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下载看书免费软件 > 武侠玄幻 >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 > 第316章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第316章

小说:金屋藏娇:妃常冷淡作者:少女歌

    婚事是陛下亲赐,且圣旨上点名道姓就是她,这事儿谁都改变不了。如果不想苏家满门跟着一起死,她必须得嫁。苏青墨平淡开口,倒是不担心苏茹雪真得会出什么幺蛾子。女儿傻,为娘的可不傻,曹氏一向懂得轻重,自不会让她失望。

    苏青怡听她这么说,脑中隐约闪过什么,她试探地望着苏青墨片刻,才低声道:青墨你跟我说,这件事是不是

    最后的几个字几乎听不真切,苏青墨回望着苏青怡,点了点头。见她眼中似有诧异,她无奈道:你可知,如果不是她,死得就是我了。

    苏青怡一脸愁容,伸手抚了抚苏青墨的脸颊。明明该是红润的小脸在这两次见面时显得越发瘦削,她顿时心疼不已道:平南王对你好吗?

    苏青墨抬头看着她,突然不知该怎么回答。说不好吗?若是不好,为什么他会在自己孤立无援的时候伸出援手?说好吗?可若是好,为什么他又屡次针对自己,甚至不惜以一月之期来威胁自己?

    见她这般为难,苏青怡眼中担忧更甚。安慰的话也不知该怎么说出口,她叹了口气,握着苏青墨道:我虽只见过他一次,但也能看出他是个坦坦荡荡的人。虽然瞧着有些不近人情,但青墨,你既已嫁了他,就是他的妻。很多事如果他不能主动,那你就去主动,所谓夫妻,不就是这么回事吗?

    苏青墨怔怔看着苏青怡,她嫁给容骁可不是为了做什么良配,她是有目的的接近他,而很明显他也在利用她来抵挡一些外界干扰。本就是互相利用的两个人,从谎言开始,难道不是以谎言结束?

    明明早就知道这个道理,可苏青墨却觉得最近只要一想起来,心口便憋得难受。

    见她脸色越发难看,苏青怡脑中灵光一闪,皱着眉加重手上力道:青墨,你该不会还惦记着那个人吧?

    没、我不是越发佩服苏青怡的脑回路,苏青墨苦笑着正不知该如何作答,突听身后传来一阵调笑。

    那个人是谁啊?来的人邪邪问道。

    苏青墨与苏青怡互相对视一眼,彼此的心都沉了下来。缓缓转过身就见封旭尧一脸邪气站在那儿,手中把玩着一根树枝,冲苏青墨晃了晃,明显来者不善。

    这不是平南王跟王妃吗,今儿个怎么有功夫来了?

    好像丝毫不清楚他们会来,封旭尧率先开口,完全是一副主人的派头。说完后他顿了顿,才又作恍然状道,瞧本宫这记性,这里是王妃的娘家,王妃自然可以随时回来。

    瞧着封旭尧一如往昔般的不正经,苏青墨倍感疑惑。从之前的接触来看,这家伙绝非打落牙齿活血吞的人,在被自己那么算计后,又怎么可能全然不放在心上?

    心中顿时有了计较,她点头含笑,却转向上首的苏钲道:女儿想府中既然要有喜事,便过来沾一沾喜气,怎么不见三妹?

    一旁的曹氏早就从苏茹雪口中知道了事情大概,此刻她看着苏青墨的笑脸,只觉得无比讽刺。她冷哼一声,道:眼下要跟太子殿下商量聘礼跟嫁妆的事,茹雪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怎么能抛头露面,怎么王妃连这点都不知道吗?

    苏青墨点了点头,浅笑着道:是啊,未出阁的姑娘,自然不能抛头露面。

    着重抛头露面四个字,就见曹氏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苏青墨心中不由冷笑,苏茹雪跟封旭尧那档子破事整个洛阳城的人都知道了,现下不知多少难听的话流连在大街小巷,这会子还用未出阁姑娘的话来说苏茹雪,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正厅的气氛顿时变得尴尬,苏钲颇有些无奈地看着曹氏和苏青墨,眉宇间挂着淡淡的愁容。他干笑两声打破气氛,看着封旭尧笑道:刚才说到嫁妆的问题,不知太子殿下有什么要求?

    封旭尧的一双眼珠子还挂在苏青墨身上,邪魅放荡的目光下,是隐隐燃烧的怒火。原本他用尽力气才没能发火,刚才却在苏青墨轻描淡写的嘲讽下差点破功。

    听得苏钲这么问,他缓缓出了口气慢慢移开目光,似笑非笑道:其实不管苏家陪什么嫁妆,那些东西齐宣国都不缺。问题在于这门婚事毕竟是你们陛下亲赐,又是两国联姻,所以苏大人,这婚事代表的不仅是苏家,更是整个容召国!

    如此大的一顶帽子扣下来,只见苏钲脸色惨白,额头的汗也多了起来。他讪讪笑了笑,捋了捋胡子道:那依太子殿下看,苏家要怎么做?

    封旭尧邪魅的视线扫了一圈,最后回到了苏钲身上。看着他眸底那抹阴邪,苏青墨正暗道不好,就听他道:金银珠宝,绫罗绸缎,自是缺一不可。且你苏家在整个大陆的庄子、铺子也该分一些给三小姐作为嫁妆,如此一来三小姐没了后顾之忧,随本宫回齐宣才会生活的更好不是吗?

    完完全全的狮子大开口,与其说商量,更像是敲诈。苏钲整个人都有些慌神,他一个文官,两袖清风根本没什么财产。虽也有些庄子、铺子分布在几国,但都是些小本生意,能维持整个苏氏一门的生计已属不易,倘若都给了苏茹雪,苏家剩下的人还怎么活?

    太子殿下,不瞒您说,老夫虽然为官多年,但实在没什么财产,所以这方面

    苏大人没有,可平南王府有啊!毕竟是一家人,王爷跟王妃肯定不会拒绝的哦?早就等着苏钲这句话,封旭尧邪笑着看向苏青墨跟容骁道。

    苏青墨蓦地握紧拳头,如果可以,她真的想活活打死封旭尧!从之前在解林园时,容骁对自己的态度就被所有人看在眼里他当自己是外人,当苏家是累赘。封旭尧明知自己与容骁并不对盘还这样说,分明是

    本王没意见。正在这时,苏青墨感觉到一双温暖的大掌将自己的手握住。她侧目,就见容骁一脸平静地看着封旭尧,一字一句道,封太子想要的,苏大人给不到,本王来给。

    心脏猛地一跳,苏青墨眼中全是不敢置信。她真是越发看不懂容骁,他明明恨不得跟自己跟苏家划清界限,怎么眼下又会应下这明显是敲诈的交易?

    似乎察觉到了她的目光,容骁回望过去,唇角不自觉上钩。他抬手捋了捋苏青墨额间碎发,薄唇轻启:毕竟本王只有青墨一个妻子,她的家事,本王自不能坐视不理。

    看着他如此亲密的举动,听着他低转的嗓音,容骁眼底的深邃在这一刻突然沾上了异样的色彩,让苏青墨不敢再看。总感觉这一刻有什么东西仿佛要从心口跳出来,如此陌生的感觉让她十分没有安全感,她不想探究,更不想再关注。

    苏青墨与容骁的表现全都落入了封旭尧的眼中,一股无名邪火从胸口冒出,烧得他整个人焦躁不已。冷笑一声靠回椅背,他看着容骁道:既然平南王这么说了,那不如现在就细细商讨一下你准备给的嫁妆有哪些?

    容骁抬眸,目光笃定,含着几分莫名。空着那只手修长指尖在桌面上轻轻叩着,良久他才道:不急,在商讨嫁妆前,封太子不应该先说说聘礼的事吗?

    封旭尧的笑容僵在脸上,一双凤目死死盯着容骁,似乎没听懂他刚才说了什么。反观容骁,一如既往清冷的面容,只眸底含着几分讥诮,却是不急不缓,气度了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