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民国小说 > 忍者行路 > 122.桔梗城夜11

忍者行路:122.桔梗城夜11

小说:忍者行路作者:魍魉狩椿

    从身后忍具包里掏了掏,找出两颗糖,扭开包装,将棕褐色的兵粮丸扔进嘴里,捋平包装对折再对折,塞进裤口袋。

    我赶到的时候,他是快要挂掉而医疗班还在路上的情况,因此就给他灌了点东西。首先得把责任给明确了,她并不是奔着谋杀的目的出得手。

    唉唉,不要激动,冷静、冷静。面对瞬间扑面而来的杀气,春脚步小范围的挪动着,往远离对方的方向,那种药剂的功效也不过是瞬间补充生命能量、加速细胞分裂以及补充点忍者所需查克拉,当然最主要的是作用是给不想后悔的家伙进入延长赛的机会。

    只要准备充分,最后时限之内找到医疗忍者,可以有五成的机会保住性命,木叶的医疗忍者一向相当给力。所以,她实验的时候,干脆的在雪村办公室,雪子的窝旁打了地铺。

    实验虽重要,安全才第一。

    不过,因为并未得到安全质检证明,因此后遗症的话,根据我自身的体验效果来说,一般成为植物人4到5天左右,只是,裁判先生的身体怎么看都比我来的病弱,所以···她的实验体并不是很丰富。

    醒来后的身体特殊状况···如果他和我的实验情况不符,那我也不知道他还醒不醒的过来···没有承诺,救命不是她的目的,她只是给召唤的医疗班拖点时间。

    成功,当然最好,但是失败,最多也只能算是无功无过。

    ···那种乱来的···都没有经过质检、什么都无法保证、什么都不知道的三无产品,疾风···卯月夕颜此时不知道是该怪春的当机立断还是莽撞行事,没有她的举动,疾风可能等不到医疗班,但是因为她的出手,眼下的情况又有几分希望···

    看着双手用力依旧,手臂线条紧绷,一副正在思想挣扎,情绪不是很稳定的暗部女子,春想了想还是继续移动了几步,拉开更远的距离。

    哦,那是什么药剂,怎么没有听医疗班的人提起过?听到春的描述,猿飞日斩倒是起了好奇心,这种药物虽有不确定的后遗症,但仅听春的描述以及疾风的情况就可知道,这种药剂在濒死之时可发挥多大的作用。

    ···手工自制,小作坊出品。还是要算在她头上吗?喂喂喂,你们这样可是会磨灭她作为优秀青年表现的激情啊。

    如果,好心没好报。

    向守卫之人表明她乃是应召而来,将折叠伞理顺放进身后忍具包,爬上楼梯,走过休息区找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暗色的古朴大门看起来有些陈旧,敲了敲房门,发出厚重的笃笃声响。

    为啥有这么多人在?春正要推门而入的脚步一顿。

    开门之后的缝隙之中,房内众人那透过细细门缝齐刷刷盯着自己的目光,令春十分莫名。

    要不是没感觉自己最近有干什么需要对方解决她的破坏木叶和平坏事,春真的十分怀疑三代火影大人请自己来是为了摆个鸿门宴,这人多势众的架势,是想对自己来个瓮中捉鳖来着。

    脚步落地,进入门内,顺手将门关上。

    哟,春吗?好久不见了。春还是老样子的防毒面罩加身啊,村口偶遇那次也是,而且同样,看起来身体状况欠佳呢。连头发都剪到了那么短的程度,身体受伤的部位看来不少啊。

    你好,迈特凯上忍,好久不见。的确是许久没见了,也就十几天,当时酷炫登场打断粗眉毛少年和黑发少年对决的粗眉毛上忍迈特凯先生。

    虽然大概知道找她的理由,但是自己已经明明白白、仔仔细细写在了笔录中,回想三遍,堪比搓澡的确保毫无遗漏。目前就想睡觉,但这唯一生理需求却得不到满足的春情绪不高,在面罩的效果下声音显得有些混沌。

    按照一般算法,进行一下道德绑架,她其实也算是个恢复中的病号,能多点实际的人文关怀,保证一下她的睡眠质量么。

    咳咳!凯,今天找春过来主要是因为疾风的情况。三代火影一听凯那大有和春好好叙旧念头的招呼,连忙出声打断,能具体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春?关于疾风遇害···

    伸手扶了一下自己头上的帽子,站在窗边的三代目拿下烟斗转身面向春,询问其昨晚的情况。

    自那由春上演的堪称错位演剧的中忍考试落幕至今,此时是他们第一次再会。

    虽然精神有些不济,但的确,春身体的恢复程度已经堪称奇迹···只是,让那人知道的话,只会继续引发不必要的事端吧。

    发现之时,两人已经开启战斗模式,由于二人所在位置与我位置街道相隔数条,距离较远,因此就先进行了警告。春回想起昨晚的情况,再一看三代这边的反应,保不成那个重伤濒死的裁判就是他派出去监视外村忍者的,只不过倒霉的被人发现想要灭口而已,只是收效甚微,两人继续缠斗。

    毕竟木叶明面上都已经戒严了,没有特殊命令的木叶忍者应该也不会轻举妄动。

    春按照写在报告上的记录,进行了相当书面的省力回复。

    然后,您也应该知道我的情况···耸耸肩,自己没办法通过瞬身赶到的潜台词不言自喻,等我抵达之时,只剩下那位仍在原地。

    虽然是躺着的。

    如果让你当面与那离开之人对峙的话,能分辨出来吗,春?抽了一下烟斗中的烟,白色半透明的烟雾徐徐升腾。

    ···当时两个人选择的战斗地点,不仅是背光处,而且还被旁边的建筑遮住大部分。春顿了一下,组织语言,虽然偶尔的动作间被光顾及的地方有展现模样,她也仅能分辨服装的差别,看起来就俩黑衣人,另外一个可能是砂忍,服装样式相似。

    除了身高、蒙面、服装这几个特点,我并无其他更多的线索。汇报完了的话,能早点让她离开吗?即使下手之人穿着砂忍的忍服也无法证明那就是砂隐村之人,毕竟还有嫁祸这一招···虽然,她觉得在每村的忍者出门不仅光明正大的戴着护额,还穿制式忍服,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哪个村子的,完全抛弃了隐秘机动特性的情况下,似乎也没什么正常忍者会去想着变装嫁祸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