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武侠玄幻 > 我的高冷老婆 > 第282章 引啥入室

我的高冷老婆:第282章 引啥入室

小说:我的高冷老婆作者:笔龙胆

    许静初眼中闪出了光彩:你愿意去我那简陋的小屋?

    梁健爽朗地笑了:如果你不怕引狼入室,我还怕什么!

    许静初朝梁健斜睨了眼:我怎么从来没觉得你是狼呢?

    这个女人就是李菊。梁健一离开酒店,服务员就打电话告诉了李菊,李菊和周强强赶紧从一楼房间出来,跟了上来。到了五角场,周强强留在了车里,李菊跟过来,看到梁健竟然来会一个漂亮女人,李菊心里莫名地有些发酸发胀。

    这会,李菊瞧着对面,明亮的灯光里,梁健与那个女人相谈甚欢,碰着酒杯。心想:这个女人到底是梁健的朋友,还是跟这次竞争性选拔的出卷方有关系呢?某个瞬间,李菊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如果这会与梁健一同用餐的是自己,该有多好!不过,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李菊果断地扼杀了!

    一杯酒干了。这是套餐中配的酒,量很少。梁健与许静初是同学会面,本来就没喝酒的预期,随便吃点东西、聊聊天而已。但许静初却叫来服务员说:给我们来一**红酒。梁健连忙阻止:不用了,我们聊聊天就行。

    许静初双手搁在桌面上说:我想喝。我都好久没跟同学痛快地喝过酒了!梁健看她兴致颇高,也不想扫了她的兴,心想:毕竟,两人好多年不见,见个面,喝点酒,即便喝醉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便说:那好吧,我陪你喝。许静初笑着用手指着梁健说:你记不记得,这句话,你在大学时候也说过。

    大学里,两人说过的话,也不少,一时间梁健还真记不得当初说过这样的话!许静初看他一副茫然的样子,便说:看来你忘记了,那次是我最伤心的一天,我把你从寝室里叫出来,然后我说,我想喝酒。那天天下雪了,我们走到校门外的一家火锅店里喝酒,我喝了很多,后来醉了,哭了

    许静初这么一说,梁健总算是记了起来,那次是许静初最受伤害的一次,也是许静初和梁健关系出现转折的一天。之前,许静初来找梁健,基本上都是找梁健的茬,公事公办。梁健在大学期间自行其是,作为团委书记的许静初就经常来做梁健的思想工作,企图改造梁健的世界观,临了梁健什么都没有改变,许静初却渐渐同意梁健的许多想法。

    这也是为什么,许静初在受到伤害的第一时间,会来找梁健宣泄,因为她潜意识里觉得,只有这个独来独往的梁健,才可能真诚的对待自己,理解自己。那天,许静初第一次告诉梁健,她被校外一个男人骗了,他一直告诉她很爱她,每个周末都来找她,承诺等她一毕业就娶她,结果她意外发现,这个男人已经结婚了,所有的一切都是骗人的鬼话。许静初的世界顿时崩塌了。

    那天晚上,梁健和许静初喝了个痛快,梁健借着酒劲把那个男人骂的狗血喷头,说如果她希望,他可以拿把刀去捅了他。到头来,是许静初劝他别那么冲动。人一旦知道如何劝别人,自己的问题也就不成问题了。之后的一个多月,梁健和许静初经常在一起,梁健陪她散步、陪她喝酒、陪她泡图书馆。许静初当时有种想法,如果自己的男友是梁健该有多好。但梁健这时已经跟陆媛走在了一起。她不可能,也不会有那种心思去拆散他们。

    时间是最好的愈合剂,许静初经历了那段最痛苦的岁月,心里的痛虽然留下了永久的痕迹,但至少表面上慢慢的结痂。许静初鉴于梁健有女友,经常叫他陪伴自己也容易引起非议,也就渐渐主动疏远了梁健。然后,时间就进入了最混乱不堪的大四阶段,各忙各的,接着就是各得其所的毕业。

    梁健为了迁就女友陆媛,去了人生地不熟的镜州市,许静初却到了上海读研究生,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联系。直到最近,许静初到镜州来参加一次活动,她想要联系梁健,却苦于没有梁健的联系电话,后来问了师兄,才得到他的号码,只是那时她已经在返回上海的路上。她给梁健发了信息,表示了没有碰上的惋惜之情,梁健说,下次到上海了一定联系她。

    梁健没有食言,这次真的联系了许静初。红酒来了,服务员问要不要打开。梁健注意的看了一眼这**酒,是法国红酒,看起来很是不错,梁健问道:这**酒的价格多少?服务员说:一千二。梁健说:你先等一下。服务员走开了,梁健对许静初说:这酒太贵了一点,你请我吃饭可以,但没必要大放血吧?许静初说:我们有六年时间没见了吧?一千二除以六,才两百块。一年喝两百块,也不算贵啊。说着就把服务员又叫过来,开酒。

    梁健没想到许静初是这么算的。醒酒的时候,两人聊着天。梁健注意到许静初时不时朝窗外看,便问:你在看什么?

    对不起,没什么。我在看星巴克里的人。

    中国人喜欢星巴克。怎么,看到熟悉的人了?梁健随口问道。

    许静初摇摇头,若有所思地看了梁健一眼:我有时候也去,主要是环境还可以。

    许静初在杯子里倒了大半杯酒,皓腕举着红酒,说:我再敬你,谢谢你来看我。在这个大上海,人山人海,可是要找一个能说说话的人,却是那么不容易。梁健又想起她之前说的一个人在上海工作生活很没劲,不由更加纳闷,难道她和丈夫感情不好?忍不住问:你先生呢?你们沟通不多?

    忧郁像秋日清晨的薄雾,淡淡浮在许静初白皙的脸上,她勉强地笑了笑,说:不想说这个。

    对不起。梁健不由又想起那一晚两人在校门口的火锅店喝酒的场景。

    没什么对不起的。我们还是喝酒吧。

    有一段时间的沉默,让气氛有些不自然。许静初晃了晃手中的酒杯,红色的液体在杯子里荡漾,她的目光滑过梁健高挺的鼻梁,线条分明的嘴唇,停在他分明的喉结上,问道:你今天要回宾馆?

    梁健看着许静初微红的脸蛋,不明白她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笑道:我在上海可没房子,不在宾馆睡,去哪里啊?

    许静初目光又往窗外一飘,嘴里却低声地道:你可以去我那里!

    梁健惊讶不已,他对许静初的话毫无预料,还认为许静初只是客气,想尽地主之谊:这不方便吧,你还有家里人。

    许静初抬眼看着梁健,表情认真地说:我只有一个人。

    梁健相信这表情不是假的,却不免奇怪:可我听人说,你去年结婚了啊!

    是,结了婚,不过又离了。我在感情方面几乎没有顺利过,不像你,你的家庭肯定很美满吧!许静初说的轻描淡写,语气却有掩盖不了的伤感。

    梁健不想隐瞒自己的情况,实话实说:我和陆媛前年离婚了。

    这消息对许静初明显是一个爆炸性新闻,她一瞬不瞬地看着梁健的眼睛,问道:你们离婚了?为什么?当初你可是为了陆媛才去镜州的,本来你可以有更好的发展,牺牲了那么多,为什么还是离了?再说,你们当初可是很好的一对啊!

    听许静初问了一堆问题,梁健无奈地笑笑:是的,当初是很好。可是恋爱和婚姻终究是不同的。主要还是人家看不上我了。当时我还是一个乡镇的一般干部,眼看升官没戏,他们家里人看不起我,说得多了,陆媛也开始嫌弃我,最终只能离了。

    许静初有些愤怒:哪有这种人家啊!这也太过分了!许静初替梁健生气,恍惚就忘记了自己的失落,她说:我是今年离的,还在前几年我自己贷款买了一个小房子,不然现在就要露宿街头了!

    梁健再一次为许静初感到怜惜:你不容易。许静初说:不过,我的屋子很温馨,要不要去我那里看看?

    许静初的邀请很具诱惑力,但梁健真的有些不敢接招,他怕自己会再次不小心伤害许静初的感情。如今他在长湖区发展,许静初则在上海工作和生活,两人基本没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性。如果到了许静初家里,万一没有把持住发生了什么,到时候又该如何收场?他便说:还是下次吧,我反正已经在宾馆订了房间,时间也已经不早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