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忍者行路 > 48.回到木叶

忍者行路:48.回到木叶

小说:忍者行路作者:魍魉狩椿

    之前和你一起出任务的同伴有留话给你:‘赶紧过来写个人任务报告书,要不然谁的报酬都拿不到!’说到留言的时候,与她印象极为不符的神月出云还特意变了下声线以及语调,似乎在期望着更加接近当时留言的出云的神态。

    简直像是想要故意惹人吐槽。

    但是,此时的春对于这个看起来就像是在恶意卖萌的家伙没有任何直接吐槽的**,简单应了一声拖着瘸腿离开了。只是在离开前春还是忍不住的内心腹诽了一句,你以为如此简单的模仿,你这个男出云就能变成女出云了?

    那种冷淡豪爽又有点傲娇的姿态才不是那么容易模仿的。

    ··········不对,这人根本不是神月出云而是他的搭档铜子铁吧,一直形影不离的守门二人组,利用变身术互换身份也不是什么难事。

    没有回头确认,猜中了也不会有积分拿。

    而且出云他们的报酬什么的绝对已经拿到了吧,这任务完成看的又不是忍者有没有人数齐全以及全须全尾的回来,只需要通过任务对象那边确认情况即可。

    朝着木叶医院走去,春感觉她似乎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身体素质········呼吸变得吃力而沉重,眼皮子下沉开始想睡觉,吞咽也开始有困难··············妈蛋,都快到医院了,你给我来中毒性休克?!她绝对不要抢救无效,死于呼吸麻痹和循环衰竭!

    拄着木棍快步小跑着冲向木叶医院的春完全没注意周围看到披蛇拿蛇的她后脸色一变立马闪边的木叶村民们,一路绿灯畅行无阻的来到前台,在前台小姐姐煞白的脸色中办理了中毒急救业务················而看到穿着白袍医生急忙赶到的春,还没等她递出手中差不多已经挣扎到虚脱了的白唇竹叶青,就在小姐姐的惊声尖叫中两眼一翻倒在了前台地面,不省人事。

    天天,春桑和别人一起出任务,怎么只有她一个人回来的这么迟?在等着凯老师登记的李洛克有些好奇的询问自己的队友。

    不知道,可能半路受伤进行疗养去了,所以队友才先回来了吧。天天给出一个猜测,虽然看那位春桑一路回来的路上也相当的不安全就是了,身上有浓厚的血腥味,尤其是腿部。

    走吧,李、天天、宁次,我们去火影楼交任务喽。迈特凯刚才登记的时候看到前面春的登记的是出去执行了两个d级任务,看来那位春桑很是努力呢。

    毕竟,出了村子的d级任务比起在村子内部的要更加的繁琐、耗时。

    噢!留着西瓜皮发型的粗眉毛少年元气满满的回应了一声,引来周围不少的侧目。

    扎着丸子头的少女以及留着及腰束起长发的少年故意走慢几步,竭力想要与前面两个依旧精力充沛的人保持距离。

    和二条花璃原地分手之后凭着地上那依稀可辨的独特**味道,春一路追寻,穿过人迹罕至的阴湿林间,来到另一处狭小的山涧············单脚踩在一块犹如大地肿瘤般的奇异岩石之上,春倾身向前,细碎的黑发滑过光滑皮肤上暗红色的油彩自然垂落、微微晃动,在脸上形成斑驳的光影。

    身侧地面上重复叠加的拖动痕迹,无限向外的顺畅趋势,不难想象这个‘垃圾处理场所’被使用的频繁程度··············味道挺重。

    边缘如犬牙交错参差不齐的山涧之下,是通向未知的深邃洞穴,完全看不到7米以下的光景···········从下往上吹起的微风像是山涧的呼吸···················带着一种令人有些熏熏然的味道,像是过于成熟的果实按耐不住的发酵,又像是招蜂引蝶的甜蜜花香·············简直就像是在覆盖那令人反胃的尸臭味一般的浓重。

    截然不同的嗅觉刺激,令人不适的混合。

    而在这份浓重之中,春在空中皱着眉头轻嗅几下·············隐约有消毒水之类的味道···········自从自己房间出现过类似味道之后,她还挺在意的。

    退开两步,看了看寥无人声的四周,春将一侧的头发撩起拨到耳后,从忍具包中拿出一透明塑料**,打开**盖倾倒**身,甩了甩似乎并没有任何东西被倒出的空**··········抬起手盖上**盖放回原位。

    重新戴上防毒面罩,春向上提了提有些松脱的手套,转过身···············几乎毫无变化的风景浓绿依旧,不过左边的阳光倒是璀璨热情,毫不气馁的勇敢照射进入了这片潮湿的所在,左手手背处平整而光滑的护额对于这精神的阳光给予清晰的反射。

    拎了拎有些黏在皮肤上的半高领,春找出地图,左右看了看自己的周围走上了回到木叶的最短路径··············这里可真是有够偏僻,简直是荒野中的废弃地···········虽然野果倒是不少,摘点回去做果酱和糖水罐头吃。

    模糊的人影个子不高,白色的头发只看到一点发尾,还有那细微的反射,眼镜、护额、其余金属装饰?通过护额反射所见之景宛如一瞬而逝的错觉。

    除了所谓的自发性森林守护者之外,如果在这密林之中真有对应的尸体处理者,那么,她想要寻找的人体实验场所说不定与自己的距离出人意料的近。

    虽然知道是人迹罕至之所,但也没想到几乎是完全不在地图之上的位置,一脚踩空踏入一处小型泥沼的春拔出腿,用树叶抹掉裤腿上的淤泥··········希望下次来时感光菌们已经繁殖顺利,能让她‘看到’下方的状况。

    红艳艳胡颓子、红黄交染的娇小精致野生早桃、短小酸甜的桑葚、鼓鼓囊囊的山莓、黄澄澄的枇杷··············边走边从面罩下部塞入新鲜采摘的春野果,偶尔看看天上日头确认方向,春在心中盘算着如何才能再次偶遇刚才那位绝对知道些什么的神秘人物(正面性的),虽然目前此人正在自己身后小心翼翼的跟踪着。

    简直比猫科动物还要隐蔽的身形,以及她一有转身动作立马原地消失的警惕,令春一直找不到机会用x11给他来一发··············而这周围的材料以及她自身的储备还刚好关键性的不足,根本没办法做个‘强力粘鼠板’···········简直时不与她。

    如果自己先找到了疯狂科学家的所在,那与二条花璃的协议自然没有继续的必要··············机会难得。

    季春夜晚8点左右,一声凄厉的枭叫,划破寂静的夜空。

    回去木叶不出意外的经过前来的道路,自然也看到了之前混战时被己方干掉的绑架团伙们的尸体,最近温度并不是很高,尸体尚未彻底腐烂,但也只是尚未彻底而已···········看着以及靠近绝对不是件令人舒服的事。

    令人生理性不适的味道在空气中盈盈环绕。

    唔呕············注意身后那人之时酸酸甜甜的野果子摄入太多了,胃酸以及反胃感的强强结合,令春扶着一边的树干还来不及准备好姿,只是刚摘下防毒面罩就是一通翻江倒海···············肠道、食道、胃部的痉挛蠕动,口中苦涩的味道,透过眼角沁出的泪水,远处模糊的树冠随着夜风微微晃动············猫头鹰开始活动身体,精神十足的眼睛随着脑袋四处转动···············这是打算监视还是找机会下手?

    ·········唔!几乎将吃下去东西的全部吐出·············觉得自己的体力都随着呕吐而逝的春蹲坐在树根旁用水漱了下口,转身吐掉··········转头看到不远处的‘人’,差点没将自己的剩下胆汁再无私贡献。

    继续待在原地并不是个明智之举。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