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武侠玄幻 > 三国狼烟行 > 第六百五十四章 凉州军的使者

三国狼烟行:第六百五十四章 凉州军的使者

小说:三国狼烟行作者:凉州大司马

不管了,为了父亲,为了自己,也是为了霍家,这些话,必须得说出来。

否则,恐将是悔之晚矣!    霍弋暗暗的长出了一口气,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一脸肃穆的看着自家父亲,语气中是前所未有的郑重,朗声询问道以父亲所见车骑将军其人如何?整个天下大势,又会向何处发展?    据为父所知,宁城侯起于微末,以一介寒门布衣之姿,先是随皇甫将军,大败塞外异族鲜卑;后又赴任金城郡,以护羌校尉之责,大败凉州境内的异族羌人;其后,宁城侯平定汉羌叛乱,剿灭国贼董卓,覆灭逆贼张济叔侄,讨平汉中张鲁,大败兖州军,后又大败袁、曹联军。

    十年之间,从一介布衣,到一郡太守、一州牧守,再到董督两州军政大事的都督,实属是古之罕见!古往今来似宁城侯这般的文韬武略之人,着实是难得一见。

    宁城侯不仅是精通军略、善于用兵之道,其人治民理政的思想,也是闻所未闻,实属是旷古之奇人也!凉州、关中两地,本是残破无章、混乱不堪之地,何曾想到在宁城侯的大力治理之下,此两州之地,俨然成了天下之间最为富庶、最为安定的地方。

    纵观古今,能冒天下之大不韪,敢以身犯险彻底的覆灭世家、豪强,再起新兴士族的人,也只有宁城侯其人了。

难怪为父曾听人说起过不管是凉州百姓,还是关中的百姓,皆是称呼宁城侯为‘君父’,由此可见宁城侯是有多得民心!    正如我儿先前所言,宁城侯是位雄才大略的统帅。

世间有如此英明神武之人,又何愁没有一展雄心壮志的机会?宁城侯坐拥数十万雄兵,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当世之间,再无与之匹敌之人!    自宁城侯崛起于微末之后,天下大势的走向,一直都是因他而变。

放眼当今天下大势,凉州军必然是要征伐天下,宁城侯是要掌控未来的!宁城侯的锋芒、凉州路的锋芒,早已是无人可挡!    听闻霍弋所言,霍峻深思熟虑一番,心下已然是有了他的考虑。

霍峻也不作其他的考虑,也没有听出霍弋的言外之意,当即是感慨颇深的娓娓道来,一一解释道。

    霍弋先是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随即,又是犹豫着迟疑了几息时间,最后,终是将自己心中的想法,问了出来,道以父亲所见荆州牧刘景升,可算得上是当世明主?可算得上是值得誓死效忠的主公?    听闻霍弋所言,又见了霍弋犹豫不定、迟疑难决的神色,霍峻当即是反应过来绍先这是在暗示着自己,荆州牧刘表,并非是值得誓死效忠的主公;反观之下,车骑将军、凉州牧、宁城侯李牧,才是那个值得誓死效忠的明主。

    为父身为人臣,自然是要尽忠职守的。

怎可轻易的背叛于主公?荆州牧刘公,虽不是什么雄才大略的主公,倒也是待为父、待霍家不薄!为父怎能临阵倒戈,反倒是投降于对手的麾下?    霍峻参透了霍弋的弦外之音,面上的神色,当即是肃穆而又郑重起来。

霍峻先是沉声叙说一番,末了,又是连忙压低了声音,出言提醒道我儿所言,着实是大逆不道之言!所谓是隔墙有耳,我儿务必要慎言,莫要祸从口出,害了你自己,害了咱们霍家一门!    听闻了自家父亲的警告之言,又见了自家父亲面上的郑重神色,霍弋心下清楚过来自家父亲还是要愚忠刘景升的。

    父亲!请恕孩儿无礼!    霍弋朝着霍峻方向,施了一礼,终究是下定了所有的决心。

霍弋娓娓道来,将自己心中的想法,未有一丝一毫迟疑的说了出来,道自古以来,皆是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所谓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既然,刘景升非是当世之明主,父亲缘何要固执己见愚忠效命于刘景升的麾下?    眼下,荆州军正面临着灭顶之贼,身为华容城主将的霍峻,又怎能临阵脱逃,轻易的投降于凉州军。

    听闻霍弋所言,眼见着霍弋还是不肯放弃,想要说服自己投诚于凉州军,霍峻心下未有零星半点的迟疑,当即是一脸肃穆,语气中尽是前所未见的郑重和坚定,沉声反驳道刘荆州待为父不薄,为父又怎能弃他于不顾?为父若是投降于凉州军,往后又有何面目,去面对荆州治下的同僚、百姓以及整个霍家一族的人?我儿勿要再劝,为父心意已决!    眼见着自家父亲是这般的固执,这般的死板,又是这般的不肯退步,一时之间,霍弋也不知道,该如何说服自家父亲。

    一时之间,霍家父子二人,一个要坚守自己的人臣准则,不愿临阵倒戈,想要死守华容城,以保全自己、保全家族的名声。

    一个是识时务,认清了天下大势,知道谁才是真正的明主,知道谁才是值得誓死效忠的明主,想要给他的父亲,给他的家族,给他自己,谋划出一片未来。

    霍家父子二人,各有人生准则,各有各的想法,一个说服不了一个。

此时此刻,霍家父子二人,僵持不下,场面又一次陷入静默之中。

    与此同时,霍家父子二人,似乎是在彼此赌气一般,两个人既是没有了言语交流,更是没有了眼神交流。

    霍峻抬头眺望着城外的凉州军水师军阵,不知有没有思虑着霍弋的提议。

霍弋则是低头看着脚下的地面,不知在思虑着什么。

    就在这时,一艘小型战船,自凉州军水师军阵驶出,朝着华容城的方向而来。

    值此之时,霍弋倒是显得,有些犹豫起来。

    霍弋心下思忖道只怕是自己接下来所说的话,不仅是得不到父亲的同意,还会触怒到父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