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花季小说 > 大唐谜案 > 第154章:裴巽

大唐谜案:第154章:裴巽

小说:大唐谜案作者:畔茶佉水

    申屠直接说出来找他的原因,此事即便裴巽不承认,大理寺也已经查到了他身上,且云雀巷百姓的证词尚在,裴巽轻易抵赖不了。

    什么?!裴巽大惊失色,手脚甚至都有些颤抖,他四下里看了眼,颤声问道,你是说莹娘死了?不可能啊,我昨日见她还好好的,还与她说了将府中绣活分一些予她,怎么会突然之间就死了?

    也就是说裴都尉昨日夜里见到她时,她人还好好的?申屠追问一句,裴巽立刻点头,原本只是不想家丑继续成为他人茶余饭后的谈资,这才矢口否认,可如今人都死了,再遮掩恐会生变啊。

    实不相瞒,莹娘的姐姐便是早年被宜城公主仗杀的侍婢,我深觉愧对他们一家,这才私下里想帮一帮她的妹妹,没想到竟给她也惹了杀身之祸。

    裴巽说着大哭起来,声音听着万分委屈、愤恨,似乎莹娘的死真是他造成的一般。

    安长月在一边听的若有所思,看来裴都尉是觉得杀人的是薛国公主,可此事尚未查明,他怎么就那么确定?难道是当年被宜城公主给吓得?

    何以见得?安长月还在想,申屠已经问了出来,果然见裴巽脸上有羞恼之色,当年之事他丢尽了脸面,宜城也得了个半面修罗的称号,那事对他们而言,百害无一利啊。

    见门外有人知晓,安长月便上前询问道,那你们见到阿莹的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她可有什么不对?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好半晌才有一个年约四十的妇人说道,最后一次见阿莹该是昨晚入夜前,她说家中明日要来客人,所以晚间便打算多去取一次水,不过后来却没见到她出门,许是客人不来了吧。

    她顿了顿又道,当时看她面容红润,眼神里都是笑意,并无任何不妥,相反的,看上去很是欣喜呢。

    妇人说完,又有一个少妇模样的女子接着道,啊哟,那我比你看到她要晚,我记得那时候都已经亥时了,阿莹就站在门口同一个男子说话,我瞧着是个俊俏的,那男子看见我,立刻就转身走了。

    她当时好奇的上前问了阿莹一句,阿莹脸色不怎么好看的说是远房亲戚,这怎么可能,要真是远房亲戚,何故一见有人前来便仓皇离开?

    明显就是阿莹的相好的。

    众人立刻七嘴八舌讨论起来,安长月见所说于她没什么意义了,便悄无声息的退了出去,扭头见申屠正带着人在另外一边询问。

    安长月想,如果这些人所言属实,那最后见到阿莹的人便是那个俊俏男子,也许他会知道阿莹上吊的原因。

    想到这里,安长月上前将自己所听告知了申屠,申屠正好也从另外一个人嘴里得知了这一线索,而且更巧的是,那人还认出来者是谁。

    啊?安长月惊讶的啊了一声,竟然这么快就知道阿莹最后见到的人是谁了?

    你绝对想不到。申屠皱了皱眉,似乎也想不到,昨日夜里来见阿莹的男子乃是薛国公主的驸马都尉裴巽。

    裴巽?安长月又惊讶了,这怎么一个比一个让她摸不着头脑,这绣娘阿莹怎么会跟驸马都尉扯上关系?两人的身份天差地别,说一辈子难见一面都不为过吧。

    申屠点点头,他也觉得惊讶,但说话那人妻子就是薛国公主身边人,他沾光跟着也见过几次公主和驸马,绝对不会看错的。

    得到如此肯定的答案,安长月脑门上开始有黑线缓缓落下,这可难办了,毕竟裴巽是驸马都尉,想要上门去询问关于阿莹的案情,万一挖出点不该挖的,岂不是破坏公主和驸马的感情?

    她一脸为难的看着申屠,申屠也一脸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看着她,两人大眼瞪小眼了好一会儿,申屠才叹了口气道,不得已而为之,再者此事并非我们能控制的,驸马他,该有此心理准备。

    这话说的十分之有理,安长月立刻点头附和,申寺正说的是,大理寺秉公办案,再者只是询问一番而已,想来公主与驸马皆是明理之人,定不会为难我等。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把同行而来的杨义德听的有些云里雾里,他是奉命前来支援,却发现院中已经往外开始抬尸体,显然这里的事情已经做完了,顿时不知到底来支援什么?

    杨兄来的正好,我们要去找薛国公主的驸马裴巽问些事情,不知你可知道他所居何处?安长月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眼睛看杨义德,杨义德先是一愣,随后就有种不怎么吉祥的预感,但还是点头说知道。

    跟在杨义德身后往外走,穿过几条街道个几个坊,总算到了位于崇义坊的薛国公主宅,杨义德眼见两人没一个有上前的意思,便只好自己上前报了门房,说有事求见裴都尉。

    门房见他们身着大理寺官服,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客气的请他们稍后,随即差人往里间通报,不多时便折回请他们入内一叙。

    公主私宅确实非一般人家能比,其间不论屋舍还是花草,皆是让人眼前一亮,安长月眨着大眼睛不停四下里张望,弄的领头的小厮时不时便瞅她一眼,似是没见过这么失礼的。

    行至大厅便见一个身穿藏青色圆领袍服的男子正站在那里,等他们走近后才开口问道,不知大理寺找我有何事?

    他脸上都是茫然,似乎真的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才能让大理寺的人找上门来询问。

    申屠余光扫了一眼安长月,见她只乖巧的笑着,丝毫不打算开口,他在心里叹息一声,张嘴问道,裴都尉可记得昨日夜里曾到西市云雀巷见过一人?

    裴巽脸色微微一变,继而有些掩饰的别过脸去,不曾,我昨日都在府中,并不曾出门。

    他这个样子明显心中有鬼,申屠怎么会轻易放弃询问?反正来都来了,该问的一定要问个清楚,可昨日夜里亥时前后有人在云雀巷看到了裴都尉,当时与裴都尉一起的是个娘子,她今日死在了自己家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