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忍者行路 > 31.花神啼,天魔嗤5

忍者行路:31.花神啼,天魔嗤5

小说:忍者行路作者:魍魉狩椿

    为什么············?既然错的是他们,为什么自己会被阻止!转过头,少女绯红的眼睛狠狠的盯着抓着自己手的骗子,就是这双手,刚才也阻止了母亲的手··············

    杀人偿命。别人无权夺走我们的生命,我们也无权夺走别人的生命。与弱肉强食、物竞天择的森林法则不同,拥有伦理观念的人类以公平的相对原则构建了社会,因此,被社会所养育、教育的她自然也遵守着这样的原则。

    即使自己身处的世界早以不再将这句话作为简单的律法,但是这也的确是她现在仅知以及遵守的规则。将少女手中的刀尖轻轻移入黑色圈内,春转头看向恶狠狠盯着自己的少女,神色认真,你们的生命远比这些臭不可闻的垃圾珍贵···········请不要随意践踏。

    ···················那这样虐待就可以么?

    虽然因为他们,你现在的人生感觉已经一塌糊涂,但是···············我保证,你会拥有超级幸福的未来,在你人生之路上留下的伤痕即使无法抹去,但是你依旧可以不断前进,直到有一天,你能够拥有即使再次面对这份痛苦的过去,也能够彻底视为过去的未来!虽然是不负责任的保证,但如能给少女一些动力,那也就不算是太过难看的东西吧。

    怎么可能············还有那样的未来·········似乎为春描绘的未来所影响,四月的眼角泪水不断溢出。

    当然可以!快手接住心绪过于狂乱而昏过去的四月的母亲,春看着眼前明明已经15岁却是比自己几乎矮了近10厘米的少女,伸手抚去其眼角的泪水,你已经足够忍耐、乖巧懂事。

    她从龙胆处知晓四月并不富裕的家境,父亲早亡的单亲家庭,母亲常年卧病在床,从四月懂事开始,家中几乎所有的生活费都是靠四月打一些临时工来支撑。而因为工作、生活的双重重担,鲜少与同龄人结伴游玩的四月,既瘦小又沉默寡言。

    真的?春所表达出的强烈的信任,令少女几乎真的要相信自己的未来真的可以如此,但是过于早熟的少女却也知道,这应该是眼前之人的鼓励话语。

    只是··················

    真的。少女的未来比之自己更加拥有无限可能,这一点她可以万分肯定,肯定到她都有些羡慕的程度,我可以以这个世界起誓,名为四月的少女将会拥有无比璀璨而自由的未来,风雨荆棘都无法阻挡你获得幸福的脚步。

    所以,如果真的不想触碰这些令人恶心的东西,不要勉强自己,复不复仇对于你的未来其实并不重要。她会让这些垃圾消失在少女的未来之中。

    ···········哐当!短刀再次掉落在地··········最终也没有将手中的刀插入手下令人作呕的肌肤。

    滴答!滴答!清澈的水滴不断滴落于地,少女低着头抓着向外走去的春的衣角,她想要相信春所相信的自己的未来。

    即使那不是真的、也没有可能,但是···········她想要那样的未来!她不想被这些人毁掉自己美丽的未来!

    耕介师父走后,精神状态亢奋到异常一夜没睡的春一直守在少女房间。

    而次日等着静医生那是否遭遇其他传染疾病结果的春,与龙胆小姑娘交替照看着虽然醒来,但仅与自己讲了一句话的少女,在一次厕所归来之后,却突然发现疑似少女母亲的人在房间内正抱着少女痛哭,几近崩溃·········

    少女那本来无神的双眼似乎多了点神采······

    被守在门外的静医生告知那是少女久病在床的母亲,在春昨夜离开之后她便请人去代为通知,目前已经将情况与其讲明,春不作声的看着房内的二人············看着那竭力想要抱住自己母亲的少女,突生预感,这个女孩的选择恐怕是·········

    似乎过了相当长的时间,亦或仅仅只是一会儿,从昨晚开始,她似乎就开始对于时间有些把握不准。拒绝了龙胆小姑娘好心替自己准备的早餐,春靠在少女房外,静静的靠着,什么也没干,什么也没想。虽然从昨晚到此时没有任何进食,但却有些奇怪的没有丝毫饥饿感,与之相对的身体以及精神却是处于一种相当冷静平和的状态,几乎没有任何疲劳感。

    艳阳高照的午后,少女房外的窗外是团团的白云,天气晴朗的不可思议,花神祭的最后一天,街上目之所及之处人皆带着灿烂笑容,彻底融入了这节日氛围,美丽的鲜花以及迷人的芬芳都令整条街、整个镇宛如兴高采烈的美丽少女。

    将无意之中抛向自己方向的玫红色复瓣木槿接住,插入走廊一侧的花**之中,为略显暗色的走廊增添了一抹亮色。与窗外相反,仅仅一墙之隔便宛如两个世界的宁静顺着走廊无声蔓延充斥,终于与自己面前的房间相连,外界的声音渐渐在她耳中消去。

    ·········真是十分感谢,谢谢······谢···呜呜·····与春见面之后,即使想要向春道谢但是少女的母亲尚未无法平复的激动情绪,令本是躺在床上的少女不得不坐了起来,环抱着她的母亲,轻声安慰。

    被小心包扎的不见青紫的脸部,少女其余显露的脸上并没有任何的表情,除了之前与其母亲初次见面时残留的眼角之红,平静的眼神在其目前的泪流不止下倒是显得有些怪异。

    想要对伤害四月的垃圾做些什么吗?完全出于路边有人摔倒,自己刚好经过便伸手扶起一般的情感,看着如果不能转移发泄情绪恐怕会倒下的四月的母亲,春开口了,虽然从一开始到现在也从没有私藏的打算,但是,她最初的打算却是让小姑娘用来发泄,而非此时内心的计划。

    ·····你·····你是说·······四月的母亲其实并不是很明白春的问话,仅仅是简单的疑问,但是四月却是敏感的从站在自己床边的春身上看出了些什么。

    人现在在我手中,现在想要去看看么?像是在介绍什么珍奇异兽一般的商业口吻,春的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

    这········?对于春的提议,略显病弱但是依旧十分美丽的女子显得有些迟疑,虽然她对于春十分感激,但是她也不知道春想做什么,为何要这么帮着她们母女。但是,转头看看低着头的女儿,宽大的病号服中是伤痕累累的身体,女子的脸上是坚定的意志,我去!

    那就一起去吧,四月,我抱着你。这样说着的春走到四月面前,伸出手打算将小姑娘托起。

    等等········请问你在做什么,四月为什么要和我们一起,一起面对那些畜生·····不是、不是太可怜了吗?!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春的肩,几乎嵌入肩部的骨骼,四月的母亲并不打算让女儿再次伤心。

    ···········我想去,母亲。低着头的少女没有抬头看向眼角再次泛泪的母亲,只是以极低的声音说出了想要一起前往的愿望。

    四月?的确感觉有什么东西变化了,看着被抱在春怀中的少女黝黑的发丝,四月的母亲感觉自己似乎与四月之间有了什么变化,如同沉滞空气一般带来的细微隔阂产生了·············这无疑让她有些难受。

    ··························

    请放心下手,不过请注意,不要将刀或是针插入指定范围以外,否则急救会有些麻烦。将母女二人带到一处废弃的小屋之中,破旧的小屋屋顶不时有阳光偷偷灌入,给低矮的屋内带来了充足的阳光,而在这样的房屋,正中央的房梁之中正挂着赤条条的三个男子,一胖二瘦,双眼皆被人绑住,男子身上皆被人用黑色的记号笔画了不少圆圈,有大有小,遍布身体各处。

    而略有些显眼的,被吊于空中的三人下体处,皆有一处已经止血的新鲜伤口,本该存在于男子身上的东西正处于其身下地面之上静静腐烂,周围皆是暗色的污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