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忍者行路 > 152.木叶毁灭?9

忍者行路:152.木叶毁灭?9

小说:忍者行路作者:魍魉狩椿

    还真是不够凄惨呢!只见人影抬起脚便对着半跪在地的春直接一脚踢去,狠狠踹中春侧腹,将本就支撑不稳的春再次踢飞撞到树干之上。

    咳咳···唔!混···她的肚子!春连动手捂向肚子确认伤势的力量都不足···她一要弄死这个混蛋!

    想骂我是混蛋对吧,看来我还是相当的慈悲啊···哈哈···人影走近趴在地上,周身抽动,几乎完全无法起身的春,再次一脚踢在春身上,嘭!嘭!嘭!好似与春之间有着什么刻骨深仇一般,男人完全不打算停下踢春的动作,每一下都用足了力气。

    腰、腹、胸、头···如果说之前的所有带给春的之时表面伤的话,男人的暴打则是内外伤兼具了。

    喜欢虐待他人的人反而被虐打了,怎么样,是不是很有讽刺的喜剧感?看着几乎将身体之中的血呕吐殆尽的浑身青紫不堪的春,眼中的神采彻底消失,人影越过几乎要没了生息的春就要向着另一处战场走去,至还给你留了控诉的能力,虽然还有没有余力开口就另说了。

    拍了拍裤腿,人影走上树干,只是刚要抬起另一只脚,转过头低头,看着抓着自己脚腕的手,手指纤细到似乎不必用力,只需吹一口气便会灰飞烟灭,···怎么,难道是被我踹上瘾了···?因为女人都是善变的,所以这么快就从抖s转变成了抖?真可惜我对你毫无兴趣呢。

    无需用力便轻松挣脱,手掉落在地,发出一声轻响。

    咳咳,噗唔!真是太好了···实在怀疑自己体内是否真的有这么多的血量的躺在地上的春用上自己最后的力气翻过身,没有看转过身的男人,空洞的瞳孔倒映着被树枝遮蔽的天空,张开嘴,幸好,你是个···咳咳···喜欢装·模·作·样·复仇···的混蛋···

    ?!难道春有后手?知道被春反杀会有如何惨状的人影立刻收回跨上棕褐色粗壮树干的脚,也不转身便朝着躺在地上的春咽喉处用力踩去。

    而正当其所穿的黑色制式忍鞋要碰上春那露出的清晰喉骨之时,一颗犹如融化的熔岩凝聚而成的果实样物体从天而降,正中春张开的嘴。

    !!!脚不仅无法再近一寸,还被一寸一寸的移开,抓着自己脚腕的力道并不大···但是能感觉到,力道在不断增强。

    人影低头看着从地上坐起身的春,低着头、捂着脸、肩膀抽搐不断,身体还没有彻底复原?

    不!那不是因为想要咳血而抖动,那慢慢抬起头向他的瞳孔之中,清晰的倒映出了他的身影,那抽搐是因为她在笑···手放下,那是胜券在握的嘲笑!

    咔嚓,手中抓住的脚腕应声而断,春松开手,站起身,伸出手从脑袋另一边的隐身藤之上摘下一片翠绿贴在虽然血势减慢但依旧流个不停的太阳穴,就像是家里漏水的水龙头,一点一滴,虽然每次都不多,但却足够烦人。

    是了,上次的你也是莫名其妙有了控制植物的能力,你脑中的隐身藤到底是怎么回事?!男人看着春贴上太阳穴的绿叶,顺着其来源从春脑袋延伸出去的方向,抬起头,脑袋只上是早已看腻的交错树枝···树枝之上是枯萎枯黄、松垮悬挂着的隐身藤枝条,干枯的花瓣无法抗拒地面重力的从灰黑的花蕊边脱落,掉落于二人所在的空间。

    身侧,春曾用作依靠的巨木,不知何时开始像是失水一般渐渐变得干瘪,体积诡异的开始变小。

    身为祭品,你倒是活的很是逍遥自在啊···伸出左手,手掌朝下,手上血迹慢慢滴落,转瞬之间!纯黑哑光的质地,纤细修长的看着更像是被摆放在博物馆之中的装饰品的一把黑刃直刀,在春手掌之中不断旋转,发出无声的嗡鸣,令人只是注视便不由的神经紧绷,但是你放心,我一定会送你回到你该待的地方···连灵魂也别想出来!

    最后的收网行动十分成功,除了她被暗算这一遭。

    将隐身藤散布于各地缝、树干之上,不主动出击,只是静静等待着与三代火影猿飞日斩交手的初代与二代踏足早已编织就位的巢穴。

    一旦踏入立刻收网,即使面对影级的实力只有一秒的接触也足以。

    通灵之术·秽土转生之中的作弊之处已经被‘神树’知晓,也因此打上了补丁。

    而这神树’的守信程度远超她的预计,之前从她身上吸收的能量,在剩余的隐身藤的协助下,从场中遍布的木遁忍术之中抽取出被说是本就属于它的查克拉···结合剩余隐身藤的自然能量生成了果实。

    而在这颜色奇妙的果实入口的一瞬间,感受着肌体极速修复的春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要啥医疗忍术,人人配备这种查克拉能量球小药丸不就江湖任我行?

    你知道什么!收回伤腿,但却毫无骨折该有的一瘸一拐的男人躲过春的刺向腹部、砍向大腿的刀势。

    祭品,春怎么可能知道他的身份,人影虽然压低但不掩暴躁的声音比起询问,反倒更像是威胁,你从哪里知道的?!

    黑光在空中连闪!由黄沙构成的防御壁根本无法挡住其一刺!

    !左腿、右臂被砍断了!

    那种似乎是血继限界生成的武器,锋利度与硬度都太高了···男人控制黄沙捞回掉落两处的断肢。

    虽然我已经觉得自己足够不要脸,一把年纪装萌新,喜欢欺负弱小,理所当然接受别人对于我这加了‘时空牌’防腐剂的童颜外表的无法变化。

    透过依稀的光线,恢复了正常视力的春清楚的看到了对面的男人,褐发碧瞳、简单的忍者内装、以及犹如石灰涂就的不正常、不健康肤色,但是你这亡灵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利用活人的身体···是因为没有了本体,所以灵魂的下限也就没有了么?

    对方无论是生前生后都不是熟悉忍术使用的忍者,即使附身了忍者的身体,能使用对方的忍术,但是经验之差令其完全无法发挥本体该有实力的五分之一···但是即使是这样她还是被对方用那黄沙组成的手给暗算击飞了。

    再次从对方刚要接上的断肢接合处切过,砰!砰!同时将断手断脚分别踢向不同方向。

    磁遁砂金大葬!他不熟悉并不意味这他不会用!

    看着对方洒出的漫天闪着金色细光的黄沙,春向后一翻跃上树干之间,翻腾挪转,一边躲闪着身后被树干层层阻拦的砂金,一边向着上方急速奔跑,因为查克拉的抽取,干瘪的树干已经变得相当的脆弱,只需一用力,便能踩出一个洞,跃上顶端的春在空中一个翻身,对着地面之上抬头看着自己的男人,嘴角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你还想找那两个亡灵问事,那可真不好意思了!

    只见春在空中一个连续翻转,刀光从其身体四散而出射向包裹全场的树界。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