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奇遇小说 > 追梦令:凌睿之歌 > 第五章 御前守岁看戏,初见(一)

追梦令:凌睿之歌:第五章 御前守岁看戏,初见(一)

小说:追梦令:凌睿之歌作者:崧子洁

    只见大殿内鸣钟击磬乐声悠扬,一曲荡人心魄的箫声轻扬而起,宫娥们长袖漫舞,那十余名美女宫娥随著琴声及萧声的节奏轻盈优美的舞动着舞姿。

    一支舞曲完毕,宫娥们恭敬的退去,看着这些传统的舞曲我完全打不起精神,手肘撑着脑袋,慢条斯理的夹着菜,不是说好的是看戏,看戏的吗?。

    用完了午膳,蔷薇给我带上了一面纱,我很好奇,但是来不及问为什么,走到国公府的大门外,阳光明媚,看着繁华的街道,人头攒动、让我欣喜若狂,我深呼吸的伸了一个懒腰,我高兴的快要飞起来了,呆了十二年的府邸,今天终于能出门啦,因为是进宫享晚宴,所以不能带上府里的婢子跟小厮。

    爹娘和我乘坐同一辆马车,哥哥骑着马,一家四口就这样出发了,因没见过古代的街道建筑,我一上车就坐在窗户边上,等马车动起来的时候就悄悄的掀起窗帘,怕被爹娘训斥,只能挑起点点角落偷看,宽阔的街道,两边形形式式的商铺林立,千奇百怪的招牌比比皆是,大街上行人络泽不绝,香车宝马川流不息,小贩的叫卖声此次彼落,一派热闹繁荣的景像。

    哥哥在身侧骑在骏马上显得高大挺拔,不知将来会娶什么样的嫂嫂,我想的尽有些出神了,错过了沿路的一些人文风景,我在马车上迷迷糊糊晃了大约一个时辰左右,终于停车了,揉揉坐麻的小屁股,跟着父亲母亲一道下车。

    因夜晚下了场大雪,抬眼望去建筑被白雪覆盖,眺望远处好似能看见好大的一座宫殿建筑,白雪皑皑下的金黄琉璃瓦顶在阳光下闪耀着耀眼的光芒,恰似一座金色的岛屿。

    我们一下马车,便见一小太监过来请安,领着我们往宫门里走去,进入宫门映入眼帘的是上好的白玉铺造的地面,闪耀着温润的光芒,两旁的侍卫犹如高大的石像屹立不动,威严不可言语,大约走了半小时,远方似有袅袅雾气笼罩着宫殿,青瓦雕刻而成的浮窗玉石堆砌的墙板,一条笔直的路的尽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广场,广场的中央处着巨大的一根笔直的柱子雕刻着栩栩如生的龙纹,正对广场正前方是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玄武殿’殿内金漆雕龙宝座上坐着一位睥睨天下的王者。

    小太监让我们在大殿外等候,我取下面纱低着头,偷偷看向金銮殿上,大殿上的内柱都是由多根红色巨柱支撑着,每个柱上都刻着一条回旋盘绕、栩栩如生的金龙,分外壮观。

    明黄色的长袍上绣着沧海龙腾的图案,飞扬的长眉微挑,黑如墨玉的瞳仁闪烁着和煦的光彩,放眼看去就三十点出头的年纪,这就是传说中的皇上?    没过多久,小太监让我们进大殿行礼,我跟在哥哥后面踩着千金小姐该有的小碎步,低着头,端着手臂双手叠加,来到台阶前,全家齐声说道: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参见太后,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我心里自觉得可笑,如果真能活千岁万岁,哪还能改朝换代啊?    只听金銮殿上低沉浑厚,富有磁性的声音说:宁爱卿,平身,赐座。

落座以后,在君凌煜右手方端坐着一位年近五十,头戴凤冠,一身红色大红妆霏缎宫袍,脸上薄施脂粉,眉梢眼角,雍容华贵的妇人正是我朝最尊贵的太后,当今圣上的生母也是我娘亲的嫡亲姐姐,她笑道:宁爱卿,哀家人老了,身体大不如前,多亏了你这个助眠的方子,不然哀家的失眠症会要了半条命。

    父亲立马起身恭敬行礼到太后的失眠症是因思念成疾导致,所以只需按照方子调养即可。

我看向老太后,估计失眠不是思念成疾,是吃的太好,很少运动,血压升高导致的吧。

    太后又跟母亲嘘寒问暖的寒暄了几句,然后凤眸转向我和哥哥,盯了我许久,我不敢抬头,她娓娓道来这丫头生的伶俐,模样也可人,哀家看着心疼,往后有时间多和你母亲进宫来坐坐,跟哀家聊聊家常,你哥哥沐阳可是在御前当差,小小年纪已经初出茅庐了,你虽是女子,但是哀家相信你不输男子。

    听完心里想发笑,这个时代的女人是没有任何地位的,你还给我说不输男子?我上前全身叩拜的给太后请安,用不失稳重的语气道歌儿以后有空就跟母亲多进宫陪太后娘娘,将来要是歌儿童言无忌的时候也希望太后娘娘不要责罚。

我也先礼后兵,免得将来抓我的小辫子。

    建安,瞧瞧你家小丫头那小嘴利索的,哀家准你以后童言无忌,可好?太后用绢帕捂住嘴巴连连笑道,我谢了恩,重新坐到座位上。

    君凌煜左手下方的案桌上也摆上了一些新鲜水果及各式菜肴,可位置上一直都悬空着,当今圣上可还没立皇后,我也无心去想还有谁。

    锦贵妃后面依次下去就都是皇家的媳妇,见她们一个个都打扮的分外妖娆,这么寒冷的季节也都只穿一件薄纱,可想而知这挤破脑袋想出来的博肉美感,确实有点占下风,跟锦贵妃的智慧一相比简直就是有着天壤之别。

    因是家宴,所以整个大殿上也就都是自家人,皇上登基时因残害手足,现在看着偌大的宫殿,想来他是孤独的。

    君凌煜瞄向左手的位置,便对身边的近侍太监说道今日睿王身体还是欠佳?身边的大太监轻声回话回皇上的话,睿王今日告假,身体不太舒服,来不了宴会。

    君凌煜扯了扯嘴角低语最好这辈子都躺着。

说完对大太监挥一挥手,大太监会意尖声道:宴会开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