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花季小说 > 大唐谜案 > 第83章:故布疑阵

大唐谜案:第83章:故布疑阵

小说:大唐谜案作者:畔茶佉水

    安长月没有说话,只是眉眼弯弯的笑,李淙见状清了清嗓子道,陆丘鸣死在了你的房间内,自然需要请你回来问话,远黛娘子不必紧张。

    远黛哦了一声,眉眼之间有几分忧愁,没想到那人会死在春水院,这下春水院都知奴家怕是做不下去了。

    顿了顿远黛又道,不知官人们想问些什么?远黛知道的,定然会一五一十说与官人们听的。她说完对着李淙和安长月点了点头,脸上没有任何害怕。

    李淙有点不知道该问什么,拿眼睛不住看安长月,安长月却什么都没问,只说道,远黛娘子安心在大理寺待上一夜,明日自然有话问你。

    随后安长月低声在李淙耳边说道,把人安顿好,不管今夜发生什么,只要不让人出大理寺就行,其他的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可得回去了,欠纤姨的钱都快还不清了。

    安长月说完便朝远黛点头,随后竟然真的转身就走,弄的李淙一头雾水,他还没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她让人把远黛请回来,怎么连句话都不问,就让把人安顿在大理寺里,这大理寺客房不多,牢房倒是不少,可总不能把人安顿在牢房里吧。

    左思右想,李淙叫人把远黛安顿了,来人也是一脸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好在手底下的人脑子不笨,直接把人带进了后院,那里还有一间空房。

    当天夜里大理寺没什么大的异常,只不过猫儿和狗儿多了几只,平时根本连见都很难见到,弄的守夜的官差心里有点发毛。

    第二天一早李淙听说此事,总觉得心里怪怪的,他立刻派人去把安长月请来,然而人还没等到,却等到了张力的死讯。

    什么意思?张力死了?!李淙瞪着眼睛原地转了一圈,抓耳挠腮的问安长月到底到了哪儿,去请的人垂首回道,安娘子中途转道去了河边,张力昨夜死在了城南河边,她说先去看看,然后再过来。

    李淙赶到的时候,安长月正靠在树杆上仰头看天,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看着有几分世外高人的样子。

    李淙没有去打扰安长月,先问了老吴张力的情况,老吴拍了拍手站起身道,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他中毒的样子很奇怪,像是垂死之际被人强行灌下去的,具体还得带回去剖了才知道。

    剖什么剖,很明显他是被人骗到此地打成重伤,然后才灌了云蛛之毒毒死,这次这么仓促,看来他昨夜去过大理寺了。

    李淙吩咐人把远黛请回大理寺的时候脑子里一直在想,他阿耶让他跟叶家兄妹多接触,但好像没说听他们差遣吧,怎么感觉安长月吩咐他的时候,一点客气的意思都没有呢?

    他还没想明白,那边安长月已经抬脚进了房间,里面陈设不算奢华,但却别有一番风味,似乎还带着点西域胡人的意思。

    安长月没有直接往躺在地上的陆丘鸣旁边走,她仔细看了眼四周,只有一扇窗子半开着,想来那就是凶手逃走的地方。

    走到窗前,安长月低头看了眼窗台上的半个脚掌印,她仔细朝窗下看了一眼,这座屋子下面是一条游廊,再往前便是另外一个屋子,要逃走选这条倒是没错。

    人不是从这里逃走的,窗台上虽然留了半个脚掌印,但下面没有任何痕迹。安长月指了指下头的屋顶,别说正常踩碎的瓦片,就是一个印子都没有,这很不正常。

    前一夜没有雨和雪,不可能一点痕迹都不留,即便这人是高手,总不会御风而行吧。她看见申屠和李淙想反驳,干脆把一切可能都给说清楚,省的多费口舌。

    申屠想了想点头,他之前也注意到这一点,不过没有安长月想的那么仔细,发现人死的是院里的舞姬,那时候房门紧闭,还是后来我们来的时候才破门而入,整个房间只有那半扇窗开着,如果不从那里逃走,那凶手只有可能是远黛本人。

    李淙跟着点头,他也是这么想的,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已经死了的陆丘鸣,另一个就是昏迷了的远黛,如果远黛看见了凶手行凶,凶手怎么可能会不杀她?

    申屠的想法跟李淙他有点偏差,不过理大抵是这样,从一开始他就怀疑远黛,所以安长月说让把远黛请回大理寺时,他才没有阻止。

    你说的对也不对。安长月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在申屠和李淙的求解目光下继续道,远黛不是凶手,但她一定见过凶手,或许两人早就相识,否则她不会帮着凶手逃走。

    这一番话下来,把申屠和李淙都惊到了,两人对视一眼,有点不太明白安长月这话的根据是什么?不过就是一个房间和一个死人,她是如何看出这些的?

    安长月抚了抚额头,如果不是她,又为什么要做窗子上的假圈套,多此一举呢?

    我好像明白你的意思了,凶手如果不跟远黛有瓜葛,她又何必帮凶手伪造,这么说来,人根本不是从窗子逃走的,而是正大光明走的门,还是远黛帮她开的门,而后自己伪造了屋内的一切?

    聪明,如果来得及,张力也许就不用死了。安长月说完皱了皱眉,希望来得及,如果她猜错了,可又会是一条人命。

    在房间内又转了一圈,安长月连陆丘鸣的尸身都没看,直接往外走,人不是为云香所杀,刚才桌子上酒杯里的酒才是要命的东西。

    李淙跟着安长月出了平康坊,刚巧看到赶来的老吴,他一脸没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的同两人打过招呼,打着哈欠就往里走,李淙真担心他分不分的清哪个是尸体

    一路回到大理寺,便见到坐在侧房内的远黛,她确实很美,是一种让人忍不住多看两眼,却没有任何亵渎之意的美,和纤娘的妖娆完全不是一种,却也有共通之处。

    奴家远黛见过官人,不知让远黛来大理寺是为何事?远黛朝着李淙和安长月行了一礼,从一进门开始,她就看出安长月是个女子,只是能自由出入大理寺且过问案情的,绝非她能惹得起的人,所以便假装不知吧。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