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花季小说 > 羔羊之歌 > 第四十九章 魔晶塔

羔羊之歌:第四十九章 魔晶塔

小说:羔羊之歌作者:黑要

    果然,这面镜子组成的墙壁表面完全光滑,没有任何裂缝或和把手相类似的东西。

    伊恩没有在镜面和平台浪费时间寻找诸如机关之类的机括或小玩意,他自然而然地让身体在镜子里的投影站在与恶魔相等的位置,右手伸出与黑色虚握的爪子重叠,五指渐次合拢,在预料之内,他的右手的投影握住了那个存在又不存在、血肉无法握住的门把。

    他的手微微旋转扭动,一个漆黑的直角的细缝无声地出现在光滑的镜面上,就像墙壁突然裂开嘴诡异的无声地在笑。一扇隐秘的门缓缓打开了,出现在他面前,隐藏在门后的是通往第二层的通向黑暗的楼梯。

    伊恩拾阶而上,眼前是带着诡异花纹的弧形走廊,向前延伸,一直到尽头的螺旋楼梯,才消失在黑暗里。

    第二层共有六个房间,他打开一扇门,这是一间舒适的卧室;再打开另一扇门,这是一间奢华考究的书房。他没有再碰其余的几扇门,看来这里都是不甚重要的房间。

    昏晕的光散射,照着伊恩继续往上的螺旋楼梯,这是通往魔晶塔三楼的平台。

    伊恩颤颤巍巍地从次元袋内取出一个透明纯净的水晶**,**子形状是水滴状的,通体是淡淡的浅蓝色,一只软木塞子塞住精致的鸭嘴形**口。

    **内是近乎透明的液体,如果不是沿着**壁上半部一圈以及向下延伸的深色的痕迹,就让人几乎误以为**子是空的。

    这是他从阿雷纳斯那里搜刮来的用于治疗的药水。同样是魔法师炼制的神奇物品,与先前他使用过的魔杖和卷轴相比,药水没有特别的职业或者专长支持只能存有益的、单人的、三环以下的。魔杖没有特别的职业或者专长支持,只能存非自身的、非范围的、四环以下的。卷轴没有特别的职业或者专长支持,可以是任何法术。

    伊恩用牙齿吃力的咬掉木塞,仰首将**内的治愈药水一饮而尽。

    他的身体原本大部分已经失去感觉了,麻木从一开始就像一根根尖锐的细碎扭动的针从外刺破皮肤,到肌肉,再浸透到整个骨髓。

    当一处密密麻麻攒刺透了,就生成无数星星冰屑,慢慢地结晶、慢慢地结冰,变成大小不一的冰块。开始是空心,逐渐结冰成实心。一块一块膨胀的冰碰撞在一起,没有声响,却马上相互凝固,然后,整片身体就完全冰冻了。

    就在他无力回天时,魔晶塔笼罩了他,塔内的绿光缓解了他身体的不良情况,所以他才没被完全冻僵。

    当水晶**内的温润的略带绵稠的液体入口,透过喉咙,蓦然化作一道滚烫的热流沿着食道进入胃部,稍一停滞,胸口热乎乎一团,就像怀揣了一个小太阳。

    药水蕴藏的能量以奇点往四处扩散,顺着血管与神经迅速循环流转,浸软身体已经僵硬的肌肉。

    这就像冰块内部产生一团岩浆,把汩汩热水经过穴罅裂缝源源不断地传输到冰块各个地方,破坏、溶解冰的内部,恢复躯体的知觉。

    随着热量的流动和绿光的照耀,伊恩的身体的麻木感在减轻,他看到双腿抽搐,左臂有回暖的感觉,贯穿的伤口酥酥痒痒,肢体末端的冰冷感也减轻了一些。

    随着身体僵冷的消失,撕裂般的疼痛也在复苏,伊恩突然记起卷轴之中有一张可以抑制痛觉的,当初精灵诺蜜特丽妮因为厌恶死灵的魔法,随手丢给了他,他也一直当**肋放在一边,没想到如今却派上了用场。

    他拿出卷轴,不由得恍惚,仿佛冥冥中一切都注定好了。

    又坐了十几分钟,不仅身体主要部位,四肢也俱恢复了知觉,但他身体虽然仍很虚弱,不过勉强可以行动了。与方才相比,这简直是大旱遇云泥,枯草重抽出新的嫩芽。

    伊恩这才有腾出精力观察所身处的环境,他发现他置身于以光滑而坚硬的水晶所构成的方形楼层的最底层。而随着他看到每一样物品,无数陌生的知识纷沓而来,他从没有见过和了解过,却偏偏就知晓其用途。就像积落在脑海的某一处,暂时遗忘了,当看到时自然而然的又想起来了。

    比如有着黑暗走道的第一层,也就是他现在所处的楼层,这是用来当主房间的,也可以用来当作守卫点。

    这个正方形的宽阔的大厅,螺旋状的楼梯连接着第二楼,菱柱支撑着空旷的空间,四周挂满镜子。这是塔的曾经的主人用来接见他不信任的或怀有戒心的人之处。每一面镜子都是一扇门,豢养的守卫兵可以通过镜子及时来到这里,大厅的人也可以通过镜子迅速离开这里。

    大厅的后方那道螺旋状的楼梯的顶端是一个小小平台,伊恩扶着弯曲的扶手,爬上楼梯,但仅仅酒这么点距离却依然让他气喘吁吁。

    伊恩伏在扶手上休息良久,抬头观察尽头的这个是长方形的平台:从这一头到那一头大约有十英尺,两边悬空,除了栏杆外什么都没有。靠他的一面连接着螺旋的楼梯,靠墙的那面是一整块巨大的镜子,宽度跟平台完全相同,高度刚好与天花板齐平。

    镜子照着正对面,纤毫毕现。遥远的那边的墙壁上挂着一幅毡毯,上面绣满了骇人的图像和各种各样奇怪抽象的符号。在镜子的边上齐腰高度一个恶魔的肖像,羊角蝠翼,怒目圆睁,露出巨大的獠牙和鲜红分叉的舌头,栩栩如生,让人感到恐怖。

    这只恶魔正用一只黑色的虚握的拳头想要打碎一个全副武装精灵的头颅,在恶魔与精灵不远处,毡毯上缘绣着一首诗,盖住了其下所有图像。

    伊恩仔细观看,这些字符既不是通用文字,也不是龙语,当然更不是精灵矮人文之类,跟皮埃尔先生收录的各种族文字没有一个相似的。

    只是从已经褪色的图样推测其年代必定十分久远,但很奇怪,伊恩明明没学过这种语言,却能清楚地看懂意思,他缓缓读道:如果你想来,就来吧!来到里面狂欢,但你要先找到门锁。虽然看得见却又看不见,虽然存在又是不存在,那是血肉无法握住的门把!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