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花季小说 > 烬神纪 > 第二十五章 强者之威

烬神纪:第二十五章 强者之威

小说:烬神纪作者:云清雨止

    听说你也姓独孤?独孤琳的问话适时缓解了独孤的尴尬。

    啊,是。独孤箎似乎没有想到独孤琳会有这样的疑问。

    不知你家里还有什么人?看来独孤琳是对他的身份产生了好奇。

    只剩下小子一人了。独孤篪这样的回答也没有错,父母不是都不在家吗。至于问话者的原意是否如此,独孤箎却是不去管它。

    哦似乎很意外,独孤琳倒也不好再追问。

    我看大家还是收拾收拾,抓紧时间休息休息,魔兽应该不会再来了。以魔兽的智慧知道此处有强者坐镇,自然不会再来送死。

    老头说完话转身向帐篷行去,独孤箎自然不会留下,向独孤琳和明非行了一礼,也自转身向帐篷走去。

    回到账篷,独孤篪见老头坐在床边,衣襟和双手上还有血迹,他便转身出去,为老头打来一盆清水,这老头也不推辞,就着清水洗过手脸。看着老头洗漱完毕,独孤箎将水盆端出去,到河边借着河水也把自己清洗一遍。

    外面长衫上沾满了血迹不能再穿,他便将长衫除下,还好是冬天,里面着穿着夹衣,还不至赤身露体。要说他只有九岁年纪,就是光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十四岁的心理却是承受不了。

    再回至帐篷中时老头已经合衣躺下了,独孤箎也不多话,从包裹中翻出一件干净长衫穿上,也合衣躺了下来。一场激烈的战斗下来还是比较累人的,没过多长时间,独孤箎便甜甜地进入了梦乡。他不知道等他睡着的时候,躺在床上的老头却睁开了眼睛,转头望着睡得很甜的独孤箎喃喃自语道:到底是那一个老怪物培养出这么一个小怪物出来?嘿嘿,这小子还真是有趣呢,太对老夫胃口了,也不知道是被那个老东西占了先机?得慢慢打听打听。

    一夜无话,第二日一大早,一行人便收拾东西匆匆上路了,接下来的路程中再无事情发生,日落之前车队终于走出了大山。一出山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一次战斗险死还生,对于活着的人无疑是幸运的,而死了的人那又如何。

    出了山路就好走多了,大家也没了之前那种紧张。一路上老头与独孤箎还如以前一样,海阔天空,秩吏典故,聊个没完。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目的地也越来越近了,虽然在赶路,独孤箎的修练亦然没有拉下,练气期的修为稳步增长着,大概再有两个月就可以冲击二期**颈了,想想就觉得心中火热。

    战斗依然在继续,但情况对于人类一方却变的更加恶劣起来。

    长时间的战斗对个人体能而言,是一个极大的考验。独孤箎还好一些,他兼修道法,体内真气流转,还感觉不到太过疲累,可是,其它人就不好过了。

    明非的左肩上,不知什么时候,破开了一道长长的伤口,应该是一不小心被那一只魔狼抓破的。独孤琳也是香汗淋漓,气息紊乱,剑招递出时,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凌厉无匹的气势。拥兵队伍中也出现了伤亡。战斗如果继续这样下去的话,全面崩溃只是迟早的事情。

    就在大家都感到绝望之时,就见着一道灰影闪动间,直撞入狼群之中,一根赶马的大鞭,舞动出一片黑色虚影,一只只狼头在鞭影下爆裂开来,形势瞬间逆转。

    一头头魔狼连续毙命于那一根大鞭之下,一时之间,激增的伤亡比例,严重打击了狼群的气焰。魔兽也是有着一定智慧的生物,它们虽然凶狠,但是却也不缺乏对于形势的准确判断,一旦族群出再大量伤亡,它们就会果断退出这次行动,因为战斗如果再继续下去,狼群的伤亡数字继续迅速扩大,就会影响到它们整个狼群在这一片山脉魔兽群体中的地位,这是它们它们承受不起。

    那道灰影分明已经具备了大量杀伤魔狼的能力。如果战斗继续下去,人类固然会被狼群杀尽,但狼群也会所剩无几。灰影不是别人,正是李老头,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一条普通的赶马鞭,在老头手中竟如活了一样,一鞭下去竟能轻易破开战刀都无法破开的坚硬狼头,裂石穿金,其威以至于斯。

    嗥狼群后方,一声狼嗥响起。听到这声狼嗥,狼群竟立即止住了攻势,开始缓向后退去,渐渐隐入黑暗之中。

    狼群退去,只剩下一地凌乱,还有疲累至极的一群人。这时那些佣兵一个一个,没有半分形象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再顾不得那地上干净与否。明非拖着疲惫的身体指挥着车夫们救治伤员,这个世界没有使用药物的习惯,伤者只是被简单包扎一下,能否复原全靠自身的恢复机能。

    狼群撤退,围攻独孤箎的几头魔狼自然也随着狼群退了。一场大战下来,独孤箎这时也很狼狈,一身血迹,面色发白,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疲惫自然是装出来的,血迹却是真的,战斗太过激烈,不可能一点狼血都沾染不上。

    这时明非拖着疲惫的身子向他走了过来,抻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带着一脸的赞许。对明非的赞许独孤箎自然以一笑报之。

    似有感觉,独孤箎一回头,就看到李老头正站在一辆大车旁看着他笑,老头旁边站着独孤琳,独孤琳现在的形象也好不那里去,头发被汗浸成一缕一缕,那一身衣服,也象是被水洗过的一样,湿漉漉发贴在身上,好在衣服并不单薄,到还不至于让她感觉到尴尬。

    过去吧明非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当先向李老头那边走了过去,独孤箎只能跟在后面走了过去。

    李老明非向李老行礼。

    老头点了点头,又将目光转向独孤箎。独孤箎自然不会失礼,躬身向老头和独孤琳行礼问好。

    这孩子还真是一块好材料呢。李老开言,这话似是对他说,也似在对独孤琳说。

    李老太过奖了。对李老的夸奖独孤箎自不敢坦然领受,口中少不得谦虚几句。

    不骄不躁,好,好看来这李老头还真是要把独孤箎夸成花了。

    这句话再不好接,独孤箎不由得尴尬地挠了挠头。这个动作却引来了老头一阵大笑。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