的周瑜,作为亡兄孙策的女婿,陆逊显然更能左右未来江东的权力归属,随着侄子孙绍一天一天的长大,孙权越来越感受到他身上有乃父小霸王孙伯符的遗风,而这个侄子对自己始终抱有一种强烈的敌意,每当自己踏足大乔的院落,隔着竹帘与大乔寒暄的时候,他总是能感受到侄子阴冷的目光。

    当孙权来到陆逊的宅院的时候,陆逊似乎并不意外,吩咐下人上茶。

    主公莫不是为了朝堂之上的争执而来?

    伯言,什么事都瞒不过你,文武百官各执一词,子明又一直称病不出,我实在没有个头绪。孙权疲惫的说。

    文武百官的建言无外乎一战一和,关羽心高气傲,归还湘水以东三郡对他而言已如同心头割肉,再遣使者讨要荆州余下领土只会平添烦恼。

    孙权点了点头,陆逊继续说道而如今曹操受挫于西蜀,大兵已退出阳平关以东,重点兵力已经转移至合肥和荆襄一带;而关羽自青泥关失利之后一直秣马厉兵,沿江一带以设置数十座烽燧,我军无论水路陆路想进攻那里,都难于登天,所以

    那伯言你有何高见?

    示敌以弱,先礼后兵。陆逊说罢端起身前的茶盏,轻轻的抿了一口。

    这孙权有些摸不着头脑。

    哈哈哈陆逊突然爽朗的大笑起来,主公,那吕子明正值壮年又是武将出身,岂会因为‘偶感风寒’而闭门不出?这全是逊与子明的计谋,为的是麻痹关云长,让他安心北上进攻襄樊之地,只要他关羽离开驻地,我们就有可乘之机。

    孙权眼前一亮,原来如此,这个吕子明,我让他看几本书,没想到这个莽夫也学会了兵不厌诈。那‘先礼后兵’又作何解?

    目前曹操与刘备皆士气鼎盛,我东吴显然不如二者,但是曹操与刘备皆不可信,但昔日秦孝公割让河西之地献于魏王,换来喘息之机,为商君变法提供外部条件,终成强秦;汉高祖也曾有过白登之围,然三代和亲积攒力量,终在武帝一朝一扫匈奴,饮马祁连。

    那伯言的意思?

    与关羽结亲,以兵甲战船作为赠礼,让其放心北伐。我听闻关羽尚有二子一女尚未婚配,主公可在这里多做思量陆逊说道。

    关羽协同关平、廖化等人火速赶往南郡,渡船行至渡口之时,只见南郡城内西北角浓烟逐渐消散。廖化心里不禁一紧,这西北面正是储藏军械兵器的场所。关羽等人进入南郡城之后立即命人封锁城门,马不停蹄的奔向军械所,当众人赶到的时候,军械所的大火已经熄灭,十几名士兵满脸漆黑的搬着尚未焚毁的兵器,除了部分刀剑和铠甲之外,大多数枪朔都和仓库木质的梁柱一样,化为灰烬。

    到底是什么原因引起这场大火?关平询问兵丁。

    少将军这对方跪在地上吞吞吐吐。

    武库令何在?关羽突然开口,众人不禁打了个冷战,所有荆州兵将都熟知关羽的脾气,关羽一向对后方补给颇为重视。自青泥关一役之后,关羽下令重饬军备防务,尤其是军械粮草更是严加派兵看管,这一次军械所遭遇如此变故,看来武库令也难逃军法。

    这名兵丁指了指军械所的墙角,只见一副被烧成黑炭的尸体半靠在墙边,关羽等人走到近前,只见武库令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关羽叹了一口气,来人,将武库令抬走下葬,拨些钱粮给武库令的家小。

    遵命。担任钱粮官的赵累拱手领命,君候,此次大火,并非武库令疏忽之则,其中另有隐情

    哦,阚穗,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赵累一挥手,两个带着酒气的人被众人搀来,两人几乎瘫倒般的跪在了地上,廖化定睛观瞧,原来是糜芳和傅士仁。傅士仁如筛糠一样颤抖不止,而糜芳显然还未神志清醒,两只眼睛微微睁开看着眼前的关羽等人,然后又低下了头,被大火燎得散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

    糜太守与傅将军在军械所中饮酒,打翻了油灯,故而酿出此祸赵累低声说道。

    君候饶命啊傅士仁连忙伏在地上,而糜芳则漫不经心的抬起头,看着身前背着阳光的关羽,他看不清关羽的表情,但他隐约的感觉一股肃杀向四周袭来。廖化深知其中因由,自青泥关一役之后,因为世上唯一的亲人刘莹‘死在乱军之中’,糜芳心中对关羽的怨恨日益加深,糜芳自徐州之时便追随关羽千里单骑护送胞姐糜芬及甘夫人寻找刘备。当时尚未弱冠的糜芳对关羽的忠义佩服的五体投地,怎料长坂坡一战,姐姐糜芬投井而死,两位外甥女也卷入乱军生死不明,而两军阵前,刘莹‘死里逃生’,却又被狠心的关羽下令‘射杀’,此时的糜芳的心中犹如长满毒刺的荆棘,仇恨不断充斥着他的大脑,而傅士仁的到来却让他突然有了‘伯牙子期’之安慰,这也让他终日沉溺于酒色之中,荒疏了军务。

    糜芳,傅士仁。掌军中要职,却玩忽职守,酿成大祸,当军法处置,来人,把他拉下去斩了!关羽面无表情。

    关平和廖化大惊,虽然二人玩忽职守,但糜芳为一方太守,况且刘备刚刚自立为汉中王,糜芳亦属国戚,况且糜夫人为了保全刘备当时唯一的骨血阿斗已经罹难于长坂坡,此等义举早已等同糜氏一族的‘免死金牌’无异。

    父帅,二人虽然有罪,但现在北有曹军大军压境,东有东吴虎视眈眈,此等正在用人之际,若斩大将定会动摇军心。关平谏言。

    少将军说的不错,况且糜夫人对汉中王情谊深厚,如果贸然处死二人,恐寒了汉中王之心。廖化也随即附和。

    糜芳听闻廖化提及胞姐,突然身体一颤,浑浊的泪水夺眶而出,声音嘶哑的喊道死就死,怕什么?正好去见我那可怜的姐姐和外甥女想我糜氏一门自徐州之时就追随皇叔,家兄倾尽家私资质,胞姐垂青,我虽不才,但也随皇叔出生入死。家姐为了保存皇叔唯一骨血殁于枯井,我那可怜外甥女死里逃生却死在乱箭之下,现在皇叔自立为王,我却要身首异处,罢罢罢,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皇叔成大事者,不可谓无毒不丈夫,与汉高祖皇帝有得一比。关羽,你要杀便杀吧!

    众人听闻顿时惊出一身冷汗,糜芳言外之意便是将刘备等同于忘恩负义的小人,而傅士仁也大惊失色,他原以为糜芳会凭借与刘备的裙带关系向关羽示弱求饶,自己也好免于死罪,然而糜芳似乎早已生无可恋。

    四周的空气变得凝固,众人全部看着关羽,廖化看见关羽的前胸不断起伏,似乎压抑着胸中的怒火,少许,关羽闭着眼睛长叹一声念在忘嫂的份上,饶你二人不死,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将二人拖下去,重打六十!下次若在违反军纪,定斩不赦。说罢转身离去,众人也都离开,不一会身后便传来傅士仁撕心裂肺的惨叫,然而糜芳并无发出任何呻吟,他伏在地上,紧咬着嘴唇,看着关羽的背影渐渐离去,两只眼睛迸射出来自地狱的怒火

    东吴政权,自鲁肃病故之后,由吕蒙代其职务,虽然鲁肃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向关羽成功讨回了荆南三郡,然而这对于孙权来说并不满足。而今天下局势,益州已经成为了刘备的势力范围,除此之外刘备还保留着荆州的大部分领土。为了巩固自赤壁之战开始的孙刘联盟,孙权除了每年不断派出使者前去向关羽讨要,别无其他办法。然而,结果都是被关羽以需禀告刘备而被无限的拖延。而最让孙权猜不透的就是鲁肃临终前向他举荐接替自己的吕蒙,这吕蒙接替鲁肃之位之后只是采取守势,并无对外扩张之举动,这近来吕蒙干脆来了个称病不出,这让孙权更加大为光火。而朝中各方势力也随着鲁肃的离去和吕蒙的置身事外再次开始动荡,以张昭为首的文人派系再次提出孙刘破盟臣服曹操的建议,而理由相比赤壁之战前夕更为有力,刘备背信弃义,侵占宗室领土,擅自自立为王,乃不仁不义的小人;而以甘宁、凌统等武将为首的派系提出的建议更加激烈:西攻荆州,北进合肥。而这对于东吴的兵力现状来说更加不切实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