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出版书 > 王爷小说 > 大宋燕王 > 第351章 酒前胡话

大宋燕王:第351章 酒前胡话

小说:大宋燕王作者:战国萧烟

    是啊,估计还真是只有枢密院才知道。杨丛义随口回道。

    杨大人,你说我们龙骑军平常一直都归殿前司管,不管是训练还是军职调整,怎么一到调动驻防的时候,就全是枢密院说了算,一张纸盖个印,就把我们弄的团团转,今天来一指挥,刚想好好训练,可连押官都没认熟,改天就调别处去了,再来一指挥新人,刚想做点事又给调走,真是什么事都办不成,几次闹下来,士气全没了。提起枢密院,李参军忽然开始抱怨,神情语气里满是丧气与无奈。

    杨丛义听的心里微微一惊,没敢接口。

    这套制度是大宋立国之本,所有军队都要掌握在朝廷手里,而枢密院是文官掌控,说白了这套制度就是文官拴着武将脖子的绳子,这根绳子断了,文官绝对不会安心,谁要想挣断这根绳子,文官集团会毫不犹豫的直接把他弄死。有这个心思都不行,因为他们会联想,你动这个心思是不是想谋反,一旦他们怀疑你想谋反,就会含沙射影找出各种证据,或者什么证据都不找,直接就说怀疑你谋反,你很危险,既然对他们来说是危险,当然就要毫不犹豫的消灭清除,就像狄青与岳飞一样。

    见杨丛义没搭腔,李参军问道:杨大人你说呢,是不是很没道理,禁军直属殿前司,殿前司却没有一点调动和指挥兵马的权力,枢密院那帮文人整天就呆在临安,坐在衙门,从不进军营一步,随便挥挥笔,就把我们调来调去,弄的我们晕头转向,疲惫不堪,实在是可恨。

    杨丛义还是不搭话,李参军继续道:其实我们底层禁军还好,都是穷苦出生,不管到哪儿,反正都是要跑,只要饭能吃饱,其他的也无所谓。最憋屈的还属殿前司,名义上是掌管天下百万禁军,每天忙前忙后,从南跑到北,从东跑到西,一年到头都没个时间休息,而一旦打起仗来,或是用兵调防的时候,所有权力和风头全被枢密院抢去,你说憋屈不憋屈!

    咳,李参军,喝杯茶消消气。杨某在军伍时间不长,但也知道一个规矩,军人永远要服从命令,想太多会出问题的,既然选择从军,那就做好自己的本职差事,至于其他的,就交给朝廷,朝廷里那些大人都是聪明人,比你我不知道要聪明多少倍,有些问题想不通,那时因为我们是在山脚下看山顶,自然会一叶障目不见泰山,这没什么好想的。饭菜该上来了吧,我都有点饿了。杨丛义实在是忍不住了,再让他说下去,传到有心人耳朵里,没事也要变成有事了。

    李参军听了这番话,一时显得有些尴尬,不过随即神态恢复正常,连连道歉:大人,实在不好意思,还没喝酒,末将就开始说胡话了,大人勿怪啊。

    杨丛义正色道:作为将官,说话还是要注意,不该说的话,千万别说,最好想都别想。

    末将谨记大人教诲!李参军起身抱拳施一礼。

    杨大人请!李参军领先半步,带着杨丛义朝大营外走去。

    出了营门,二人便翻身上马,李参军笑道:杨大人,去处州城找家酒楼坐坐,大人看如何。

    杨丛义笑道:我跟参军走,你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好,那就进城。李参军双腿一夹马腹,催马而动,往处州城方向慢步。

    杨丛义一抖缰绳,跟上他的步伐,两马并头前行。

    十余名龙骑军卫士提枪跟在两人马后,保持一丈距离。

    李参军从军很多年了吧?杨丛义转头打量身旁之人。

    十五六年吧,不过来处州时间不算长,也就五六年而已。杨大人看着不像军伍出身啊。李参军回话之后,伺机打探对方来历。

    杨丛义笑道:也是军伍,只不过时间短,三四年而已,比李参军在军伍的时间短多,才有这等错觉吧。

    李参军大惊,脸上是一副不可置信的神情,直接问道:三四年就能在殿前司兵案任职,简直不敢相信,实在领末将佩服。冒昧问一句,大人之前在何处任职?

    怎么,李参军也想去殿前司任职?杨丛义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抛出一个不是问题的问题,企图转移话题。

    李参军笑道:大人这话说的,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谁不想高升。可惜末将穷苦出身,没什么关系背景,只能在军中苦熬资历,要想到杨大人的高度,这辈子怕是没指望了,但愿下辈子能投个好胎。

    杨丛义道:李参军此话不对,能不能高升不仅仅是要背景,也要看能力和机会。杨某也是穷苦出身,偶得机遇入了军伍,后来抓住机会立了些功勋,才有机会进殿前司任职。所以说,没有背景也不一定不能达成心愿,关键还是一旦有机会,就要牢牢抓住。对你我来说,虽然机会很少,但抓住一次就够了。

    多谢大人教诲,是末将执迷了。李参军抱拳致谢。

    杨丛义回道:教诲不敢当,说说事实和心里话而已,要是听得进去,对你有帮助更好,不认同也没关系。

    不敢,有大人榜样在前,末将自当效仿进取。李参军说的恭敬。

    哈哈哈好说好说。杨丛义笑着,他越来越觉得这个参军不是简单角色。

    烈日当头不是很好受,二人不由得催快马速。

    不久,一行人便进了处州城。

    李参军轻车熟路,很快来到一家看起来比较高档的酒楼前。

    酒楼伙计张口就叫李将军,赶紧过来将马牵到一旁,拴在拴马桩上,杨丛义的马也一并被牵走。

    李参军是这个酒楼的熟客,不等他的开口,伙计就直接将他们带上三楼一个雅间。

    至于酒菜,他与杨丛义互推一番后,最终还是由他点了数个招牌菜,外加本店自酿的酒。

    杨丛义其实不需要暗中观察,从李参军不看采单熟练点菜,就能知道这个酒楼他没少来。

    将士饷钱并不多,即使他是一个参军,一个月饷钱也不够他来这种地方吃一顿,军中来钱的门路有限,常见的便是克扣饷钱,以他对酒楼的熟悉程度,这种事估计他没少干。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