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最新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140章 独相的愤怒

大明都督:第140章 独相的愤怒

小说:大明都督作者:奔叔

    叶向高念完了,就满脸欣慰的道:真没想到,我内阁也分了五十个建奴人头,名义上上我坐镇中枢,运筹帷幄。

    大家就一起恭维拍马屁:这个理由正当无比,内阁独相苦苦支撑,谋划这大明大事小情,真可当得坐镇中枢运筹帷幄,到是这个毛大总兵,在文采上也不属于我们这读了十几年圣贤书的人,有前途,非常有前途。

    叶向高就长叹一声:若是别人,在前面战功取胜,我得几个人头分润,也是理所当然,毕竟我为他们做足了后盾,但是这位毛大总兵,这一场酣畅淋漓,旷世没有的大胜,我的确是没有能够尽一丝一毫的力气,更何况,我就对这个战争根本就没有得到消息,恬不知耻的收取人家的功劳,那我为人的底线就彻底没了。

    然后就激情愤怒的用眼睛盯住沈光柞:人可以无耻,但无耻要有个底线,当一个人无耻到这种地步,那还叫人吗?这话也不知道是说的毛文龙还是说的沈光祚,然后猛的将袖子一甩,大踏步出了房间,直接走到午门前的广场去了。那意思再明显不过,他是羞于和这个没了底线的舅舅站在一起了。

    之所以叶向高如此疾言厉色,根本的原因还在于督抚之争的根子上。

    熊廷弼上叶向高推举的,而王化贞是兵部张鹤鸣支持的,如此一来,双方情绪对立严重,这次看到毛文龙如此委过为功,在他认为,不单单是毛文龙逃避死罪,一定也有王化贞在背后指使,用这个办法来证明他王化贞的策略是对的。

    这是一个绝对不能容忍的胡说八道,这是再对军国大政变相的指责,这是对国策的攻击,这是会危害大明帝国的。所以,叶向高站在为国的角度,坚决的要将这个以虚有而坏国策的家伙给于坚决的打击。

    见独相甩了袖子走了,其他的人也一起站起来,故意大声的道:如此战功,我等实在是消受不起,还是留给他那个毛大总兵吧。然后纷纷扬长而去。只留下尴尬的沈光柞坐在那里羞愧无地。

    久久之后,才不由得无奈长叹,自己的这个外甥,老毛病又犯了,但往日里吹些大气,也无伤大雅,但像今天这样,吹的实在是过了。

    在丢失镇江惨败之后,竟然来个大逆转,这本身就与理不合,若是说能够苟延残喘保得性命,在一个地方站住脚跟,这已经就算是不错了,结果他这一次竟然上报,阵斩建奴一千,阵斩汉军三千五,这绝对是太过过份了。

    那些汉军的脑袋还算了,但是那些真女生的人头你到哪里去找?大明朝廷可不像宋朝,底下报上个数字,上面如果不认真追究,也就默认了。

    现在大明朝不管官员多么,武将多么贪功,但是在战功人头上,那可是非常较真儿的,不但要派有关部门的官员亲自核查,而且大内还要派出锦衣卫,东西内厂的番子亲自勘验,那都是一群有经验的家伙,对真假女真的人头,那是一眼就能看出真伪的,你想杀良冒功,那是绝对是过不了那关的。

    如此一来,自己的这个外甥,这一次算是吹大发了,其结果绝对是悲惨的。即便是在丢失镇江大败的情况下,由于皇上眷顾,应该不会杀你毛文龙,但这一次,皇帝绝对不会再保你了。这次,毛文龙你死定了。

    文人抢占武将军功,这已经变成了天经地义的事情,有的时候,前方将士获得的一点点可怜的军功,都被朝廷各部瓜分的一干二净,最终那些真正血战的将士,只能是空欢喜一场。但这一次,从各部门的官员表情上看,大家都已经看出了这其中巨大的谎言,头一次洁身自好,破天荒的不要了前线军功,真的是不要吗?那是怕这虚无的战功而惹祸上身啊。

    沈光柞这时候也只能长叹一声:这一次,我是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你的性命了,可惜了,我那苦命的妹妹,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儿子呢?

    沈光祚站起来想要上朝的时候,却发现还有一个人没有走,却是兵部尚书张鹤鸣,沈光祚就上前见礼:见过张老公祖老公祖是下级对上级的称谓

    张鹤鸣就苦笑道:你的好外甥这次算是捅了马蜂窝了。

    沈光祚也只能苦笑哀求:到时候还请老公祖多多美言照顾。

    张鹤鸣虽然难做,但也应承了下来:我会尽力而为的。然后就走出了屋子。

    张鹤鸣是支持王化贞的,要不王化贞也不至于敢于和资深的熊廷弼叫板对着干,而叶向高是支持资深有谋略的熊廷弼的,这才有了经抚不和。朝廷外唱反调,朝廷内当然也要对着干,这就是现在的政治格局。

    毛文龙大胜的消息,是在正月十六辗转山东递送到京城,当这份战报递到内阁的时候,被称为独相的首辅叶向高刚刚按照规矩,新年第一天坐班署理政务。当他在等待上朝的便房里接到兵部递上来的这个战报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那个好大言妄言的家伙毛文龙,在为自己刚刚的大败虚报战功,以掩饰他的死罪。

    于是叶向高就掂着这份战报,面带冷笑的对着屋子里的同僚,主要是对坐在一旁的那个沈光柞戏虐的道:大明那些粗鄙的武将谎报军功也是有的,这也是一种你知我知,大家心知肚明的东西,每一次出战,要是不谎报一些军功,那反倒是出了鬼了。

    今天是大朝会,所有在京的三品以上要员不论是文武都要上朝,要接受皇帝和内阁首辅最新一年的政事安排。所以现在等待上朝的人挤满了屋子,当然,能在这个房子里坐着等待上朝,而不是像其他文武官员那样,站在午门外那巨大的广场上,经受着呼啸的北风,这都是相当有地位威望的人。

    叶向高这么说,文臣们就嘻嘻哈哈的伸长脖子准备看热闹。而那些功勋武将,一个个就是闭目不语,脸上真的是波澜不惊,对于叶向高如此的讥讽,大家就当它微风吹面,任由它来去。

    沈光柞这时候还没接到毛文龙的家书,不知道事情的真伪,因此却是老脸通红尴尬无比,因为叶向高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是望向自己的,沈光柞就知道,这一定是自己的那个好大言,好虚报战功的好外甥在胡说八道了。

    但是将一个刚刚的惨败,被建奴追的如丧家之犬的我们的毛大总兵,却上报说阵斩了一千个建奴,还收割了一个甲勒,三个牛录额真的人头。然后还故意的看了一眼那个战报:还有这个这个,缴获了认旗十面,刀枪器械无算,啧啧啧。叶向高就故意啧啧有声,摇头道:按照这样计算,原先的那个总兵,现在后面可以加个官了,要不然就委屈了我们这大明的第一天神。

    按照大明的军制,总兵是临时授予的,就好像后世的前敌指挥,战争起来的时候,由朝廷颁发印信,等战争结束了,就要交还回去。但总兵官却是正式的封爵。算是军区司令,可以开衙建府独镇一方。就比如说现在的大明,真正的总兵官,只有九个,分别驻守云南九边以山陕,可见其权势之重。

    那些文臣听了,就嘻嘻哈哈的一阵感叹,语气里满满的都是讥讽嘲笑

    同时,还在林畔阵斩了五百汉军,在象关杀了汉军不下六千。然后就故意长叹一声,面带悲凉的道:也不知道这一次有多少辽中的汉家子民成为了刀下冤魂。

    然后再仔细的看看战报,叶向高就被气乐了。

    呵呵,一项刚愎自用目无余子的家伙,竟然转了性了,真是难得啊难得。

    大家就立刻伸长了脖子稀奇:阁老,却是怎么转了性,快说说,也让我们见识见识。

    叶向高就将战报高高的举起,大声的将毛文龙分配人头,为诸部门请功的方案大胜的念出来,每念一个部门,那个部门里的尚书侍郎什么的就哈哈大笑,每听到一个理由,就击节评论,指出这种荒谬,于是这个候朝厅就似乎成了说书场。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