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武侠玄幻 >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 > 第337章

金屋藏娇:妃常冷淡:第337章

小说:金屋藏娇:妃常冷淡作者:少女歌

    说完见容湛没有异言,她转身正要走,却见从旁走出两个太监,拦住了去路。

    陛下?心中突觉不妙,苏青墨秀美高挑,看向容湛。

    后者终于抬起眸看了过来,只见他唇角溢出一抹怪异的笑容,道:平南王妃自己不也说有过失吗,既然错了,难道还能一走了之?

    苏青墨心中怒骂,面不改色:那不知陛下要如何惩罚臣妾?

    神情突然带了几分趣意,容湛盯着她,道:朕也尚未想好,就先请平南王妃去牢里坐坐了。他说着,大手一挥,刚才挡路的两个太监走上前来要将苏青墨扣下。

    冷眸扫过二人,她小心避开他们的接触。似笑非笑地回望了容湛一眼,苏青墨一言不发,跟着那两人往天牢的方向走去。

    屋内登时一片寂静,直到她走远了,白昭然才小心地看着容湛。并不知他打着什么主意,她想了想,柔声道:陛下,她

    你好好养身子,其余的,不必操心。敛去面上清浅的笑容,容湛目光冷漠看着白昭然,再不见刚入门时那般关切的样子。

    被他看得浑身一个激灵,待到白昭然反应过来的时候却发现容湛已经走了。她躺回床榻呆呆望着床顶,脑中不断回闪的是容湛临走前那一抹视线。心中莫名担忧起来,总觉得像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待到到场的贵族们全都离开,凌薇跟况琴都没能等到苏青墨出现。着急的他们急忙找到宫中太监想询问情况,然而得到的消息却足以叫人崩溃。两人马不停蹄赶回王府,正在门外等候的容骁一见只有他二人出现,立刻明白过来出事了。

    了解了宫中情况,他不假思索便驭马而去。没了往日里的淡定跟沉稳,明明需要一盏茶功夫的路程他仅眨眼间便到了。容骁跳下马就欲往宫里闯,却不料竟被守门的侍卫拦住,并扬言并未得令让平南王入宫。

    这下子总算冷静了点,宫自然不能闯,可也不能就这么放任苏青墨在里面被人欺负。正皱眉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目光突然瞥到不远处巡守的御林军,当头的正好是苏占言!

    苏占言恰好也看到了容骁,冲身边的人吩咐几句后这才走了过来。见他面色不善还以为是否遇了什么事,哪知人刚凑过去就被容骁一把拽过来,低声道:青墨出事了。

    什么?想看他是否在开玩笑,然而当苏占言看清容骁眼底的神色后也不由正经起来。他是知道今日皇后请了贵族女眷们入宫的消息,但他也不过刚刚当值,并不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没有时间跟他说明情况,容骁只低声吩咐了几句便让他先去求见容帝。眼下这件事很明显是容帝在捣鬼,若是想要见苏青墨怎么都要通过他这一关才行。苏占言本还心里面没底,见容骁这般笃定,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让他在这里等自己,然后转身离去。

    等待是最痛苦的事,尤其是人着急的时候。明明没过去多久,容骁却总时不时抬头看看天色,就这样过了有一柱香的功夫,见一个小太监从里面走过来,冲着他盈盈一礼。

    王爷,陛下已见过苏公子,眼下要您前去雨花阁觐见。

    几乎没有多想,容骁抬脚就走。殊不知他刚一离开,苏占言才喘着气从另一道宫门跑过来,见四下都没有容骁的身影,不由担心起来。他连容帝的面都没见到就被宫里的太监送了出来,对方扬言说容帝正在休息,可眼下这个时辰,分明是容帝的托词罢了。

    这家伙,不会做什么想不开的事吧苏占言口中念着,见怎么都没有容骁的人影,不得已叹了声转身离去。

    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苏青墨安然坐在牢房中,盘腿调理内息。周围静得几乎连一根针落在地上都能听到,良久她缓缓睁开眼睛,心中却越发疑惑容帝把她关着要做什么。

    第98章她只是你的玩物

    那两个太监把她带来后就再也不见人影,甚至连个守门的都瞧不见,完全就是把她当成了空气。如果容湛想就这么关着她的话,光凭过失的理由也太站不住脚了。别说是她,容骁第一个就不会同意吧!

    无奈只得哀叹一声,明明有能力从这里出去的,可一旦轻举妄动,不知又会被冠上什么罪责。

    平南王妃,都到了这种时候你还打算狡辩吗?静妃立刻按捺不住,虎视眈眈道。

    苏青墨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转身走向断裂的栏杆处,接过断木后动作迅速地举起了小刀。只听刺啦一声过后,竟是已添了划痕在上面。把刀扔在一边,苏青墨拿起断木仿佛很轻松地伸手一砍,咔嚓一声再一次断裂成两截。她走过去将断木呈给容骁,却不知刚才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已经叫在场多少人眼里变了色。

    嗯?不明所以,容湛只看着苏青墨询问道。

    陛下,既然是利器先造成了划痕,那么根据每样利器的不同,最后撞击时产生的断层也是不同的。她说着,将两个断层都展露出来,娘娘撞击后产生的断层曲折弯绕,明显不是太过锋利的东西造成。而臣妾刚才用小刀造成的划痕却整齐平展,由此对比,此事根本与臣妾无关。

    随手扔掉两截木头,苏青墨看向容湛淡定一笑,言语中的态度却不容置疑。

    自己处心积虑设计好的一切又被苏青墨在眨眼间洗脱得一干二净,静妃大脑一片空白,而白昭然同样气得不清。可眼下容帝在此根本轮不到她们来定夺,即便恨不能把苏青墨就地正法,却依然无可奈何。

    良久,容湛都没有说话。

    深邃的眸色不知沉淀了多少心事,他敛眸望着地方不言不语,让原本有些松动的气氛再度紧张起来。一旁的贴身太监见此心念一动,急忙低声吩咐在场的宫人们都先退下。哪知这群人刚走了两步,就听哐啷一声响彻屋中,也让容湛抬起了头。

    发出声音的,正是刚才帮苏青墨搜身的静妃的宫女。

    只是这时却无人去看她尴尬的脸色,而是目光全都被从她身侧掉下的一枚铁片所吸引。层次不齐的棱角跟明显被磨掉的光彩顿时叫众人震惊,一旁的静妃正觉得不对,就见苏青墨弯身把铁片捡起,莞尔一笑。

    真是巧啊,静妃娘娘的宫女身上怎么还带着这种东西?苏青墨说着,把铁片放在鼻下一晃,还有木头的气味呢?

    你、你胡说什么!静妃慌了神,尖声喊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