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王爷小说 > 大宋燕王 > 第222章 城外对峙

大宋燕王:第222章 城外对峙

小说:大宋燕王作者:战国萧烟

    这是一个不平静的夜晚,杨丛义令宣威军在国境边界上扎营,只待来日通报占城守将之后通关南下,这个无心之失,却闹出了天大的误会,他们被看成进攻占城的先头部队。

    天渐渐放亮,等宣威军一早醒来,埋锅造饭,准备吃饱之后直接通关而去,到南边跟戴大人的船队汇合,抬眼一望,只见不远处的小城一夜之间起了很大的变化,城头上密密麻麻的全是士兵,一眼望去,不知道有多少,全都盯着他们的营地方向。

    宣威军虽说打仗不多,除了跟安南人一番争斗,多数人几乎还没怎么上过战场,但对面小城表现出来的姿态和浓浓的备战氛围,不多时就感染了等待吃饭的宣威军,也让他们开始紧张起来。

    杨丛义正在营帐里练早功,却听到帐外侍卫亲兵通报道:大人,张指挥求见。

    虽不知道张彪一大早来找他有何事,杨丛义还是慢慢收功,口中应道:让他进来。

    收功之后,一抬头就见张彪匆匆走进营帐,口中急道:大人,对面城里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杀气腾腾的,我们要进城怕是难了。

    杨丛义没有说话,起身出了营帐,抬眼一望,只见一里外的小城确是一番备战的模样,城头上的士兵严阵以待,眼之所见,城墙上站满了人,估计有好几千,而那城门则紧闭不开。

    不用惊慌,我们身份不明,占城人一时紧张也在情理之中。你挑几个会说占城话的兄弟,带他们去通报我们大宋宣威军的身份和我们的目的。

    张彪没再说什么,接令而去。

    戴大人带船队走海路,此时早已到达占城,宣威军由陆路南下很可能会被占城人所阻,他应该想得到,想必他也会跟占城国王交涉。

    他久在官场,很是精明,不会顾及不到行军南下的宣威军处境,在这点上,杨丛义还是能相信他的,因此眼看占城人在备战戒备,他心里也没多少担心。宣威军会自己交涉一番,要是不能通关,戴大人代表的是大宋朝廷与皇帝,只要大宋使节出面,占城一小国,哪有不放行得罪大宋的道理,不过是多耽搁一两天而已。

    杨丛义继续回到营帐练早功。出海以后每天都在海上漂泊,闲暇时间很多,几乎全用来练功。但在安南登岸之后,练功的时间就少了,在岸上远比在海中危险太多,大宋使节的安全,宣威军的安全,他都要操心,身在异域他乡,不敢有丝毫马虎。

    大人,占城人认定我们是安南人,不相信我们是大宋军队,说我们是安南人假扮。怎么办?张彪急匆匆回来汇报。

    稍安勿躁,对方人不少,不放行我们就在这儿等着,注意他们的动向。传令下去,全军不得靠近占城人的城池。杨丛义回道。

    大人,我们要等到什么时候,等在这儿,他们就能放宣威军过去?张彪不解,他们被占城人当成敌人拦在城下,干等着怎么会过去?

    杨丛义笑道:不等着能怎么办,我们就两千多人,一大半还是刚刚归附不久的,人心不稳,军心不可用,根本没法跟占城人硬拼闯关。再说,莫看占城人占据的是一座小城,但他们的军力恐怕不下万人,宣威军没打过硬仗,攻城根本就不可能,想都不用想。等戴大人派人来带我们进城吧。

    张彪叹息一声,他方才去城下看了,占城军队武器装备很精良,不是安南人可比的,想硬闯城关,显然宣威军还没有那个实力。既然杨丛义说等戴大人派人来接,那就等着吧。

    正要离开时,只听杨丛义又道:告诉兄弟们,不要紧张,但也不要放松警惕,安南方向派些探子出去,对面占城军队的动向也要时刻盯着,发现有异动迅速处置,来不及通报就不用通报。

    张彪应承一声,随即离开。

    宣威军原地休息,不少人在营地外的宽阔地带晒着太阳聊着天,完全没把对面城头上紧张戒备的占城军队放在眼里,简直把他们当作空气。

    他们越是这样放松,对面的占城守军就是越是紧张,以为这是安南人在麻痹他们,勾引他们放松警惕之后,好趁机攻城,夺取城池,如此一来,占城守军的戒备之心更重,他们连吃饭都在城头上解决,不敢轻易离开戒备的岗位。谁知道他们一旦放松,对面营地背后的丛林里会突然杀出来的多少安南人,要是守不住脚下的城,他们就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谁也不敢轻易离开值守的岗位。

    之前中原王朝统治重心在黄河一带,鞭长莫及,根本顾及不到占城的这些小动作,等安南脱离中原王朝统治,占城便再也不敢北上攻伐,反而要时刻提防抵御安南人南下攻伐它,安南与北方王朝的关系近,占城哪里敢去中原凑热闹,找不自在。

    来占城出使,戴骢并没有多少信心,大宋关于占城的信息实在太少,国王姓甚名谁,领土几何,人口多少,没有一样是使团能掌握了的。

    戴骢暗自庆幸,大部船队没有在占城停留,不然船队进不了港,所有人都下不了船,他这个身负皇命的回易正使可就要丢掉大宋天大的面子。

    住在驿馆里,戴骢也不知道占城国王会不会接见他,接见怎么办,不接见又怎么办,他也理不清楚。若再跟安南一样晾他十天半个月,那他就没脸继续南下了,说不得只能打道回府,返回临安去。

    使节不是生意人,他们被安排在驿馆里不能随便进出,吃住都在里面,外面还有人一刻不停的守护,出去一趟都有前前后后十几个占城卫士跟着,像保镖护卫,又像是专门监视他们,纵使不喜欢,也不能把他们赶走。

    耗在城里,戴骢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但愿占城国王收到大宋的国书之后会来见他一面,收下大宋的赏赐之物,再上贡一些占城的珍奇特产,如此一来,回到临安,他便可以交差。

    但占城远离大宋,跟大宋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占城国王是不是给面子,还真不知道,只能在驿馆等待消息,祈祷国王懂点礼数。

    且说杨丛义带着两千多人,紧赶慢赶,终于花了七天时间,从河静一路穿越原始丛林来到安南与占城的边境。

    两国边界处有一座小城,不知叫什么名字,属于占城所有,但城池北门外一里之外却是安南领土,杨丛义等人就停留在边界上,安南领土之内,可此地距离安南的城池却有二三十里。

    说来可笑,这里以前是占城的土地,那座小城是占城北上攻打安南的前沿基地,后来却反被安南人南下抢了几十里土地,一直打到这座城下,由于补给乏力,这才作罢,不然安南人很可能一鼓作气拿下小城,接着就能继续南下,取得更大的战果。

    只是可惜了,机会只有一次,安南人退走之后,占城便把大部分兵力调遣到北部边境的这座小城来,一座小城驻守两万多人,全力防守安南人的进攻,从此之后,安南人几番南下,再也没能到达这座城下。

    听归附的军官讲了占城与安南两国,关于此城发生的许多故事之后,杨丛义感触颇多,这两国在秦汉之际全部都是中原领土,每次中原大一统王朝覆灭,便有一部分领土丢失,先丢占城,再丢安南,这两个地方对大宋发展远洋回易都至关重要,若是都在大宋手里多好,可惜啊,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中南半岛十几个国家,除安南、占城、真腊外,还有几十个小国,常年战乱不休,攻打任何一个国家,都将牵一发而动全身,各国都会闻风而动,要么趁火打劫,要么背后偷袭,除非国家势力非常强大,足以震慑住大部分国家,不然攻打敌国的同时,还要留下一半兵力防备周边的豺狼。正因为是这样,虽然中南半岛战争不断,却没有任何一个稍微大点的国家被其他国家所灭。

    北边的安南人还在积蓄力量,筹划继续进攻占城。但眼前这座小城显然不会坐以待毙,看城头上来回巡逻的士兵,飘扬的旗帜,就知道他们没有放松警惕,城里不知道储备了多少物资,要跟安南人打持久战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