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王爷小说 > 三国种子王 > 袁熙夜慰美人泪,显奕兴起上早朝

三国种子王:袁熙夜慰美人泪,显奕兴起上早朝

小说:三国种子王作者:鞭马累美人

    众大臣看到袁熙上早朝之后都是极为吃惊,也是认为必然是有事情要发生。

    袁熙也没理会他们,在王修等一干人等的指引下慢慢悠悠进入大殿。

    现在的袁熙早就可以入朝不趋,剑履上殿,赞拜不名了,什么意思呢,入朝不趋就是入朝不急步而行。古代臣子入朝必须趋步以示恭敬,入朝不趋是皇帝对大臣的一种殊遇。就是上朝面君时可以携带佩剑,这可不是自己就可以拥有的权利,比如后来的诸葛恪,再没有经过皇帝允许的情况下就佩剑上朝,结果变被乱斗砍死,可以穿着靴子——古人在正式场合要穿两层鞋,外面那层叫靴,里面那层叫鞋,上殿时为了礼貌和卫生,要把靴子脱掉,放在殿门口。就是皇帝宣召时,只喊他的职位,不喊他的名字,他自己上奏时,也可以不说出自己的名字。

    皇帝也是得到了袁熙上朝的情报,急忙也是赶紧收拾好自己,慌慌张张的前去,不敢有一丝的马虎。

    周泰看着有些失望离开的袁熙,也不知道自己这主公为什么郁闷,自己拿起了盘子中的爆米花放进嘴里,顿时觉得酥脆甘甜,也是不自觉的点了点头,然后放进嘴里一个,自顾自的离开了。

    袁熙回到了自己的大将军府,这已经是他无数回这个时辰回来了,每次从仓库疲惫的回来之后,自己这四个夫人的屋袁熙都不会去,毕竟已经太晚了,袁熙还是十分疼爱自己的女人的,只能自己回到书房对付。

    可是今天晚上路过小夫人蔡琰的屋前,却发现其屋里的灯还亮着,也是感到好奇,便轻轻的推开了屋门,蔡文姬正在写着什么,看见房门打开也是吓了一跳,看清楚了是袁熙之后,便十分高兴的放下了手中的笔,然后飞奔到了袁熙的面前,直接扑了上去。

    袁熙看着怀中的蔡文姬,眼角竟然挂有一丝泪痕,也是急忙问道:琰儿,你这是怎么了?

    蔡文姬急忙用手擦去了眼角的泪痕然后说道:琰儿只是想起了父亲,心中忧伤罢了。

    袁熙也是拉着蔡文姬走到了书桌前面,看着桌子上面笔墨,笔法竟然是苍劲有力,竟然有一种动静结合的感觉,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女子写出的书法。

    琰儿这是你写的?袁熙的书法是巨烂无比,诗词可以抄袭,这书法没有真功夫是断然连不来的。

    蔡文姬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是琰儿模仿父亲的笔法所写。

    这一点袁熙还是知道的,当初来到这个世界因为书法十分丑,便想苦心学习,而当时当代的书法大家便是蔡邕,蔡邕的笔法奇特,人称九势:转笔,宜左右回顾,无使节目孤露。藏锋,点画出入之迹,欲左先右,至回左亦尔。藏头,圆笔属纸,令笔心常在点画中行。护尾,画点势尽,力收之。疾势,出于啄磔之中,又在竖笔紧趯之内。掠笔,在于趱锋峻趯用之。涩势,在于紧駃战行之法。横鳞,竖勒之规。

    袁熙模仿了好一阵也是相差甚远,到是这蔡文姬竟然也是惟妙惟肖。

    袁熙也是拿起来之后,读其了上面的文字: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

    这是什么意思?袁熙似乎听过这话,但是不知道什么故事。

    蔡文姬也是说道:这本是父亲琴操箜篌引中的一段公无渡河,琴操曰有一狂夫,被发提壶涉河而渡,其妻追止之,不及,堕河而死。乃号天嘘唏,鼓箜篌而歌曰:公无渡河,公竟渡河!堕河而死,将奈公何!蔡文姬也是不自觉的唱了出来。

    袁熙也是感到了这曲中的一丝悲凉,公无渡河,公竟渡河!

    蔡文姬看到袁熙一直在重复这两句,也是低声说道:其实父亲和这狂夫并无区别,明知道董卓是大汉的敌人,明知道王允记恨董卓,为何仍要在朝堂哭吊董卓,假使没有的话,父亲可能也不会惨死王允之手。

    袁熙也是拍了拍蔡文姬,温柔的说道:蔡老先生一生坦荡,对于庙堂之事并无过多参与,当时哭吊董卓更多的可能是感念董卓当时的知遇之恩,王允乃是小人,必然容不下蔡大人。

    蔡文姬没有说话,只是更加抱紧了袁熙,将头深深的埋入袁熙的胸膛,袁熙也是顺势抱起了蔡文姬,蔡文姬没有拒绝而是双手勾住了袁熙的脖颈,满脸洋溢的都是幸福的微笑。

    袁熙将蔡文姬轻轻的放在了床上,轻轻亲吻着蔡文姬软糯的樱唇,然后又是慢慢的将其脸庞的泪痕吻掉,那咸涩的味道被袁熙的热情所融化。

    袁熙十分温柔的褪下了蔡文姬的轻衫,那吹弹可破的肌肤细腻光滑,袁熙的手指从其肩部一点点的向下滑落,时快时慢,每一次与其肌肤深一点接触,便感觉到了蔡文姬猛烈的回应,身体也是不自觉的颤抖,蔡文姬已经是袁熙的夫人,这自然不是其第一次**,蔡文姬虽然不知道主动,但也是在尽力的迎合袁熙,袁熙在这片自己开发的领域中不断地杀伐,冲刺,一夜无休,春闺之中也是情意绵绵。

    第二日,早早的袁熙便起了床,蔡文姬也是被袁熙折腾的够呛,只感觉腰一下似乎不是自己的了。但还是想极力的起身服侍袁熙。

    袁熙再其额头上轻轻的吻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其还在真空状态的臀部说道:你睡吧,为夫自己来就好。

    将军为何要起这么早,怎么还穿上官服了。蔡文姬也是好奇的看着袁熙。

    袁熙则是笑了笑说道:今天为夫要上朝。

    袁熙昨夜也是用能力查询了一下蔡文姬结果也是没有权限。

    是有大事了吗?所有人都知道,自从上次暴打董承之后,袁熙就不再去上早朝,反正大事没有自己的应允,这些朝廷大臣也定不了,都是摆设一个,小事的话袁熙也是懒得管,有王修等人在朝廷上就够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