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比趣阁免费小说 > 最新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479章 阮大钺的杀伤力

大明都督:第479章 阮大钺的杀伤力

小说:大明都督作者:奔叔

    人可杀不可欺,现在阮大钺准备豁出去了,准备投靠阉党,对欺负自己的东林党给于致命的反击,一来为自己出口恶气,二来也算是给阉党一个投名状。

    堡垒总是在内部被攻破,背后捅刀子的都是朋友兄弟,而且绝对是最致命的,一捅还就一个准。现在,早就上心留意工部黑暗,收集好了黑材料的阮大钺捅刀子的时候到了,他怎么能放过对曾经的同道,现在的死敌捅上致命一刀的机会?怎么放弃向阉党魏忠贤献上一份大大的投名状的机会?怎么放弃在皇上震怒的时候表现的机会?震怒吧,再震怒一下更好啊,那就回有人倒大霉啊。

    于是,阮大钺磨刀霍霍的站出来,内行的向天启启奏道:臣刚刚上任为工部侍郎,臣知道标准,按照工部的规定,一个枪头半斤,也就是说,一石精铁扣除损耗,可打造枪头二百个,不算人工,折算下来是二厘银子。刀子捅完了,然后不忘再补上一下:启禀万岁,咱们大明工部施行的是匠户制度,匠户,是没有工钱滴。11

    将讨要土地的债主弄成附逆,而且还言之凿凿,而且还大义凌然,大家就再一次哗然。毛文龙你也太狠了点吧,赖账也不能这么个赖法吧,人家不过是想从你手中要回属于自己的土地,你不给人家也就算了,你竟然还在逻辑上给人定了从逆,你是要灭人九族,这是以绝后患的节奏啊。这是谁和他作对,他就要谁命的节奏啊。

    刑部侍郎一番理屈词穷之后,梗着脖子道:即便你说的有理,但按照大明规矩,缴获也要上缴国库,你这样私藏缴获,与贪墨无异,臣n毛文龙私藏贪墨罪。

    得,这又多了一条毛文龙的罪,不过大家也算是领教了这个家伙脑袋反应快,捏人罪名那是顺手拈来,不愧是做刑名的老倌。

    所有的文臣都为这个刑部侍郎的机智叫好,这就对了,一件事必须扯出百件来,没有的扯没事,想办法也要扯,大家已经习惯这样了,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毛文龙就无所谓的道:你说的不错,但按照大明的规矩,缴获也好,查抄贪官家财也好,要有三成归为皇上是不是?

    这个刑部侍郎就有点不好的预感,但这是规矩,却也不能反驳。于是,只能不甘的点头:是有这样的规定。

    毛文龙就双手一拍。:我这次平叛缴获颇丰,就比如刀枪等物折算不下两百万,而土地不足其中三成。

    工部侍郎立刻上前:不对,你缴获的刀枪没有那么多折算。

    毛文龙就扭头看他:但你的工部给我们分发的刀枪可是如此,一个扎枪头,你作价十两,一把大刀,你作价五十两,一副铠甲,你竟然作价三百两,而这次我上缴给山东巡抚的缴获,其中,刀五万把,枪十万支,不要说还有铠甲马匹驴骡,你说就这些该合计多少?

    工部侍郎就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事怎么突然从讨要土地,怎么转到了我们工部刀枪装备价格上来啦,噢,对了,是自己多嘴了,而想一想自己的报价这时候突然被捅到皇上面前,当时就感觉大事不好,冷汗就不由得流了下来。

    大明的工部打造的刀枪铠甲,上报朝廷的的确是这个价钱,当然,按照规矩,装备军队是不要钱的,但工部分发的时候,是要出库费的,按照价值的一半收取,于是才有了大明工部的库房里落落大满堆积如山的装备,但底下的官兵却宁可用木棍应敌,也不n所谓的免费武器,因为,他们实在是没钱上缴那一半的出库费用。

    魏忠贤当时就火上浇油加了一句:的确,户部上报你们工部今年所产可都是这个价钱的,你不要说你是胡报吧。

    废话,不胡报,我们工部户部等等上下几百口子官吏吃什么,贪什么,拿什么盖豪宅喝花酒养小拼?

    但这时候被毛文龙堵着呢,却也不敢改口。只能捏鼻子认了。

    毛文龙就老神在在的掐指计算:我缴获五万把刀,按照您的价格,一把大刀五十两,一万就是五十万两,五万把,就是二百五十万两,枪十万,按照工部价格也有百万吧,且不说铠甲辎重,单单就这些,那三十七万亩土地的价格然后想了下:当年袁可立巡抚在江南法办董份,抄没其田产一万七千晌,也就是十七万亩,当地官员处置的可是按照一亩地七分银子的价格啊,那么我上缴给皇上的可只有二十二万银子,按照三成归内帑的规矩,扣除土地现钱,单单刀枪一项,您们户部还欠着内怒五十万呢。

    户部尚书的脑袋就一晕,这怎么扯着扯着,又绕到我户部上来啦。

    正在毛文龙仔细算帐的时候,突然上面一声断喝:等等。

    说这话的可不是别人,是那个高高在上的皇帝。

    他虽然长在深宫不通事物,但他有一个嘴快腿快,满街体察民情的弟弟,他有一个农民出身的大伴,这价格上的虽然有些出入,但绝对不会出入如此之多,于是他铁青着脸打住了毛文龙的问话。

    毛帅是说,工部报账一个枪头十两银子?

    毛文龙肯定的回答:确实,臣曾经请领两万扎枪,工部报的就是这个价钱。

    那么生铁是多少钱?

    毛文龙道:按照我在朝鲜赊欠的价格,一石一两二钱银子,皇上,是一石,是一百二十大斤,是精铁。毛文龙说一句,工部的侍郎的脸就白一分,说一句,汗就多一点,最后已经是彻底的瀑布汗了。

    而毛文龙说一句,天启的脸就黑一分,说一句黑一分,现在天启的脸就黑如灶王爷了,咬牙切齿的扭头看向魏忠贤,魏忠贤就落井下石的道:京师生铁每石一两银子,精铁,每石三两。

    天启就呼呼喘气:一个枪头需要多少精铁。

    阮大钺当然不放过这个报复的机会,他从天下第一的吏部左侍郎,被同党东林踹去最末的工部做了一个可有可无的右侍郎。这还不说,自己去了工部之后,那是茶也没人倒,水也没人烧,大家进进出出就当他是空气,这是明显的挤兑他出去,而东林大佬已经放出风声,要将自己派到南京二朝廷做工部侍郎。

    南京二朝廷是什么官?那是直接踹去养老去了,自己正当壮年,怎么能心甘?这是东林在陷害自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