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花季小说 > 大唐谜案 > 第284章:利用

大唐谜案:第284章:利用

小说:大唐谜案作者:畔茶佉水

    她说完转身要走,就听到身后牛博平突然很不甘心的说道,欺师灭祖之人,我为何杀不得?不过一根老山参,他就敢杀人说谎,还敢再三狡辩,甚至威胁我把我这些年那些见不得人的事都抖出去,我不杀他死的就是我啊!

    老山参?安长月转头看着牛博平,此时牛道长哪里还有一点仙风道骨一观之主的派头,俨然就是个疯老头,连头上的发冠都歪歪斜斜的不成样子。

    牛博平此时早就没了别的心思,在唐律中,杀人可是要偿命的,他反正都是要死的人了,还在乎什么?

    是啊,昨日下山中途我就让他去找董启想要买下那根老山参给我炼丹之用,但董启却不肯出让,也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人给杀了。

    牛博平说到这里眼神的愤怒不言而喻,不过安长月却从中听到了一丝不对,你并没有让他杀人,也没有亲眼看见他杀人,他自己也没承认,那你如何确定他杀了董启?

    我下山后不久,有人在我的行囊里放了一张小笺,上头写的清清楚楚,我的好徒儿背着我杀人夺宝,回来之后像个没事人一样说谎,还威胁我,我岂能放过他?

    牛博平的神情依旧愤怒,这种愤怒让他连脑子都不想用,根本没想过这可能只是别人栽赃嫁祸。

    那他是何时从山上下来的?如果没有牛博平这句话,她可能只是觉着年轻道士杀董启有些古怪,但现在看来,不仅是古怪,还有几分阴谋的味道。

    与我前后脚的事,我们可是一起进的董家,他之后就再没离开过。牛博平说到,安长月这才突然想到一个细节,这个细节让她给忽略了。

    年轻道士确实是他们前后脚进了董家宅子,她那时候是在董家待了许久之后才再次去了山中,然后听到惨叫声以为董启刚刚被人杀死,但后来得到证实,他的死亡时辰并非他们听到惨叫时。

    既然不是,那这时辰可就对不上了,虽然差别比较细微,但差别就是差别。

    安长月摸着下巴朝一旁走出来的元娘看了眼,元娘自然是个聪明人,听到刚才那一番话也想到了什么,微微蹙眉朝梅双说道,走,我们在上山验一验董启的尸体。

    目送元娘离开,安长月摇头可惜的道,牛道长这次怕是真的误会了你那徒儿,他应当真的没有杀东西,更没有拿走什么老山参,给你传信的人恐怕就是想借你之手杀了他而已。

    牛博平一脸不相信,安长月叹息一声转身随着元娘往外,那人这么麻烦众人替罪,看来干这种勾当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牛道长还是想想自己得罪了什么人吧。

    上山途中,安长月询问元娘如果崖下入夜寒凉,是否会对尸体的死亡时间误判?元娘点头说有可能,在某种程度的低温下,尸体是可以延缓出现该有的症状。

    安长月嗯了一声,心想那那晚叶云深看到的人就不是年轻道士,而是有人假扮了他的身影,故意给住在董家的他们看。

    想到这里,安长月扭头看着自家兄长说道,阿兄那日晚看到的黑影可还记得?

    记得,很像死的那个,不过后来我又仔细看了看,好像又不是,似乎比他稍微高了一点。叶云深说道,随后又问了句,我觉得老道士的话有点玄妙,有人一直知道他们的行踪,或许是古合寺里的人,也或者就是董家的人。

    安长月被他这么一说,不由挑眉笑着赞叹道,我家兄长肯动脑子的时候就是聪明伶俐,不过董家人的可能性不大,因为董家会武者不多,高手更是没有,走那段山路,可是需要一定武功底子的。

    那就是古合寺叶云深沉吟了片刻突然说道,那日我能看出他会武,而你却没看出,可见他武功不弱,这么一个武功不弱的和尚,前后两次被列为嫌疑人,可不是个巧合。

    自然自然,我这眼光独到的,一般寻常会武者皆能看出,可他我却不曾看出来,若非兄长你言明,我还真以为就是个伴随青灯古佛的孱弱僧人呢。

    青灯古佛?这话说的怎么感觉这么讽刺?元娘不无时机的插了一句,眼神里的笑意带着几分探究,她对这个小丫头有点兴趣,很少有一个女子对凶案这么关心,见了死尸更是一点不忌讳、害怕。

    安长月笑着说道,山寺之中除了青灯古佛外,实在不知还能做什么。

    这天下什么事在什么地方做都有规矩,唯独作恶不分地方,古寺青灯如何,高门大户如何,市井小民又如何?元娘说的清淡,当年她做错了何事?什么都没做错,只是因为嫁了个短命的,便被世人这般唾弃,要不是师父,她可能早就走上绝路了。

    看看,这就是高门大户,荣华富贵背后连基本的人性都没有啊。

    说的也是,古寺青灯下不仅有僧人,还有鬼魅妖魔,谁都一时之间分的清楚呢。安长月说道,抬眼看到远处有人从山上来,似乎是古合寺的小沙弥。

    见他行色匆匆,安长月便拦住问了一句,那小沙弥连礼都忘了行,气喘吁吁的说道,出大事了,寺中的子真师父突然失踪,主持让我下山报官去。

    失踪?何时失踪的?安长月问,小沙弥挠了挠头,光洁的脑袋上慢慢都是汗水,不知道啊,今日一听说万年县的衙役来了咱们这里,子真师父就显得有些心神不宁,少顷人便不见了。

    万年县衙役来了,他就这么不安吗?看来牵扯的不止这一桩案子呀。安长月说道,抬手把自己的腰牌给了小沙弥说道,麻烦小师父下山把这个给万年县老捕头,让他调人围山。

    牛博平一脸恨恨的看着安长月,随后泄气般的长叹一声,果然人不可作恶,作恶便会遭到报应。他一个道士,竟然会突然之间领悟了佛法精妙。

    安长月耸耸肩,既然已经真相大白,那我就不送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