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王爷小说 > 时光微微甜 > 第390章 爱的深沉无悔,痛的悄无声息12

时光微微甜:第390章 爱的深沉无悔,痛的悄无声息12

小说:时光微微甜作者:妖妖逃之

    郁晚晚一个侧身直接避开他的手,轻轻地拍着放放的后背,耐心的哄着:宝宝乖,宝宝最勇敢了!

    叶微蓝站在一旁双手放在口袋里,看到他哭的嗷嗷的,难得没揶揄他。

    这小混蛋平日里看着贼精,说穿了还是个小屁孩,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他的承受能力还是比同龄的小孩子好太多,一路上憋着没哭,现在看到郁晚晚是彻底绷不住了,就让他好好的哭一回吧。

    靳景行鹰眸冷锐的看向靳仰止,显然是对陆沉舟和路白霜的结果不满意。

    靳仰止恍若不知,低头望着叶微蓝,捏了捏她的小手。

    叶微蓝仰起头与他四目相对,淡淡一笑。

    席绛雪看到郁晚晚和靳澜对放放的宠爱,不由的皱了皱眉,侧头看向自己的丈夫时,垂在身侧的手攥紧。

    打捞队打捞了整整一个星期,生不见人,死不见尸。

    没有尸体,在写总结报告的时候,只能写失联。

    剩下一些不合法的场所,当地的负责人能够直接处理,靳仰止和战南望的支援任务算是彻底结束了。

    郁晚晚和靳澜在海城呆了三天就带放放先回京城。

    叶微蓝还有些事要处理就留下来了,靳仰止自然是要陪着她一起。

    至于战南望借口养伤,让平头哥他们都回去,把姜小鱼留下。

    平头哥哪里肯,嚷嚷着要留下来照顾战队,把带队的任务丢给了林垢。

    林垢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单身狗满满的恶意!!!

    回去他就打电话告诉老娘,他要相亲!!!

    这一个星期,叶微蓝在别墅吃了睡,睡醒吃,直到瑶瑶打电话说艳艳下葬了。

    她这才懒懒的从床上爬起来,换衣服去参加艳艳的葬礼。

    靳仰止开车送她去的。

    葬礼不像平日里那般素净哀伤,一路上放的是艳艳最喜欢的古风曲,选的遗照也不是黑白色,而是她最喜欢的那张穿红色旗袍。

    祭奠她的鲜花也不是平常的百合白玫瑰,而是一束又一束的红色玫瑰。

    几个姐妹说着以前的事,说着说着就哭了,哭着哭着又笑了,不像葬礼,更像一场姐妹淘的聚会。

    叶微蓝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打不起精神,恹恹无神的靠在靳仰止怀里,陪她们聊了会就找借口遁了。

    刚回到车上,手机响起,是市局那边打过来的。

    叶微蓝接听一句话没说,掐断通话,侧头对上车的靳仰止说:去市局,二叔要见我。

    沈以宁坐在轮椅上,没有戴帽子,也没有口罩,露出头发稀疏的头顶,还有被大火毁了的半张脸。

    扭曲的疤痕,连同眼睛也被伤到,一只眼睛是常年半眯着的,望向叶微蓝的时候,视线幽冷阴森。

    叶微蓝慵懒的靠在椅子上,开门见山道:我想你来应该不是为了告诉我,当年我父母是怎么死的吧!

    这部署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临时根本就安排不到。

    叶微蓝看了一眼趴在自己的肩膀上的放放,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坏了,神色有些木讷,萌萌哒的大眼睛也没有焦距。

    放放的身上有追踪器,你又把地方约在这附近,不难猜。叶微蓝抿唇,手指轻拍放放的后背两下,又看向她,谢谢你。

    刚才如果不是有她的帮忙,就算他们部署的再严密也不可能做到毫发无损。

    原来如此。路白霜垂眸喃喃自语,媚眸看向叶微蓝时晦涩又复杂,轻轻地笑了笑,你也不用感谢我,虽然我很讨厌你,可我也是女人,我知道稚子无罪,从头到尾我就没想过要伤他。

    略作停顿,苍白的脸上血滴像是干涸了,笑容苍凉,如果当初我的孩子生下来,应该和他差不多大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