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武侠玄幻 >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 > 第310章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第310章

小说:金屋藏娇:妃常冷淡作者:少女歌

    赵茹一蓦地瞪大眼睛,不知苏青墨这话是什么意思。这时一直在旁噤声的范庭川突然抬起头道:铃兰草入水最少需要半刻钟才有用,阿婉只负责下了药,其余的却是那个端茶的婢女在做。赵小姐难道不认识那婢女是你赵家的人?

    胡言乱语。冷然一笑,赵茹一轻哼一声,范公子大可叫她来问问,是否跟赵家有关系?

    范庭川并不受她所激,只微微扬唇一脸平静:她身上的衣服虽不是什么名贵料子,但却是齐宣国最新出产的。容召与齐宣有生意来往的绸缎庄有很多,可眼下正是新缎出产的时候,各大绸缎庄卖的依旧是上一季的料子。只有通过某些特殊关系和渠道,才能得到最新出产的料子。

    而据我所知,一个月前赵大人刚好从从齐宣国进了一批新料回府,赵小姐如果不信,大可回去问问你父亲。

    范庭川轻描淡写几句话就让赵茹一无话可说,她看着苏青墨几人平静的样子,内心第一次生出恐惧。她是讨厌苏青墨,也恨不得她早点去死,可她万万没想到苏茹雪口中那个不值一提的二姐竟然是如此厉害的角色!

    好就算你说的对,可正如王妃之前说的那样,我与徐小姐并不算相熟,有什么理由非要对她下药?

    苏青墨微微挑眉看着范庭川,而范庭川则眼睛都不眨一下地直接看向范燕堂。众人的目光随着他们也全都聚在范燕堂身上,就见范燕堂很不屑地道:你与徐小姐的确不熟,所以才会在五天前为了一块缎子跟她在绸缎庄吵起来。

    范家男子各个都有本事,即便连看起来吊儿郎当的范燕堂,自然也有他的过人之处。虽然不如范庭川稳重,但他就是靠自己跳脱的性子才能够左右逢源,打听到很多别人打听不到的事。

    正如关于赵茹一跟徐小姐几天前的纷争,就是他刚才去打听得到的制胜因素。

    苏青墨看着早已呆傻在原地的赵茹一,心中咂舌,略带惋惜道:不过是几句争吵,赵小姐就要如此也实在是说着,她故意停了一会儿,才又道: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把自己做的事推到我身上,不过你也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所以有什么话咱们还是去陛下跟前说吧。

    我我不去!猛地往后跑,只可惜周围围观的人太多,赵茹一还没跑两步就被凌薇提着领子扔了回去。苏青墨看着她摇了摇头,目光冷凝道:赵小姐不去,这件事又怎么能有定论?徐家虽不如你们赵家那般荣耀,但也是大户,徐家小姐受了这样大的委屈若是不加以安抚,只怕会让众人不忿呐!

    赵茹一早已领教了苏青墨的厉害,知道她今天无论怎样都不会放过自己。忽然她脑中快速闪过一道精光,她缩着身子指向阿婉,厉声道:不关我事,是她、是她说要这么做的!她教我给徐小姐下药,让我把事情推给你,全是她的主意!

    这样过河拆桥的行为让苏青墨颇为惊讶,她侧目看着已然黑脸的阿婉,心中竟觉得有些可笑。早就觉得以赵茹一的脑子应该不会想到用徐小姐来做局,毕竟一不小心就会涉及人命,赵茹一虽然张狂也只是个大家小姐,怎么会有胆子?

    直到阿婉站出来替她们说话的时候苏青墨才联想到这一层,可惜这一局做得实在匆忙,漏洞百出不说,那两人还隐约被苏茹雪在背后坑了一把。

    毕竟从小一起长大,苏茹雪又怎会不知她一向擅长药理?

    不过此事总要有人顶包,苏青墨目光在她们三人之间流连,最后停在了阿婉身上。她不急不缓地踱步过去,用旁人听不到的声音道:谭素婉,没有那个金刚钻就别揽那瓷器活,我苏青墨也是你能害的?

    咬牙切齿瞪着苏青墨,阿婉却碍于此刻身份使然而不能发怒。

    冷笑一声不再跟她废话,苏青墨回头看了凌薇一眼示意对方将人带去后院见容湛。就在戏已落幕众人即将退去的时候,一道男声却越过众人来到场中,沉静且威严:出什么事了?

    闻言,苏青墨不由皱眉,她顺着声音来源就见容骁一脸严肃走了过来,神色并不好看。

    还没等她开口询问,就见阿婉率先咳嗽几声,捂着胸口一副虚弱的样子道:王爷是有一些误会,眼下王妃正要将属下送去陛下那儿

    怎么?容骁刚刚才像打了一场硬仗回来,只要一想起容湛那张满面高深的脸他就觉得无比烦躁。此时听阿婉这么一说他眼神一动,冷声问道。

    眼见阿婉又要胡言乱语,凌薇急忙站出来道:你倒是会说,哪里来的误会?是你怂恿赵小姐给徐小姐下了药,事后又推到王妃身上,若不是老天有眼,只怕真要顺了你的心意!

    说完,凌薇抬眸看向容骁,不客气道,依王爷看,该不该送她去见陛下?

    每听凌薇说一句,容骁脸色便冷一分。不过并未去看阿婉此时什么样子,他一双眸子只盯着苏青墨,见她眉眼平静毫无波澜,眸色不由染上几分复杂。就这样过了良久,才听他缓缓道:是误会吧,毕竟阿婉跟赵小姐她们并不相熟。

    心口隐约有些发闷,苏青墨静静望着容骁,眸底添了嘲讽之色。她早该想到的,容骁虽有原则,却也是把她当成外人。他可能会罚阿婉,会骂阿婉,可又怎么会因为这种事而抛弃阿婉站在自己这边?

    毕竟于他们而言,她才是那个多余的外人啊!

    不相熟就做不了这种事吗,平南王这是睁眼说瞎话不成?范燕堂一听立码来了火气,上前怒问道。

    这才发现范家两兄弟正一左一右站在苏青墨身边,瞧他们俊朗潇洒的模样,容骁眼微眯,神情越发冷凝。眼看苏青墨依旧无动于衷,一股无名的邪火登时冒起,他冷然一笑却是看向一旁的范庭川,道:范公子,你就这么放任你的三弟如此放肆?

    范庭川微微一笑,眉宇冷清道:我觉得,这一点都算不上放肆。

    哦?容骁冷笑,难怪陛下一直对范家颇有微词,看来你们的礼数是该找人好好教教了。

    闻言并不置气,范庭川只无声地捏紧了手中折扇,看着容骁道:那也比王爷睁眼说瞎话来得正直。

    眼见二人几乎快要杠上,阿婉不愿徒生事端,口中呻吟着就向容骁身上倒去。这下子倒有些猝不及防,容骁伸手将她揽住,却也察觉到一抹犀利的冷光正射在自己身上,莫名刺得他憋闷不已。

    抬头就见苏青墨深如夜空的黑眸锁在自己身上,他张了张嘴,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好。而阿婉瞅准这空档,玉手贴上容骁胸口,哑着声音道:王爷,不知王妃为何总要跟属下过不起,此事真得跟属下一点关系都没有。

    眼下解林园中人本就多,在经历了刚才的事后彼此心中多少都有些想法。而现在听阿婉这么说,他们看着苏青墨的目光不禁带了几分古怪,毕竟她最后只让阿婉一个人顶包的举动实在夹杂了私欲。

    轻咳一声道,魏大夫道:回王妃,徐小姐是中了铃兰草的毒,索性用量不大,老夫已经抑制住了毒素蔓延,之后只需施针服药,多加休息便会无碍。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