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江湖小说 > 九天君 > 第一百七十章 失控

九天君:第一百七十章 失控

小说:九天君作者:三只老虎

    怪哉,怪哉!

    薛元子的心中已然隐隐有了惧意,自己的血河**血河之力虽然可以吸收他人内力为已用,但也极限,而且只能以强吸弱,只有在自身内力强于对方的情况下,才可以血河之力强行吸收他人之内力,否则若是对方内力于自己相当,就会有着反噬之风险。

    而若他人内力强于自己,那就是断然不敢施展血河**强行吸取他人内力的,因为那就是自己在找死,几乎是百分之百的会气血内力反噬,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当场身死。

    即使血河**有着种种限制,但强行吸收他人内力为已用,依旧是极为恐怖的功法,因为这几乎是省却了他人数年乃是十余年苦修,而且日积月累之下,恐怕罕有与其匹敌者。

    当然,血河**吸取他人之内力,若是外来内力强于自身之内力,就会有异种内力反噬之风险,因此,血魔宗修炼血河**之弟子,亦需要花费大量精力来炼化镇压体内异种内力真气。

    如此这般,这血河**的修炼速度依旧冠绝魔门各宗,甚至江湖武林大门派宗门都罕有出其右者,百年来江湖中从未有第二种功法可以做到。

    可今日叶离之诡异,已然远远超出薛元子之认知,叶离之内力修为远不如自己,不但未被自己血河**吸走内力,反而将自己的血河之力尽数融入体内,近乎无底洞一般,这是血河**血河之力都无法做到的。

    难道那位创立的生死玄功当真恐怖如斯吗?

    薛元子唯有将心中所有疑惑推到生死玄功之上,毕竟生死玄功威名太盛,又太过神秘,自创立以来,除了那位,从未有第二人练成过,而叶离就完全是个怪胎和异类了,简直近乎妖孽,就凭着生死玄功的残篇,不但没死,反而还被练出了花样,竟然练成了。

    这子古怪的紧!

    心中一想到这个念头,以薛元子的谨慎性格,已然打起了退堂鼓,当即就想撤去侵入叶离体内的血河**血河之力,但薛元子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撤去血河**之力了,自己的血河**血河之力宛若和叶离融为一体,自己越想要撤出血河**血河之力,叶离体内就会传来一股愈加强大的吸引之力,简直就是遇强更强,让薛元子难受的想要吐血。

    啊,该死的!

    薛元子不由得发出一声惨叫,因为自己无法撤出血河之力,体内澎湃的内力宛若涛涛江河一般,不断注入叶离体内,没有丝毫缓歇之像,叶离体内仿佛就是一片大海,对于薛元子的内力来者不拒。

    说时迟,那时快,几乎短短十余息之间,薛元子已有半内力被叶离所吸,这让薛元子的脸上隐隐有了惨白之色,难以掩饰心中恐惧,这一刻的他,想到了那些被自己以血河**吸尽内力,化为人干者,临死前的痛苦和绝望。

    只不过时世异转,此刻那绝望之人变成了自己,这种被一丝一缕抽筋剥髓般的痛苦,让他有种自杀的冲动,可是偏偏又由不得自己,只能任凭自己内力被叶离所吸,无法停止。

    嗯?这是什么情况!

    而此刻的叶离,也被体内生死玄功的变化给惊呆了,因为在薛元子血河**血河之力侵入自己体内之后,自己的生死玄功内力亦开始发生变化,原本奔流不息的狂暴生死玄功内力之中,仿佛被注入一股无形的力量,竟然开始自行吞噬侵入体内的血河**之力,自己参悟出的融气、炼气之术更是开始自行运转,而且越来越快,将更多的血河**内力吸入自己体内。

    这种怪异现象,在先前自己和薛元子的交手过程中,是未曾出现的,当时自己被血河**血河之力压制,若非自己拼死以爆气之法一搏,恐怕浑身内力都会被血河**生生抽出吸取。

    难道是因为那魔神图录!

    叶离心中闪过的唯一念头和解释,就是从这血魔崖魔神雕像中参悟出的神秘魔神图录呼吸吐纳之法,魔门秘典无上真魔图录消失已有百年之久,叶离未见过真正的无上真魔图录,亦不知道他人修炼的无上真魔图录又有何不同,是否也如同自己这般。

    可是自从自己从这些魔神雕像中参悟出了那些魔神图录呼吸吐纳之术,体内的生死玄功的确变异了,自己推演的生死玄功融气、炼气之术,原本只是想和血魔宗血河**一较长短,哪里知道竟然沦落到眼下无可收拾之境。

    叶离微皱眉头,因为随着薛元子的内力被不断吸入自己体内,自己的丹田之中隐隐有种被撑爆的感觉,武者内力容纳于丹田经脉之中,而人之丹田经脉承受有限,在没有真正踏入另一个更高的境界之时,过多的外来内力注入,只会引起体内内力之冲突,冲突激烈之下,丹田破碎,爆体而亡亦不是没有可能。

    薛元子内力本就在自己之上,随着薛元子半数内力被吸入自己体内,叶离已然隐隐感觉到自己的极限,再继续下去,恐怕薛元子还未死,自己已然因为丹田撑爆而死。

    叶离下意识的想要停止体内生死玄功内力运转,停止吸收薛元子之内力,然而就和薛元子一般,叶离发现自己已然无法停止,体内生死玄功内力和血河**内力激荡冲突,已然超出叶离之掌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越来越多的内地不断注入自己丹田之中,没有丝毫停歇之意。

    独孤明月紧张的关注着叶离,只见叶离苍白的脸色,黄豆大的冷汗不断从额头冒出滑落,甚至整个身躯都在不断颤抖,宛若抽搐一般。

    虽然独孤明月不知道叶离和薛元子二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但她也猜出二人似乎正在比拼内力,而叶离的情况明显有些不妙。

    怎会如此!

    薛元子心中既惊且怒,不知道这叶离究竟有何诡计,于是不死心之下,继续催动体内血河**血河之力涌入叶离体内,薛元子自信自己内力之修为远在叶离之上,叶离的生死玄功再强,亦无法与自己相比,他不信在绝对的实力之下,叶离能够翻得出什么浪花。

    但接下来的事情,更让薛元子惊怒,因为叶离体内宛若无底洞一般,任凭自己注入再多的内力进入叶离体内,不但没有吸收丝毫内力,反而一去不复返,尽数没入叶离体内消失不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