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王爷小说 > 大宋燕王 > 第163章 宣威军建成

大宋燕王:第163章 宣威军建成

小说:大宋燕王作者:战国萧烟

    杨丛义知道,应当是江恺、张彪等人先到一步,看天色已晚,才在海港燃起篝火,给后面的新军引航。

    约两刻钟后,客船顺利入港。

    船一靠岸,便见一人迎上来,口中喊道:大人,你们没事吧!

    听声音就知道是张彪,杨丛义笑道:没事,一路顺利,就是天黑,要是没有你们燃起的这几堆火,怕是还要折腾一阵。辛苦了!

    到了,下船了!

    一声令下,新军迅速按顺序出舱,排队下船。在海港清点人数无误后,迅速被带回营地。

    回到营地,新兵们被安排进营房休息,教导团、参军等军官则被召集起来议事。

    议事厅内灯光明亮,济济一堂,监军杨丛义、部将赵安、参军沈缙、江恺、教导团吴谦等七人、营指挥张彪、薛望等九人,二十人分左右两排落座,杨丛义、赵安各坐上首。

    众人落座之后,杨丛义高声宣布:今日五月十八,两路人马顺利会师,宣威军便于今日正式建军完成!从此以后,我等便是真正的宣威军!

    稍稍停顿之后又道:宣威军统领高大人远在临安,不便前来,我作为督造监军,暂时对诸位做如下任命安排,部将赵安主管军事指挥与训练,参军江恺主管军饷发放、后勤物资管理供应和军法奖惩,参军沈缙主管全军将士军事知识普及军器军械改进,教导团吴教头等七人久经沙场,作战经验丰富,协助赵安管理全军军事训练,营指挥袁华、罗聪、柳时、章贷、苏仲、潘诚、姚昶、张彪、薛望协助将军、教导团,带领属下军士做好军事训练,协助参军做好日常学习和管理事务。望各位精诚协作,五个月内将宣威军练成大宋强军,不负宣威之名!

    接下来全军会进入高强度的军事训练,各位也没有相互了解认识的时间,借此机会,各位自己做一次简单介绍,让各位认识,以后有事也好交流。就由我先开始,大家依次介绍。

    杨丛义稍一停顿,然后道:我姓杨,名丛义,打过猎、做过捕快,绍兴十六年秋入武学,跟武学教授学习兵法要义与用兵谋略,现任回易督造副使,兼任宣威军督造监军。

    赵安接到:我是赵安,前些年跟随清河郡王张帅在北方抵御金人,立过功勋,之前在殿前司任职,朝廷要建新军宣威军,经推荐前来宣威军任职,前期负责将士招募。

    沈缙道:我姓沈,单名一个缙字。先前一直在太学读书,经杨监军相邀,一同前往淮西募军,没有诸位在军中这么多经历,还望以后诸位多支持。

    我在这里说一句,沈参军不但精通圣贤典籍,对各类实用的技术技巧也颇有研究,今晚在漆黑的海上,便用一根磁针为迷失方向的航船指明方向,我们才在今晚顺利回来。等沈缙介绍完,杨丛义赶紧补充几句。

    众人当下听的惊奇,不由的对沈缙多看几眼。

    沈缙感受着众人的目光,心里颇为受用。

    江恺街道:我是江恺,江州人,平民出身。我跟沈参军是太学同窗,经沈参军引荐加入新军招募,一起去了淮西安庆军。这两个月收获很多,因此我乐意留在宣威军。以后我跟诸位的接触不会少,诸位会慢慢认识我。

    杨丛义接道:沈参军和江参军是我特意请来筹建宣威军,他们是前途无量的太学生,能入军伍,加入宣威军是我等的荣幸。

    等杨丛义解释完,吴谦道:我是吴谦,平过叛乱,打过金人,征战南北不下十年,因为一些变故离开军营。也是杨监军邀请,我才出来看看,帮忙练练新军。若是以后训练要求严格,诸位不要抱怨,因为我是一名老兵。

    杨丛义解释道:吴教头早年打仗从无败绩,就得益于对下属严格的训练要求,严明的法纪。并且教头一身弓马武艺不输任何人,尤其是使得一手凌厉的枪法,以后诸位有兴趣可以找教头切磋领教。

    接下来,其他人也依次做了简单的介绍,相互之间也有了基本的认识。

    等众人各自介绍完毕,天也不早了,当即宣布今天的会议结束,让一众营指挥和参军回去休息,留下赵安和教导团。

    军事训练马上就要开始,有些问题必须要讨论清楚。

    杨丛义道:组建宣威军是做什么的,大家都知道,我也不说了。军事训练问题,我不参与,我只提要求,五个月后这支军队必须令行禁止、军纪严明,全体将士要弓射娴熟,百步之内不能脱靶,熟悉军阵,能结阵防守或攻击,一个时辰之内能携带口粮武器行军四十里,五个时辰之内携带武器口粮,行军一百五十里。落水不沉底,海上会驾船,每一名将士都要学会升帆降帆,用桨划船,学会海上航行和海战。不要求海战要多强,但要能熟练操纵战船,抵挡可能发生的海上攻击。

    赵安和教导团听后都沉默不语,各自想问题。

    五个月,对新军来说是有些难,但只要做好计划,也不是不能训练。军纪、弓射、军阵、行军应该没有问题吧?杨丛义问道。

    赵安道:这些倒还好,虽然时间紧,倒也能练。可海战,操纵战船,我可从来没接触过,这怎么练?

    吴谦道:陆战都好说,技击军阵可以每日上午在营前的海滩上训练,弓射和行军训练可以另外开辟训练场地,每天急行军过去弓射,弓射训练完再回来。可海战,我们也不会,当年在鄂州虽然也乘过战船,可也没有水战过。

    沈缙道:杨兄,若是怕错了方向,这倒大可不必。难道你忘了针盘指向?我们刚刚才说过啊。

    针盘?船家,你船上有针盘吗?

    看船家一脸茫然,杨丛义就知道是白问,他怎么会有针盘。

    我虽知道针盘能指向,可我们这里哪有针盘?杨丛义无奈苦笑,这东西怎么做的他都不知道,现在说了也是白说。

    只听沈缙笑道:杨兄别忙,我研读《梦溪笔谈》之后,刚好在无事之时,做出一个来。

    当真?杨丛义大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