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重生蜜恋,总裁家的小天使 > 第三十七章 我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

重生蜜恋,总裁家的小天使:第三十七章 我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

小说:重生蜜恋,总裁家的小天使作者:承楚

    钟安暖翻了个白眼,猜到她的顾虑,冷冷地对慕景蓉说:你喜欢慕景灏的事,我不会乱说的。

    见钟安暖戳到自己的痛处,慕景蓉立刻抬头恶狠狠地等着钟安暖,接着又闭上眼深吸一口气,才开口讥嘲到: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

    钟安暖闻言耸了耸肩,又接着梯子往上爬,满不在意地说:你要是想的话,我到是不介意让你欠个人情。

    你!虽然慕景蓉现在很生气,不过依旧不敢发作出来,生怕再度惹恼面前这个人,不管怎样这是你自己说的,希望你能说到做到,不要不守信用。

    慕景蓉有点紧张,用带着恳切的眼神看着钟安暖,想再次确认钟安暖是不是真的不会说出去。见她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她也很可怜,钟安暖叹了口气,联想起,自己重生前,慕景灏教自己经融知识,让自己的公司得以慢慢成长起来时,慕景蓉也如现在这样甚至更甚,小心而又疯狂,一直深爱着慕景灏,却苦苦隐瞒只能陪伴。

    只要你不会再故意为难我,就当我是个普通的实习生,公平对待就好。

    可以。慕景蓉立刻满口答应,心里悬着的大石头落地,她眼里就又出现了之前的骄横,不过我有个条件,请你离我哥远一点,不要再靠近他。

    真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钟安暖心中冷笑,带着些嘲讽俯视着慕景蓉,你还提上条件了?我要不要和慕景灏接触,那是我自己的事,轮不到你来插手,你也没资格插手不是吗?

    见钟安暖拒绝,慕景蓉的怒火立马被点燃,双手重重地拍了下桌子,站起来,对钟安暖大声吼,那你又凭什么那这是来威胁我,那是我们的家事,也用不着你个外人插手。

    钟安暖冷哼一声,面无表情地说:家事?妹妹喜欢上哥哥,的确是家事,那你又为什么不告诉慕景灏,不告诉你父母?

    慕景蓉被钟安暖反驳得哑口无言,死死咬着嘴唇,手指向门口,一字一顿,你给我滚出去。

    看慕景蓉一副气急败坏的表现,钟安暖挑了挑眉,转身离开,等走到门口时,慕景蓉突然又说:你要知道我和他并没有血缘关系,我喜欢他没

    你问我要怎么办,那我不是要了解多点信息?安成找了个十分顺理成章的借口,看着钟安暖,眼里满是无辜。

    钟安暖一下子语塞。

    嗨,帅哥能和我一起跳个舞吗?一个高挑的美国美女来和安成搭讪,钟安暖看着一脸兴奋,想看安成怎么回应,还张嘴无声说了四个字——报应来了!安成对身旁的美女视若无物,抢过钟安暖手中的酒杯,问道:你看够了吗?时间不早了,走吧。

    那美女见状,美目一瞋,扭着细腰转身离开。钟安暖视线随着她离开,又转头看着安成,不解也带着转移话题的意思,为什么跟她一起去跳,她长得多漂亮啊。

    安成不言语,起身将两人东西都带上,单手架起钟安暖,现在有点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钟安暖没有反抗的力气,认命被拖出酒吧。

    到了宿舍楼下,已经是凌晨一点,不过却还不算晚,不想辜负近秋的淡淡凉意,趁着夜色狂欢,本来安成想打电话让安静下来,将钟安暖接回宿舍,却不想安静的电话竟然打不通。这丫头不会是也在外面野吧。

    喝了两大杯的醒酒茶起了点作用,钟安暖揉了揉见自己已经在宿舍楼下,慢慢悠悠地说了句,到啦就要往近走,安成有些不放心,将她拉住,你等等吧,我联系上安静让她来接你,要不我送你上去。

    不用了,我现在已经不醉了,自己可以走,你看看。说着挣脱安成的手,踉跄一下,快步跑进宿舍说:明天公司见。

    安成无奈看着钟安暖的背影,在宿舍楼下站了一会儿之后离开。

    摇晃着身子上楼,钟安暖找到宿舍门,翻腾了好一阵才找到钥匙,而后又是用了一分钟才将钥匙插进锁眼,开门,下意识的喊了句:安静?等了好久,却不见有人回应,钟安暖皱皱眉,迷迷糊糊地说:奇怪明明开着灯,怎么没人。钟安暖不死心,在宿舍里找了一圈,的确没有发现安静,钟安暖这才躺倒床上。

    虽然已经是凌晨,虽然自己已经喝得酩酊大醉,却一点睡意都没有,一个人在宿舍里,钟母来看自己,不知怎么却调起自己在c市的思念,借着醉意,钟安暖鬼使神差地,在手机上流畅打出一串数字,拨通了早就被自己删了的电话,一声两声三声,对方迟迟不接,钟安暖倒是送了一口气,正准备挂电话时,对方却接了起来。

    单单应了一声,钟安暖就立刻红了眼眶,迟迟没有回应,范华又喂了一声。

    范华是我。钟安暖尽力使自己的语气平静一些。

    范华笑了笑:我当然知道是你,这么晚了你不睡吗

    一句不经意的关心,让钟安暖的泪彻底决堤,大声哭泣,声音哽咽地一直叫着:范华,范华,我为什么?

    听着钟安暖哭得这么凶,范华心中一揪,立刻出声安慰,暖,你怎么了?不要哭,告诉我发生了什么。

    范华温柔地语气,亲昵的称呼让钟安暖承受不住,只是一味地哭,偶然间叫一声,再问一句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暖你先冷静一点,等我

    没等范华说完,钟安暖就慌忙将手机关掉,忍不住掩面大声哭,仗着宿舍里只有她一人,仗着旁边宿舍还在放歌狂欢,哭泣的声音越来越大。范华的电话隔了两三秒打过来,钟安暖被泪模糊了双眼,怎么都挂不掉,一着急将手机用力摔倒墙壁上,成功让手机停止响铃。

    这边的范华依旧不放弃,又打了个电话,发现钟安暖手机关了机,才停止,拿着手机连发了五条短息,问钟安暖发生了什么事,安慰她不要哭,又忍不住问她为什么不常给自己打电话,对自己这么反常云云,然后就是盯着手机发愣。

    几乎两个月的时间,钟安暖第一次给自己主动打了电话,铃声响起,范华看了来电人是钟安暖,立刻抛下一整个会议室的人出来接电话,听到了快要被自己忘记的声音心中荡起一种特殊的情绪,却不想钟安暖又是反常地大哭,反常地叫着自己的名字,又突然挂掉自己的电话。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