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王爷小说 > 大宋燕王 > 第403章 搬家入住

大宋燕王:第403章 搬家入住

小说:大宋燕王作者:战国萧烟

    杨丛义不是初出茅庐之人,岂会被他几句话哄骗。但对方搬出百姓,冠冕堂皇,这可不好说什么,不然留下把柄,有损官声,必会麻烦不断。

    于是回道:为官者自有朝廷发放俸禄,怎可拿百姓一针一线,这不是在陷害我吗?赶紧取笔墨来,待我留下借据。心意已定,快刀斩乱麻,不与他继续纠缠。

    陷害官员,这个大帽子一扣下来,方安脸色大变,顿时不敢再多说什么,赶紧去取了笔墨纸砚来。

    片刻之后,借据写成,双方签名,并按上指印,一人保留一份。

    宅院之事就此结束,即刻就能安心入住。

    杨丛义将借据交给清尘保管,而后便带上莲儿上街采买床上用品。

    从没来过临安的莲儿没见过大世面,上了街看到什么时候都喜欢,这也想去摸摸,那也想去看看,杨丛义来自后世,潜意识里对女性较为尊重理解,对莲儿的一切行为基本不管,夫人又不在身边约束,她少女的天性彻底释放。

    走走停停看看,看在眼里的什么都觉得好,却又什么都不买,不是莲儿不想买,是钱不归她管,纵使她再大胆,也不敢问老爷要钱。

    最后耽误的时间很多,真正要用的东西却没买两件,杨丛义不得不出言提醒,莲儿这才收心。

    前后花了一个多时辰,二人才拉着一马车东西返回客栈。

    稍作休息之后,没卸货的马车驶出城西,一应床上用品一一搬进房中,由莲儿清扫房间,收拾布置。

    等住宿的房间收拾好,接下来还有厨房,刀具碗筷、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酱醋茶,要在这儿生活,一样都缺不得,也得全都采买回来。

    杨丛义带着莲儿再次进城,等回到宅院布置完毕,天也快黑了。

    这一天虽然来回几趟,十分疲惫,但莲儿却成就感十足,十分兴奋,一回到房中,便跟夫人说起临安城里的见闻,哪里有什么好看的东西,哪里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哪儿好玩哪儿热闹,所见所闻全都说给夫人听。

    清尘从没跟莲儿说过她来过临安,更没跟她说过她曾经的遭遇,莲儿要讲,她便听着。

    上次在临安,没找到杨丛义之前,想要活着都难,况且又是在寒风之中,整日冷的瑟瑟发抖,哪有心思看临安的景象,所以她对临安的了解十分有限,远远不及才到临安不到一天的莲儿。

    现在虽然又来了,可她身份已然不同,已是嫁作人妇的夫人,不便随意上街,抛头露面,不敢丢了夫君的颜面。

    临安城白天很热闹,当从老爷口中得知晚上没有宵禁,更热闹之后,莲儿便怂恿夫人晚上出去看看夜景,清尘哪里会答应,直接就是一番严厉的训斥,莲儿顿时不敢再多话。

    杨丛义看在眼里,也不好说什么,家里的事自然由清尘做主,来到宋代,这点规矩他还是懂得。

    多日不曾同房了,一路回到临安,一个多月的行程终于告一段落,这天晚上杨丛义与清尘时隔多日之后再次同床共寝。本想亲热一番,无奈一连多日旅途劳顿,今日又前后奔波,精力不济,加之客栈不是家中,不够私密,清尘有些不愿,二人最后只能各自入眠。

    第二天,结账付钱之后,杨丛义驾着马车便将清尘主仆二人带回城西宅院。

    宅院虽然确实花了不少钱,清尘亲自看过之后十分满意,嘴里虽说浪费,可她心里满是欢喜。

    一进院子,清尘瞬间化身主人,将一间间房屋全都认真看过,屋里的陈设布置不合心意的,马上就叫莲儿过去帮忙移动位置,或直接搬出去。

    而宽敞的院子,她也做了一番规划,一片空地要做演武场,每日要用来练功,一片空地要摆上桌椅,夏日乘凉,春秋冬季晒太阳,还有一片空地她要种些花草,养几只鸡鸭。

    至于院子边的半圈围墙,她则希望能种上绿色的藤蔓植物,将光秃秃的墙遮掩起来。

    清尘的一切规划,随性而为,全无章法,杨丛义则全都点头同意,家里的事她怎么喜欢怎么弄都行,他不想进行任何干预。

    看清尘与莲儿两人来来回回,模样十分认真,杨丛义并不参与,只顾坐在一旁休息,她们来问想法,他也只是点头顺从,从不反驳,只要不是拆掉房子,不管什么想法全都支持。

    内外跑遍了,跑累了,她们主仆二人才与杨丛义一样躲避阳光,回屋休息。

    刚坐下不久,听杨丛义说起房契和地契,当知道还有两亩良田之后,清尘与莲儿马上又准备去看良田。

    粮食全右田地产出,在古代是每家每户安身立命之地,不管多么贫穷或富贵,家境处在何种境地都会把田地看成最宝贵的财富,几乎所有人有钱之后第一件事便是购买土地、兼并土地,而家中出了变故的,若不是到了没有其他的办法的地步,更是绝不会卖掉家里的田地。

    而在临安的两亩良田可不是小数目,对一般人来说绝对是一笔巨大的财富,在江南一年能种两季水稻,所产谷物轻松达到二十石,得米十石不成问题,足够五口之家吃一年,还会有余粮。

    不论是清尘还是莲儿,她们都是没有田的人,清尘不必说,也许小时候家里有田,自从家里出了变故跟了师父,自然是没有田的,莲儿出身贫苦,当年在泉州卖身,也不可能有田,没有安身立命的之地,肯定渴望拥有。

    杨丛义点头笑道:真的,当年我在太湖县从土匪手里救了一个告老还乡的朝廷大官,作为回报,他给了我一些金银,后来我一直在衙门,有金银也无处花销,就资助当地一人去做生意了。大前年我督造回易时,他一路从太湖跟到临安,又到明州,最后还去了泉州,一直为宣威军和回易船队采购物资,赚了不少钱。如今不说分我一些利润,本金还我,也够还了方掌柜的账。

    这样就好,害我白担心一场。清尘轻吐一口浊气。

    好了,我先去找方掌柜把花费弄清楚,能还的我们尽快还。杨丛义也忽然轻松起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