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武侠玄幻 > 星空始祖觉醒中 > 第四百三十六章 人鬼殊途(八十二)

星空始祖觉醒中:第四百三十六章 人鬼殊途(八十二)

小说:星空始祖觉醒中作者:有刀白告之

    闻言,四皇子心中猛地一惊,侧目道:你说什么?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酉时初出宫的,乔庄出行,带着暗卫,怕被发现,我们的人不敢太过靠近,随后就跟丢了,但是,猜测应该是往月牙湖这边来了。

    听及此,四皇子眉头紧锁了下:我们的人有没有被发现?

    随从摇头:没有。

    确定?四皇子狐疑。

    确定。随从肯定道。

    此事你们是怎么发现的?虽然随从说得信誓旦旦,但四皇子还是心有疑虑,按理说,以他父皇那般人,他真要隐藏行踪,是不容易被人发现的。

    主子,此事只是巧合,刚好我们有人在皇宫西门外看到了圣上的贴身侍卫钟林,好奇之下跟过去才发现,钟林竟然站在珍宝阁外,似乎在等着什么人,然后就看到了乔装打扮的圣上以及圣上喊他身边的女人为嫣儿所以属下猜测,那就是刚刚获封不久的苏妃娘娘。

    嗯想来似乎没有什么不妥之处,四皇子这才缓缓放下心来,折扇啪的一声合上,眼中露出几许沉吟之色,须臾后,才缓缓说道,苏妃怀有身孕,父皇不可能带着苏妃出现在人群里,那么,他如果真的来了月牙湖,恐怕就在那些船里。

    这么说着,四皇子看向那些被教坊司规划出来,专门接待普通身份之人的简陋画舫。

    主子,我们要不要做点什么?这么说着,随从的眼角余光往太子画舫的方向看了看。

    其中意味不言自明。

    四皇子沉吟:若是父皇的人真的并没有发现你们,那,这的确是个很好的机会

    那属下是否让人暗中查探下?

    四皇子折扇轻举,做了个等的手势,他站在窗边,看向窗外那些密密麻麻的画舫,说道,父皇估计不会带着苏妃与他人乘坐一个画舫,但那画舫中必然也是守卫深严,暗卫恐怕都伪装成普通人而那画舫周围,必然与其它画舫不那么密集,还有视野一定也不会差,顿了顿,四皇子的脑海里快速地转着各种念头,这必然要经过教坊司某些人的安排,并不难查,可是,我们并不宜从教坊司入手,不然,真要出了什么事,父皇到时候追究起来,本皇子在劫难逃!

    那主子,我们要怎么做?

    四皇子闭上双眼思索了下,随后说道:这样,你找个人远远查探一下,看现在有哪些地方符合我刚才所言,然后回报于我,然后我再从长计议。

    随从随即恭敬应声,这才倒退着走了出去。

    而四皇子则目光幽深地在太子画舫的方向顿了一顿,随后转向另一边,在那里是誉王世子府那堪比奢华巧夺天工的三十米长双层画舫,只不过这时,那画舫中窗户紧闭,谁也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如何境况。

    才走出太子画舫,却见符吉全身湿漉漉地站在画舫之上,见到萧世尧走过来,他忙恭敬地卑躬屈漆道:主子。

    萧世尧理也不理他,抱着苏静策向着画舫里面走去,却在越过符吉之时,冷声说道:去湖里泡着。

    闻言,符吉丝毫不敢迟疑:是。随后就听噗通一声,他再度落回了水中。

    对此,此时被萧世尧摁着抱在怀里的女人似乎听到声音有点好奇,努力地试图把脑袋钻出盖着的披风,却不想萧世尧眼眸微暗,倾身轻声说道:别动。随后就更是加快脚步往画舫内走去,阻隔了一众周围画舫中好奇投过来的目光。

    此时,月牙湖上,已经有各种莲花灯犹如星光一般点缀在湖面上,看起来既唯美也漂亮,而相隔几许就是一些有着其他世家大族标志的画舫,看起来错落有致,画舫之上,笙箫丝竹,嬉闹谈笑不绝于耳,一时之间,整个月牙湖似乎都生动起来了一般。

    可那些画舫虽然看似随意划行,实则都是按照教坊司规定的航道划向,而在半空中,则不知用何手段悬挂着一些天灯,而这些天灯上,例如写着顺忠王府、晋元公主府、赵氏、朱氏、颜家一眼望去,这半空之上也是琳琅满目,各家各府的天灯也有所不同,有的非常奢华,制灯工艺也尤其复杂和精致,而有的,则与沿街叫卖的天灯并无二致,但饶是如此盛况,也让围观之人大叫叹为观止!

    毕竟,那不同规格和华丽的画舫,也是今夜月牙湖上重中之重的景致,更何况,还有京城喊得上名号的青楼画舫还没有亮相呢?为了自己青楼的名声以及让代表花魁在接下来的评花榜中获得好的比分,也足以让这些青楼耗费巨资来打造了!

    随着萧世尧抱着苏静策回到画舫之中,那长达30米的画舫再度缓缓航行起来,而太子画舫里,四皇子随即从画舫中走出,此时,他的眸光深深地看了远去的画舫一眼后,才露出温文尔雅的笑容对身旁突然出现的随从道:走吧,我们也回去。

    主子,那太子殿下?

    无妨,我已经与十五弟说好了,四皇子眼底眸光一闪而过,我一向只喜欢诗词歌赋,对于这美色却颇有几分无措,我留在此处,反而会坏了十五弟他们的性质,走了反而能够让他们玩得更加开心。想到出来时,里面各种淫~靡的场景,四皇子的嘴角勾勒起一丝若有似无的讽刺。

    无论如何,他的父皇为他选择这样一个对手,实在是不堪一击啊!

    如是想着,四皇子的身形在轻点甲板边沿后,人已然腾空飞跃而起,向着另一边停靠的画舫落了下去,而在落地之后,那随从也随之跟了过来。

    而在落地之后,那随从仅仅落后四皇子一步进入了画舫之中,随后压低声音急切说道:主子,宫里传出消息,圣上带着苏妃娘娘出宫来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