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最新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447章 逼急了皇帝

大明都督:第447章 逼急了皇帝

小说:大明都督作者:奔叔

    毛文龙就惊讶了,难道不是吗?历史书上可是这么说的啊,难道历史书还有错吗?    魏忠贤就愁眉苦脸的道:我也被逼的啊,皇上当初得到了你的接连捷报,万岁认为他也需要知道一些兵法,直接一支军队试一试,但是放眼全天下的大明朝的军队,哪一个真正是由着咱们家皇上指挥的呢?    毛文龙就犯傻了一句:英国宫不是最忠心皇上的吗?咱们的京营在英国公的掌握之下,只要皇上愿意,到京营里去,更是事半功倍,皇上散了心,而且还能增强京营禁军的战斗力,一旦将来京畿有事,还能拉出来练练,这不是一举多得吗?。

    说这话的时候,毛文龙的脑海里就想着未来崇祯的时候,野猪皮皇太极兵临城下,京营竟然二十万大军面对十万由奴才和建奴组成的大军不敢战,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悲哀,如果天启真的这么做了,最少现在这么训练京营,那么,那时候还会出现那样的状况吗?    ,你傻啊。

魏忠贤一句话,拉回了毛文龙的思想:英国公对咱们皇上忠心耿耿不假,但他更知道保住他能继续忠诚的资本是什么,所以啊,那吃着内帑的二十万京营就是他英国公的根本,不要说别人动一下,就算是皇上要动也不成啊,真的皇上御驾亲征京营,第一个反对的绝对是他英国公。

    毛文龙想了下,也就理解了魏忠贤说的话,英国公之所以能成忠臣,必须有成为忠臣的资本,要是军队没了,他想成为忠臣,那有用吗?没有用的忠臣也就是一个狗屁,就好像那些在京的无数国公侯爷,要说都不忠心皇上说不对对,但就因为他们没有表现忠心的资本,现在就成了一个个醉生梦死的废物了。

    外患是那些朝廷的事情,但皇宫的安全谁负责?交给那些已经被一些别有用心者掌控的军队,能成吗?魏忠贤吃了一口,然后一张臭嘴贴近了毛文龙:,我不瞒你说,咱们皇上难啊。

    毛文龙就稍稍的将鼻子挪开一点,笑着回答:皇上贵为天子,还有什么难呢?    心中却腹诽:身为天子,每日不做天子该做的事情,简直就是不务正业,真要说难,可能就说难在怎么样打好一个马扎吧。

    魏忠贤似乎看出了毛文龙的腹诽,于是就再次长叹一声:你在外面,是不知道咱们皇上的难,咱们皇上看着光鲜,但在朝堂上他老人家就根本说不上话,做不成事,口是心非的邹元标,在天启元年,他上书皇上,巴巴的nn争,当时他说,今天国家成了这个样子,都是二十年来这些大臣所导致的党争,过去这些大臣啊好多都是嫉贤妒能不让有能力的人才有上升空间,每天想着怎样禁锢贤士驱逐能人而负责监察的官员们看事情又无法心平气和客观看待问题,专门想着是三五成群搞小团伙小组织。

    又上书说论一人当惟公惟平,意思是所以臣以为如今当务之急就是群臣以和为贵,只有朝廷内部以和气为主才能让国家走向好的方向,我提议以后评论一个人应该按照公开公正公平的原则,评论大事也要如此,不要因为和自己有什么牵连恩怨也影响。

    结果皇上被他蒙骗啦,认为他可谓一个高尚的人,大公无私,客观中立人。

于是,请他推荐贤才入朝。

结果那个混蛋向皇帝推荐了都是什么呢,都是他们的东林奸党,结果他们搞党争更加酷烈,将不是他们一伙的全部踢了出去,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众正盈朝,我呸。

    魏忠贤越说越激动,就狠狠的呸了一口,结果弄的毛文龙一脸唾沫星子。

    东林上位,毛文龙知道其实就说这个邹元标的功劳。

大明开始变坏,就是这个老家伙弄的。

    魏忠贤继续气愤的抱怨:结果就是,只要皇上想做的,他们一定反对,皇上的圣旨他们一定驳回,只要他们想做的,就必须逼迫着皇上同意,否则就说无边的指责,含沙射影的诋毁,根本就是皇家家事的留着和皇上最近的乳母李选侍都没有权力留下,都被逼出宫,你说,现在咱们皇上不做木匠舒缓一下,还能做什么?    然后盯着毛文龙的眼睛,一直一句的道:咱们皇上已经受够了,但英国公抱着京营自保,孙师傅总是向着东林说话,而袁可立师傅更是态度不明,能够和东林对着干的,全在不知不觉中被东林赶出了朝廷,试问天下谁能帮助皇上?只有我们这些没了根的才和皇上一条心了,还有别人吗?还有别人吗?11。

    毛文龙和魏忠贤并肩而坐,苏其民和丁文礼下手相陪,王强只能站在小院子的门口放哨望风了。

    四个人围桌坐下,就着通红的炭火,开始吃饭谈心。

    魏忠贤端起酒杯,心存感激的对毛文龙道:这次操演上弄出了那么大的乱子,多亏了毛帅救驾,也是救了我这条老命,这份情,我老魏算是记下了。

    毛文龙当时悄声一笑:我说老魏,你也忒没心了,不是兄弟说你,你鼓捣出这个内操玩意,虽然能哄咱们万岁一笑,但金鼓齐鸣喊杀冲天,惊扰后宫不说,还让那些狗屁的文官抓了你的把柄,你这不是给自己无形中树敌吗?兄弟我认为你这很不值当的啊。

    然后再次小声压低声音道:再说了,你带着一帮太监能操练出什么来?能起什么作用?不过就是一群花架子,真要出了什么事情,京营的军队一到,立刻就是一哄而散,这样中看不中用,百害无利的事情,老魏你怎么这么糊涂?    被这么亲切的称呼,被这么掏心窝子为自己考虑,魏忠贤在感动之余,却愁眉苦脸的小声抱怨:我说啊,你真的以为我这么折腾,是我自己做的吗?那可是大内,那可是皇上说了算的地方,你还真把我当棵葱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