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花季小说 > 大唐谜案 > 第246章:生死不知

大唐谜案:第246章:生死不知

小说:大唐谜案作者:畔茶佉水

    褚庭诲和李琎对视一眼,两人同时摇头,据他们所知,杜夫人甚少在各家宴席上走动,杜敏章出门这段时间,除了生产之时长居枫叶山庄两年外,并没有再出过杜家半步。

    深居简出,不像是能得罪到什么人,除非那人就在杜家。褚庭诲这句话让安长月眉眼微微一挑,杜家人?

    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枫叶山庄内外顿时乱做一团,庄内的医师急急被请了过来,只看了眼便说那药不对,并非他给开出的药方,这药方心疾之人喝了无碍,但像杜夫人这样的喝了,怕是要危机性命啊。

    在场众人心中都惊疑不定,目光齐齐投到了杜敏章身上,安长月甚至能猜到众人心中所想,莫不是杜敏章在外有了别人,这才下手想要将正妻给除掉。

    但安长月不这么想,因为做法太过明目张胆,在众目睽睽之下毒害正妻,这样的罪责,杜敏章除非是不想活了,否则哪里会愚蠢至此?

    杜夫人好歹出身韦氏,虽已算不上显贵,但到底与寻常人家不同,杜家稍微聪明些,也不会与之因此撕破脸皮。

    谁人经手此药?都给我站出来!杜敏章心中也是惊疑,不过他倒是还算镇定,沉声低喝道,山庄内本就仆役不多,只是这次山庄主人回来的仓促,匆匆自城中杜家调拨过来应急,粗略一看也就七八人。

    这时常在杜夫人身旁侍奉的一个侍婢上前一步说道,是奴与小厨里的张妈一道看顾药物,奴发誓,绝对没有动过夫人的药啊。

    是啊是啊,当时厨房里只有我们两个,药是何二直接从医师处拿来便煎的,断然不会有错啊。张妈赶忙说道,她当时就是帮着看顾了片刻的火,谁曾想竟还惹上这些个要命的事。

    医师听闻不由一愣,皱眉说道,来取药的分明是个年轻人,你们怎么能说去送药的是何二?他是认得何二的,那人已经年约四十,虽然不是山庄管事,但也胜似管事。

    张妈和侍婢对视一眼,张妈说道,这怎么可能?来者就是何二,他我怎么会不认得?顿了顿又道,对了,当时庭院中洒扫的仆役也看到了,可以为我们作证。

    很快一个满面黝黑的仆役站了出来,点头说确实见何二提着个药包进了小厨,不过片刻便又空手走了出来。

    安长月把众人的话在心里默默梳理了一遍,算是大致将来龙去脉给弄清楚了,医师开出的药方和抓的药并无问题,问题出在取药和送药人身上,张妈和侍婢只是按照吩咐把药煎好了给送来,没想到杜夫人服下后会吐血昏厥。

    此时除了匆匆给杜夫人施救的医师外,众人的说辞大致就是这个意思,安长月细想了下,似乎并无什么大的破绽,只是何二和取药的年轻人尚不知在何处,此事便只能暂且存疑。

    杜敏章有些头疼的看着两人,随后转头问道,取药的是谁?何二又在何处?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都不知道两人究竟去了何处,更不知道取药的年轻人究竟是谁?

    不如派人在山庄内找一找,医师既然见到那个年轻人,不知可能描述一下他的样貌?褚庭诲见众人都不说话,便出声说道。

    医师沉吟片刻,有些不确定的说,此人脸上有一颗黑痣,在唇角处,左眼上有一块青色胎记,约莫有小儿拳头大小,眉疏目淡的,十分显眼,身高六尺余,略显清瘦,极是好认。

    安长月见他起初有迟疑,便张口问道,既然医师说此人好认,为何又犹豫不决,可是这人的样貌有旁的问题?

    小娘子说的是,此人这般容貌确实好认,但我细细想来,山庄中似乎并无这样的人,不知是不是做了乔装打扮。医师忍不住叹了口气,也是他粗心大意,否则当时就该好好盘问才是,也不至于发生这等变故。

    容貌可以改变,但身高体形却是极难改变,不若先找一找这般身高体形之人再说。安长月建议道,杜敏章点头说也只能如此,片刻房里房外的仆役家丁便即刻前去寻人。

    安长月也跟着走了出去,却没打算去寻人,她如果猜的不错,此人确实不是山庄中人,但必定对此处十分熟悉,如果真是他与何二将药掉包,此时恐怕不是被灭口,便是早已远走高飞。

    她抬眼看着眼前的枫叶山庄,如今才想到寻人,怕是有些困难。

    她想不明白,何人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对杜夫人下手?从李琎等人口中描述的杜夫人,似乎是个与世无争的人,除了对自己唯一的儿子杜唯较为上心外,并无其他啊。

    想到杜唯,安长月突然扭头朝纤娘问道,纤姨,刚才似乎并未见到杜小公子,他去了何处?

    似乎是在房中休息,阿月怎么会突然问到小公子?李琎疑惑道,安长月微微蹙眉,也许是我想多了,害杜夫人的人应该不会对小公子下手吧

    此言一出,站在门外的众人面面相觑,连原本要走的崔宗之都停住了步子,安娘子何出此言?或许这只是后宅争斗,应当不会危及小公子才是。

    安长月没有过多解释,转身就朝另一处屋子过去,杜夫人居所旁边第二间便是小公子的房间,是不是她多想,只要看上一眼便知道了。

    众人一道跟着去看,却见杜唯正在床上睡得正香,一旁守着的姆妈也跟着打起了瞌睡,似乎并无任何异样。

    看来是我想多了。安长月总算松了口气,崔宗之有些不满的道,安娘子这般一惊一乍的,着实吓人,眼下当务之急还是先寻到那两人再说吧。

    他转身就走,褚庭诲笑着说道,安娘子勿怪,崔兄不过是快人快语,并无丝毫怨怪之意。

    无妨,只是我心中不解,杜夫人可与人有什么仇怨?能做出此等毒害之事,想来结的仇怨还不浅,否则她也不会如今生死不知的躺在床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