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花季小说 > 大唐谜案 > 第306章:夜夜访刘招

大唐谜案:第306章:夜夜访刘招

小说:大唐谜案作者:畔茶佉水

    约莫过去一刻钟左右,刘招手里拿了一册竹简进来,他恭敬的递到安长月手中,随后侧身站在一旁说道,这是那几个人的全部资料,这些人三年前确实是在常州,不过后来就销声匿迹了。

    安长月嗯了一声将竹简打开,入眼第一行写的便是杨函书,内容跟她所知道的差不多,不过他是如何把孔兰真给卖了的那段被记述的更加详细。

    在杨函书后面的人是一个叫老抽的,他年纪在这帮人中最大,而且上面写的很清楚,孔家那一把大火,就是他最先撺掇出来,而杨函书只是配合而已。

    接着又是几个人,都是当地地痞无赖,一帮乌合之众而已,可就是这帮乌合之众,竟然把常州孔家给烧了个干净不说,连一众财富都搬空了。

    安长月看完之后最初的想法就是这个,但转念又一想,若真是如此,那些人应该不会再来找杨函书才对,而杨函书也不至于上京赶考都还得靠着孔兰真。

    他们放火烧了孔家,却没有拿走孔家的巨额财富,这很奇怪啊。看着手中的竹简,事情已经很明白,是这些人觊觎孔家的财富,这才弄出了灭门惨案,而杨函书却是其中最奇葩的,他竟然把孔家三娘子给弄到了手。

    刘招微微躬身,这件事不是我的权限,我只能查看这些,再多的就只能请示楼中了,不过孔家的事早在三年前楼中就已经关注,恐怕不是请示就能接触到的。

    这话已经算是很明显提示安长月这件事不简单,楼中三年前就已经开始调查,但到如今都没有结果,可见此事背后一定还有更大的阴谋,且这个阴谋藏匿的非常好,以至于一直没有消息走漏。

    我知道了,这些多谢刘掌柜,接下来的事我会掌握分寸,不会给楼中添麻烦。安长月着实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杀人案,查到现在竟然越来越复杂,而且连楼中都有关注,这让她心中着实有些不大能安定。

    还有李朝隐的话,也还犹在耳,可见孔家案子只是这一环中的其中一部分,只是孔家的案子闹得有点大,所以才招来这么多追查,而那些被她不小心碰上的,极有可能是被隐匿在市井之下的小环节。

    说到底是为了钱,但她想不通,什么人需要这么庞大的数量的钱,又拿这些干什么用

    从刘招家里出来,两人直接往叶家在东市的宅子去,安长月一路都在想事情,连脚下有坑都没看到,叶云深不得已只得小心的拉着她往前,看着不平坦就稍微拽一拽,好让她能安全到家。

    叶家在东市的宅子只有三间屋和一个小院儿,一间主屋,一间侧房,还有一个厨房。

    阿兄,我有点饿怎么办进了门,安长月总算回过神来,一连声的喊饿,从下午到现在他都没能好好吃点东西,这会儿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叶云深挠了挠头,让她先到屋子里待着,他去厨房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他的手艺有限,最多可以弄碗汤饼。

    安长月一听这话立刻就眉开眼笑,好,那我等着,阿兄可是好久都没有做吃的给我了。

    宅子里的厨房很小,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想要的东西样样齐全,叶云深把火点上,随后弄了水和蔬菜,又在灶上翻到了其他东西,不多会儿就弄出了两碗汤饼。

    兄妹俩在屋里把汤饼吃的干干净净的,叶云深去了侧房睡觉,安长月自己和衣躺在床榻上,看着窗外的月光顺着缝隙钻了进来,一脑门的问号。

    秦竹卉和杨函书的死肯定跟孔家当年的灭门没什么关系,这是她一直都有的感觉,尤其是在知道当年的案子后,就更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尤其是秦竹卉,她可跟那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

    果然还是他最可疑啊。安长月嘀咕了一句,翻身闭上眼睡了过去,这一天天的奔波操劳,着实是累的不轻,这会儿眼睛一闭上,就只想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但脑子里还是不停旋转着这些问题,连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17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蓝色,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

    安长月眼珠微微一转,看来柳正青给她名单这件事,是经过楼中决定的,否则刘招不会连问都没问一句,就直接出去准备她想要的答案了。

    一杯热茶下肚,整个人总算暖和了一点,随后叶云深开始转动脑袋看起这个大厅来,刘招在一众掌柜中算是后来者居上,他从洛阳城一个二等掌柜一下子被调任到了长安,绝非一级换一级这么简单。

    但这大厅却简朴的很,没有过多摆设,也没有上好的家具木器,总之,就比一般商贾家还不如。

    阿月,今晚回不去了,咱们这是要在刘掌柜家里过夜叶云深看了一圈也没看出点什么,就把眼下最现实的问题问了出来。

    安长月忍不住扶额,她记得上次跟自家这位不怎么关心家事的兄长说过,他们家在东市是有宅子的,即便出不了东市,也可以到那处宅子暂住一晚。

    就凭刚才飞鸟们的机敏,这会儿说不定已经把宅子收拾好了,等会儿只得到了想知道的答案,自然是要回去自己家里休息一晚的呀。

    阿兄,虽然你很不看好自己接管叶家,但你也别想往我身上推,说到底继承家业这件事应该是男人来,除非你说自己不是男人,那我勉强为自己姐妹分担。

    安长月这话说的叶云深脸色变了变,只是不等他开口辩解,安长月继续道,即便不是因为这个,你好歹也了解一下咱们家的情况吧,都来了长安一年多了,你怎么连咱们家有几处宅子都不知道

    听你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东市有宅子叶云深有点理亏的说道,他不是记不住,是压根就没往心里去,来长安这么长时间,他最喜欢的还是倚在溶月楼二楼栏杆上看着人来人往,这在西域可是不多见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