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王爷小说 >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 > 第289章 蒙骗

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第289章 蒙骗

小说:至尊王妃:倾城乱天下作者:程程美

    但是,惠妃却早已经把沉世柳恨入骨中,三番两次的计谋都没有把她除掉,而且还让她越来越得宠。正当一筹莫展时,冯夫人却突然进了宫中,在宫中住了一夜才离去,第二天后惠妃对沉世柳的态度转变了许多,虽然她以前也是面上温和,但是眼眸里却总是扫不开那一丝的阴冷,而此时的惠妃完全没了那一丝的阴冷,全然把沉世柳当作自己的好姐妹一般。

    转眼已到七月底,因中秋将至,各国派了使者祝贺,所以便提前回了京城。

    只是回去时却比来时人少了许多!

    因,每年中秋之前便会有一次名门选秀,所以一回宫也是忙忙碌碌,太后在回程的途中不小心偶感风寒,盛皇后又因有孕在身,所以玄皇王再次下令由惠妃掌管后宫,虽然太后和盛皇后百般的不愿意,但是无奈两人均不能太过操劳,所以才无奈的同意了。

    而,进宫选秀的那些闺秀也是由惠妃筛选,太后和盛皇后不过是过过眼罢了。

    从来都是新人笑旧人哭,沉世柳记得自己当初也是这时入宫,转眼就要强颜欢笑的接收更多佳丽来分享她的男人。

    可笑,又可恨,但是更多的却又是无奈,只因为她不过是后宫众多佳丽中的小小一名。

    或许是因为这样的伤感,或许是因为不想让自己再陷的太深,所以沉世柳总是有意无意的和玄皇王保持一定的距离,但这一点在其他人看来却是一个典范,太后对沉世柳更加的满意。

    大人之女,袁依夏,芳龄十五,样貌俊美。太监尖细的声音充斥着整个宫殿。

    一个身穿着鹅huang se衣裳绣着淡淡的**,下身则是一身雪白的长裙,干净又纯洁,垂首含笑的站在空荡的宫殿中间,等着坐在上位的人的宣判。

    惠妃看了看玄皇王,问道:皇上觉得如何?

    玄皇王却没有看底下袁依夏一眼,只是转头对着沉世柳道:爱妃觉得呢?

    玄皇王以惠妃太过劳累为由,让沉世柳辅助惠妃,这对于她来说是幸还是不幸,沉世柳分不清,她这些日子渐渐的忘了自己进宫的目地,见到玄皇王和其他妃嫔调笑,心里莫名的有一股酸味,她知道自己这样是要不得的,但是却无法控制自己。

    当她看到底下的女子,长得和丽妃相似,却又比丽妃恬静时,自己的手不自觉地狠狠的握紧,直到手指发白,依旧没有发觉,若不是玄皇王的那一问,她或许还沉静在自己的愤怒和失落中。

    沉世柳微微愣了愣,她发现自己越来越无理取闹,越来越不似原来那么的冷静,她急忙的扬起嘴角,轻笑道:袁大人之女必定好的,且此女生的如此花容月貌,皇上若是觉得好,那就是好了。

    一句话又把问题抛给了玄皇王,玄皇王只是微微点点头,身下的太监就已经画上了一笔,而另一侧的惠妃则带着满脸温柔地笑意看着沉世柳,不管惠妃保持的多得体,沉世柳都还是觉得她可怕。

    接下来还有许多的秀女,当然选下来的只不过是十个而已,每年都只会有十个秀女有机会进宫,而能得宠的更是少之又少。

    月世柳楼,玄皇王从背后环抱着沉世柳,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耳垂,调笑道:爱妃这些日子是怎么了?这么看你似乎有些不舒服?

    沉世柳轻轻的挣扎出来,带着醋意道:臣妾哪敢,后宫佳丽三千,皇上也可去找其他妃嫔解闷。

    玄皇王闻言有些微愣,他心中虽对沉世柳有一股异样的情愫,但却还是从没有任何人敢这样对他说这种话,就是从前的穆贵妃也不敢如此。

    沉世柳话一出口就极度的懊恼,她何曾这样过,为何这些日子她心烦意乱,为何见到玄皇王和其他的妃嫔在一起她就觉得生气,从前从未有这种感觉过,为何现在突然会如此?

    那也是,后宫佳丽三千,现在有新进了一些秀女,自是比爱妃这儿好些。玄皇王面上带着微笑开着玩笑道。

    但是,这一句对于沉世柳来说却不是玩笑,她本是这些日子就有些醋味,听到这些话又如何不恼,但是却压制着自己心中的怒火,淡笑道:那臣妾恭送皇上,希望皇上能雨露均沾,百子千孙。

    玄皇王没想到自己一句玩笑话,沉世柳既然当了真,他从来都是别人迎合他,何来受过这种的闲气,气的甩了甩袖子,便冷哼一声转身离去。

    看着玄皇王的背影,沉世柳有些后悔,但是心中的那股怒火却怎么都压制不住,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她以为她够从容,够淡漠,却发现原来自己不过都是装的,心里却从来都没有从容过。

    玄皇王便临幸了袁依夏,第二天便封为贵人。沉世柳却躲在被子里,哭了一晚。

    第二天,玄皇王依旧没有去月世柳楼,沉世柳也不曾去过养心殿。

    因为,中秋将至,玄皇王又让沉世柳辅助惠妃,所以她这些日子心里却想找玄皇王谈谈,但是心中的那些不甘,面子的不妥,依旧不曾去找他。

    惠妃则有意无意的向沉世柳提起,谁得宠,谁又封位。玄皇王更喜爱那一位,每次沉世柳都觉得刺耳的很,心里的那一股刺痛也越来越深。

    莲嫔,这后宫啊,从来都是如此,毕竟那些可都是娇艳欲滴的鲜花,要是我是皇上,自然也是宠爱着她们。惠妃吃了一口桂花糕,又笑道:这桂花糕呀,也是一年比一年好吃,你说若那些厨子不弄些新鲜的给主子,主子又如何会喜欢呢?

    沉世柳只是轻轻一笑,压制着心中的不满和悲伤,淡漠道:那是自然,惠妃不也是常常变着法子想得到皇上的赏识?就如这次中秋家宴一般,惠妃那么用功不也是为了能博得皇上的一句欣赏。

    惠妃轻叹一声,看着沉世柳笑道:莲嫔知道便好,有些人就是知道却是做不到。

    沉世柳闻言一怔,是呀,她就是知道却又做不到,从前她以为自己是豁达的,是能拿得起放得下的,如此却弄得如此狼狈,原是自己根本不豁达,根本放不下。

    多谢惠妃。这一句话让沉世柳茅塞顿开。

    惠妃轻轻一笑,摇头道:莲嫔如此想的开便好,帝王本多情,想要独宠,固宠谈何容易,莲嫔在皇上心中也是一个独特之人,不然也不会独宠那么久。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