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重生蜜恋,总裁家的小天使 > 第六十一章 他表白,她哭了

重生蜜恋,总裁家的小天使:第六十一章 他表白,她哭了

小说:重生蜜恋,总裁家的小天使作者:承楚

    慕辰轩的动作让钟安暖窝心,又这有想到了自己的孩子,想他长大了是不是也像慕辰轩这么懂事、乖巧、活泼、可爱

    辰轩钟安暖因为一直大声嚎了太久,嗓子都哑掉,听起来十分伤心。

    安暖姐姐不哭。

    慕景灏看着抱在一起的两人,一脸无奈,钟安暖越哭越凶的势头,饶是他在商场磨练出不论遇上任何事都能处变不惊的心,都慌乱起来,他不敢说话了,怕在刺激到钟安暖,他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一直看着哭相实在豪放的钟安暖。

    安暖姐姐不会有事吧。慕辰轩站在床边,手不放心地抚摸着钟安暖的脸,在确定钟安暖有没有在流泪,她刚刚哭得好凶。

    刚在客厅,也不知等了多久,钟安暖哭声终于越来越小然后到没有,身子失去支撑自己的力气,抱着慕辰轩倒在沙发上。

    爸爸。慕辰轩小声叫了一句。

    慕景灏回过神,见钟安暖睡着了,立刻起身,揉了揉被吵得有些耳鸣的耳朵,轻脚站到钟安暖旁边,慢慢将钟安暖胳膊拿开,抱起慕辰轩放到一边,然后将钟安暖拦腰抱起,大步迈向客房,将人放到床上。

    她没事的。

    慕辰轩依旧不肯离开,虽然早已困得不成样子,但还是努力睁着眼睛,还想看着钟安暖。

    慕景灏单膝跪倒地上,摸了摸慕辰轩的脑袋,柔声问:你是不是还在担心你安暖姐姐?

    嗯!慕辰轩点头,也不知是在回答慕景灏的问题,还是因为太困支撑不住自己的脑袋。

    你安暖姐姐呢听到一些事情,反应有点大,哭过了就好了。不过明天要是辰轩问安暖姐姐今天发生的事情,安暖姐姐会不好意思的,所以明天就当作什么没发生,怎么样?

    慕辰轩有点点头,记住了,不能说安暖姐姐今天哭过了,不能让安暖姐姐不好意思。

    听慕辰轩这么说,慕景灏眼里满是欣慰,突然怀中一重,小家伙终于支撑不住,竟然站着就给睡着了,慕景灏叹了口气,又将慕辰轩抱起,慢慢都到小家伙自己的卧室里,帮他褪掉身上的衣服,盖上被子,出去一会儿又转身进来,手中多了一条毛巾,帮慕辰轩擦了擦脸,然后才轻声带上门。

    安置了小的,客房还有一个大的。

    慕景灏再次进了卫生间,端出一个水盆,盆沿搭着一条毛巾,转身进到客房里。床上钟安暖面朝门口侧身睡着,怀中抱着一个枕头,柔和的灯光打在钟安暖的脸上,斑驳的泪痕显现,十分刺眼。

    慕景灏皱眉,将水盆放到床边,手里拿着毛巾,在温水中摆弄,安静的房间就只有水水被搅动的声音,听的让人安心,慕景灏将毛巾拧干,帮钟安暖清洗脸上的泪痕,毛巾刚碰到钟安暖的脸,她就发出一声舒服的喟叹,下意识朝动了动头蹭了一下,她光滑的皮肤碰到他的手,撩拨得他心痒,手上不停,继续温柔地帮她擦掉脸上的泪痕,十分专注手上的动作,没有发现钟安暖张开双眼,呆呆看着自己。

    慕景灏?因为哭太久,钟安暖嗓子还是很哑,叫着慕景灏的名字,有气无力的,撒娇以为很浓,无意的又撩拨了某人。

    慕景灏擦拭的动作微顿,抬眼,因为他单膝跪地的姿势,刚好和躺在床上的她平视,看她因流泪太久眼中生出多的夸张的血丝,眉头微皱,毛巾被他攥到手中,伸出食指微微压着她的眼角,为什么哭?

    钟安暖双眼无神,看着慕景灏,慢半拍问:你说什么?

    原来她还没有完全清醒,这会儿完全是跟自己下意识地聊天,慕景灏笑笑,将手中的毛巾扔到水中,响起阵清脆的声音,钟安暖往床边爬了爬想看是什么发出的声音,结果挪了一点就不想爬了,又倒回床上。

    慕景灏一直维持刚才的姿势,腿有些麻了,干脆坐到地上,又问了一遍:你为什么哭。

    因为你喜欢我。钟安暖很快就接过去,你怎么会喜欢我,你那么嫌弃我。

    听钟安暖这么说,慕景灏完全是一头雾水,自认为他对钟安暖一直以来最多是为难几句,平时很多时候都是客气正常的,他什么时候嫌弃过她了?

    见慕景灏不说话,钟安暖有些不高兴了,撇撇嘴问他,你为什么喜欢我。

    因为你是钟安暖。慕景灏给钟安暖清理了一下额前的发丝,轻声回答着。

    才不是,你才不会喜欢钟安暖。

    见钟安暖好像认定了自己不会喜欢她,着实让慕景灏又无奈又好笑,然后轻声笑出来。

    钟安暖见慕景灏笑了,竟一脸惨然,看就说你不会喜欢我。说完,耐不住强烈困意的折磨,眼皮缓缓合上,挤出一滴泪珠。

    慕景灏用大拇指揩掉,站起身,抖开被子将钟安暖严严实实地包裹住,然后轻轻在她额上落下一吻,先不要想了,睡吧。

    嗯。钟安暖下意识发出声音,不知是不是在回应慕景灏,将怀中的枕头紧了紧,头埋在枕头中间,舒舒服服地睡去。

    慕景灏关了灯,借着客厅投进的光亮,将水盆端出去,轻轻带上门。

    半夜,钟安暖被热醒,烦躁地在床上扑腾半天,将被子掀开,哼哼唧唧的,将身上的衣服暴力的脱掉,又带着发泄的情绪将衣服扔到地上,连内衣都不剩,扔了一地,然后手脚在床上乱摸一通,好不容易摸到被子,立即扯过被子,蒙过头,又沉沉睡去。

    华灯初上,慕景灏的公寓里市中心不远,坐在客厅中,通过落地窗可以轻松看到纽约,这个繁华城市的灯红酒绿,让人沉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