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王爷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150章 面色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第150章 面色

小说: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作者:程程美

    朱玄基站在房里仔细打量着四周,沉鱼看见朱玄基脸上隐隐的惊诧,心里愈加不安!

    少倾,朱玄基温和地笑着说:沉鱼,你元月夜里弹筝的情景,让我百般想念,不知我可还有耳福听?

    沉鱼心里万分不情愿,但看着父亲小心陪笑的脸,只得应承了。不管怎么说,朱玄基也算是柳家的救命恩人,也多亏了他,她的父兄才得已平安,没受什么大的煎熬

    沉鱼垂着头轻问:太子殿下,您想听什么曲子?民女献丑弹上一曲。

    沉鱼,《春江花月夜》可好?

    沉鱼点点头,坐在古筝旁抚筝。她的父亲陪着朱玄基坐在她和载醇常坐的椅子上。婉儿上了茶,朱玄基喝着茶,心情恍惚地听沉鱼弹筝,沉鱼弹完了好一会,他才回过神和柳微坤去了前堂。

    第二日,朱玄基带着一大群人来到柳府。不过这次他没到沉鱼的闺房来,沉鱼也乐得清静,躲在闺房里没出去。

    晚饭时间,柳夫人唤沉鱼出去吃饭。沉鱼一听太子也留府吃饭,立刻推说头疼,不想去前堂吃饭,柳夫人也没勉强她。

    这一日,朱玄基一行在柳府待了很长时间,沉鱼入睡后,他们仍然没有离开。

    次日,大军班师回朝。沉鱼早早起了床,唤上婉儿、小荣子出了府。

    柳夫人见沉鱼一大早就出府,问她干什么去?

    沉鱼答到灵云寺去,柳夫人叹口气,也就没说什么了。

    不一会,沉鱼到了城外的官道上。今日载醇回京,她想先看看他。载醇挂帅北征有二个多月,回到朝中肯定有许多的事物要处理,今日怕是抽不出时间来陪她。

    载醇离京的日子,沉鱼无比的想念他!无比得挂念他!她想看看载醇是否安好?想看看载醇在战场上有没有受伤?她等不及载醇来找她,她想在官道上先看看载醇。

    沉鱼站在官道旁边夹道欢迎的人群里,远远的就看见载醇的帅旗迎面飘扬。载醇骑着大宛汗血马,在左右将帅的陪同下,朝着城门走来。他气度恢宏,英姿勃勃,与生俱来的高贵仁和,看得沉鱼的心都醉了。

    载醇一眼就看到在官道上的沉鱼,他立刻下马朝她走过去。他今日一大早就入城,想的就是早些入宫见过父皇和母后,好去找沉鱼。这两个多月来,他朝思暮想着沉鱼。为了能早些班师回朝,他不顾安危亲自上阵带兵杀敌,他以其冷静的头脑,火器与骑兵相结合的打法不仅让敌军全军溃败,还深得全军的高度的赞同!他的这些战术思想,在日后的行军中也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沉鱼看着载醇向她走来,她极其不安。在这众目睽睽之下载醇同一介女流谈话,将士会如何看他?百姓会如何看他?她慌忙往后退,可后面的人拼命地朝前挤,在这汹涌的人潮之中,她被挤得没办法后退!当朝国泰民安,又一举打败了想入侵的鞑靼,让其伏首称臣,年年纳岁贡百姓们的心里也是无比的高兴!今日都纷纷出城,观看大军胜利班师回朝,以至于万人空巷、人头攒动。

    载醇担心地看着沉鱼,大步上前扶住她,柔声说:沉鱼,你怎么来了?今日这么多人,你也不好好照顾自个,你简直没有一刻不让我忧心的!

    沉鱼看见所有的目光都望向她,她红了脸挣脱载醇的手说:载醇,我本是去灵云寺的,没想碰上你。

    载醇马上吩咐董青松送她去灵云寺,他小声说:沉鱼,你在寺里等我,我入宫见了父皇和母后,马上就来找你。

    去灵云寺的路上,董青松不停地对沉鱼讲:八王爷是多么想念她!是多么牵挂她!为了能早日见到她,八王爷亲自带领将士浴血奋战,好几次差点被鞑靼兵刺伤

    沉鱼听了心惊胆战,慌忙问载醇可还好?

    董青松见沉鱼神情紧张,宽慰她说没什么大碍。

    灵云寺里梵音缭绕,惠觉大师正在大殿诵经。大殿里跪满了香客,沉鱼轻手轻脚的在角落里找到一个位置跪下,默默地跟随大师诵经。

    惠觉大师宁静,祥和、慈悲的声音有如天音。抚平了沉鱼燥动的心灵,牵引她的灵魂在躁竞中开悟智慧,在浮动中得到沉静,在迷茫中见性明心。

    大师诵经完毕后,香客久久不愿散去。他们虔诚地围在大师面前,请求大师给他们解惑,引导他们福慧双修。

    大师已是高龄,可他答香客的疑惑时是那么和蔼、耐心。沉鱼静静地仰视着她心灵的向导,大师看见沉鱼,朝她微微地点点头。

    沉鱼不敢打扰大师的传经送宝,给大师合掌行礼后到了清幽的后山。她沿着小路找寻她和载醇的点点滴滴,找寻她和载醇的甜蜜,这里的一山一水都让她难以忘怀!

    午时,惠觉大师派小沙弥唤沉鱼去用斋。在斋堂里,沉鱼看见惠觉大师疲惫的脸,心里很是受教。大师不顾高龄,全身心地传承佛法,对沉鱼有着深刻的觉悟。

    斋后没一会儿载醇就来了。沉鱼暗暗吃惊,载醇怎么这么快就来了?

    载醇微笑地给惠觉大师行礼,他眼里如孩童般纯真明朗。大师也慈爱看着载醇,他俩在一起是那么的宁静和谐。

    整个下午,沉鱼和载醇一直在灵云寺里听大师讲佛法,直到晚上用过斋饭后方才出寺。

    大师亲自把他们送到山门口,他轻声叫住了沉鱼,慈祥地对沉鱼说:沉鱼,你可知彼岸花么?

    沉鱼心里一惊,彼岸花,开一千年,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佛经。瞬间,沉鱼冷汗直流。

    大师平和地说:沉鱼,你是个有佛缘的孩子,悟性也极高,一切皆如梦幻泡影,不执着迷恋,这就能成佛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