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最新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144章 来至朝鲜的战报

大明都督:第144章 来至朝鲜的战报

小说:大明都督作者:奔叔

    静,死一样的静,这事情的确出乎了包括沈光柞在内所有人的意料之外,这个信使每说一个,大家的心就跟着一变,每说艰险,大家的心就跟着一紧,象山三千勇士玉石俱焚,更是让所有人的心几乎从嗓子眼里跳出来,火药炸城,玉石俱焚,也让那些视士兵如草芥的人,也不由得热血沸腾,眼角含泪。当说阵前炸死大金开国五大臣,五大理政大臣之一的安费扬古,大家简直如在梦中,恍恍惚惚的,全部进入了难以置信的疯狂中。

    叶向高不顾体面的一把抓住了朝鲜信使:你是不是在胡说,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沈光柞这时候也急了,一把推开叶向高,直接冲着使节大声质问:你说的是不是真的?

    当然,这两个是不是真的,却是两种立场,两个心态。

    别吵啦,让朕问。天启在上面大力的敲着桌子代替了本该是御史整肃风纪的职务,大声的咆哮。

    这样一来,负责这个事情的御史才响起来都忘记很久的自己职责,上来施礼:臣弹劾沈光柞君前失仪。

    当时天启大吼一声:滚一边去,让朝鲜使节说。

    大明在开国之初,洪武朱元璋定下了一个规矩,那就是十五个方外之国不征,以显示大明的宽宏,其实根本原因,也是当时大明打不动了所以这些不征之国每年定期向大明朝贡,而为了更及时的掌握宗主国的动向,拉近与宗主国的关系,这些小国都在大明京师设立会馆,常年派官员驻扎,随时将国内的动向传回国去,等于是现在的驻华大使,按照级别,也算做是各地驻京办事处。

    这样,平时这些驻京办事处人员代表属国执行一些比如给哪个皇妃贺寿啊,和哪个部门沟通等事情,平时是不求见皇帝的。

    但一旦属国内部出现了紧急事情,他们就立刻请见皇帝,进行沟通。

    今天朝鲜使臣急匆匆求见,一定是他们那里出了大事了,天启即便是再懒得在朝,也只能再将屁股坐回去,接见这个朝鲜使节,听听他有什么话说。

    一声传见,好一会朝鲜使节被一个小太监引进来,跪倒在地,按照大明规矩,给天启三呼舞拜之后,等待天启垂询。

    天启有气无力的开口问到:爱卿,今日面朝,可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朝鲜使节再次叩头,然后启奏道:外臣刚刚接了本国国王和议政院的通文,为毛帅一事,请大皇帝定夺。

    毛文龙?天启立刻来了精神,这毛文龙突然弄出请功战报,但真正消息却全无,这次却通过朝鲜传来消息,那得问问。

    一提毛文龙,满朝堂的官员也一起支楞起耳朵,准备听听结果,估计是他兵败逃进朝鲜避难了,应当是抢掠了朝鲜,人家打上门告状了吧。这下好了,五大罪暂时不能杀,但一个暴虐属国,破坏邦交的罪就完全可以杀他几十遍了。

    毛文龙怎么啦?天启就伸长了脖子问到,心中也是七上八下。看来这个毛文龙败进朝鲜,肯定是和国内一样,带兵抢掠了,这下,可捅了大娄子了。

    这个朝鲜使节立刻拿出了一份国内紧急送来的国书,一面递上一面说道:毛帅大败建奴,却滞留铁山不去,行文责难小国议政院和国王,这是我们议政院和国王的辩解则子,请大皇帝行宽宏之心,安排毛帅行止。

    一个属国的使节,在大明华夷心态严重的士子官绅眼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他们的话大家几乎就不做数的,但这次却与众不同,因为他说了毛文龙。

    叶向高立刻站出来,对着天启大声启奏:毛文龙败退入朝,占据属国城邑,荼毒属国百姓,不杀不足以彰显我大明对属国的宽厚,不杀,不足以显示我大明法度威仪。

    他这么一喊,大家纷纷上前喊打喊杀,朝堂立刻一片混乱。

    叶向高转身对那个还跪在地上的朝鲜使节大声的道:您就大胆的说,我大明一定替你做主,毛文龙如此恣意妄为,我必奏请万岁,杀之以正视听。说的那说义正词严,那表情那是大义凛然。

    被首辅如此垂询,朝鲜信使感觉到无比荣幸,不过也无比糊涂,于是就仰着脸,很是纳闷的问到:毛帅大胜之后,严格约束军队难民,没有和我们当地百姓发生任何不愉快的事情,虽然占据我铁山不去反击建奴,但就凭这就杀了毛帅,是不是有些过啦。

    当时群臣大怒,真的是对这个使节怒其不争,纷纷给他鼓气,要求他当着大明皇帝的面,将毛文龙的种种罪状一一说出,大家坚决给他做主。

    结果这时候魏忠贤耳朵尖,总算听明白了什么,于是凑在烦不胜烦的天启耳边小声提醒:万岁,这个朝鲜信使似乎是说,毛文龙大胜,占据铁山不走。

    天启猛的一愣:毛文龙大胜?真的是这么说的吗?

    因为这个家伙一提毛文龙,大家就和打了鸡血一样,吵吵的大殿比菜市场还菜市场,也没太听清楚,于是就疑惑的左右观望。

    正这时候,一个特别响亮,带着哭音的声音在大殿上炸雷一样的响起:臣恭喜万岁,贺喜万岁,毛文龙大捷啊

    就这一嗓子,绝对高八度,绝对有穿金裂石的效果,在这乱哄哄的大殿上,就好像平地起了一声惊雷,当时震的群臣是目瞪口呆。

    好半天大家才缓过味来,毛文龙大捷?开玩笑呢吧,癔症了吧,这谁啊。仔细看去,却是老泪众横的沈光柞趴在地上,一面嚎啕大哭一面大声疾呼。

    这时候天启才有机会插话,对着那个朝鲜信使大声的质问:毛文龙怎么样了,怎么就大胜啦,快说,快说。

    朝鲜信使才左右看了再看,虽然感觉今日的朝堂气氛比较诡异,但也不是自己这个小臣能问的,朝上磕头,小心谨慎的道:据小国传来紧急文书通报,毛帅先丢镇江,退入我国,得我国庇护,在弥川堡避难,但建奴阿敏穷追不舍,绕过我义州,偷袭弥川堡,结果毛帅带五千镇江百姓在弥川堡前两战,但终因寡不敌众,退入林畔。

    天启听了就泄气了,这说来说去,还不是连连惨败?

    沈光柞却听出了端倪,赶紧催问:后来呢,后来呢?这不问不行啊,真要是毛文龙倒了,自己妹妹的独苗没了,自己的官也快没了。

    这个信使就很纳闷,对着皇帝先问了句:难道大皇帝没得到毛帅战报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