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好看的小说书 > 最新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637章 张继先的策略

大明都督:第637章 张继先的策略

小说:大明都督作者:奔叔

    我们就是去骚扰。张继先其实不太懂的军事,但随着跟着毛文龙的身边经历了几十场大小之战,他的领悟能力在飞速的提升,也就慢慢的大胆的参与到军事策划上来。

    据我观察,蒙古人的军队纪律,远远不如有了完备军事制度的旗,他们还是凭着本能和勇敢在作战,更接近于一群乌合之众,而且他们还是临时拼凑起来,虽然也有千夫长万夫长的规矩,拼凑起来的人还是互相不熟悉的,这样松散的,临时拼凑起来的队伍,在今天两场大败之后,军心士气被彻底的打击下,如果我们能够派出一小股精锐,把握好时间尺度,突然间冲杀进去,我估计就可能带来军队最可怕的现象。

    你是说营啸?毛文龙的眼睛就一亮。

    张继先就肯定的点头:一定会出现的。

    在古代乃至近代军队中,会发生营啸,是古代军中的说法,俗称炸营,指的是过于紧张的军队因夜惊发生了完全丧失理智的行为,这是和监啸类似的可怕现象。

    在古代,由于监狱压抑,刑罚严苛,往往在深夜或凌晨突然爆发出犯人的尖叫,继而大量犯人发狂,互相撕打殴斗,甚至于互相咬噬,种种恐怖的疯狂都爆发出来,而且监啸之后,犯人往往大量死亡,发生这种情况,狱吏是不敢镇压的。

    古代军营之中营规森严,是地道的肃杀之地。特别是处于交战状态中的军营里,上至统帅下到士兵每一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紧张。凶残的敌人与严酷的上级,梦中那遥远的家乡与近在咫尺的血腥厮杀,连日来生死未卜的激战,熟悉的面孔一个个地消失,高压军纪下长时间积累的压抑,这一切,都有可能随着睡梦中某个人的一声惊啸在刹那间喷薄而出,造成灾难性的连锁反应,惊恐的情绪与失控的状态迅速传染身边的每一个人,一发不可遏制。因此,在某个寂静漆黑的夜,一个士兵或者囚犯因噩梦而喊叫时,往往会引发其他人的连锁反应,使得整个群体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甚至自相残杀,后果往往十分严重。

    这时候,所有的将士都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状态,危机感和自我保护,会让他们杀死所有靠近自己的人,尤其在朵彦汇集的各地部落的情况下,大家根本就是陌生人,会更加重这样的状况发生。

    毛文龙记得,在中国的历史上,最后的也是最大规模的一次营啸发生在解放战争时期,淮海战役胜败将定之际,孙元良率领16兵团发生营啸,可以考证的是,这是世界军事史上万规模营啸的最后一次。根据经历人的说明,孙的部队撤退到萧县不假,但遭到了解放军部队的夜袭。

    以夜袭而论,歼灭一个团,一个旅有可能,一个兵团基本是不可能的,而且解放军后来的文献也证明当时和孙军交战的数量极少。可是孙军的状况非常不正常。当时他们突围出来,经过一夜狂奔,凌晨时认为已经远离了战场,于是数万人几乎同时倒下酣睡,部队连岗哨都没有放出。拂晓,解放军少数部队突然发动夜袭,突围成功。孙兵团官兵被围多日之强烈紧张后骤然放松,又突然被袭击,神经顿时崩溃,于是全军惊叫而起,甚至自相残杀,激烈混战起来,于是几万人的大军就此溃散无法收拾

    在看现在朵彦的部落军队,几乎将营啸的所有条件都完备了。

    可以一试。毛文龙果断的决定。

    父帅,就让我带着我的五百骑兵干吧。毛有德立刻上前请战。

    毛文龙点头:你现在就下去休息,在后半夜,对蒙古朵彦联军进行突袭,注意,不要放火,只是呼喊突袭,然后不要停,直接穿营而过。

    父帅放心,我绝对不恋战,将那帮家伙弄炸营了就成。

    对,就这么干。

    清点牺牲的,包括负伤的,结果让人心情沉重。

    这一战,牺牲在射雕手中的,竟然有千人之多,而且都是一箭毙命,被撞开武罡车之后,为了杀死那些冲进来的蒙古人,也战死了不下500。

    这一战让毛文龙损失了一千七百将士,当然,面对外面又被歼灭的近万的蒙古精兵,胜利还是属于自己的。

    多伦的心在滴血,只是这两两战就让自己丢失了三万将士,这场战斗也太过残酷了。

    再组织一次进攻,还是用上次的办法。一个万夫长咬牙切齿的建议。

    这是一种无奈的建议,现在面对对面再次完整起来的大阵,他们真的就只有这样的办法了。

    多伦没有下令,看看天色,举起手:我们后撤三十里扎营。然后头也不回的直接打马走了。

    来势汹汹的敌人,就这样虎头蛇尾的结束了今天的战斗,丢下满地的尸骸撤出了战场,这让毛文龙也舒了口气。这样的战争烈度,对于久经战阵的复辽军来说,还是可以接受的,比这惨烈的战斗经过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打扫战场是复辽军的习惯,都是穷闹的。虽然没有牛羊,但带在那些蒙古人脖子上的还有腰上的配饰,可都是好东西,那都是松石玛瑙琥珀,在他们看来是不值一文只是好看,但在中原人眼里,那都是珠宝,都是钱。

    走在血肉磨糊的战场上,毛文龙顺手在一个尸体上拽下了一把精致的小刀,抽出来翻看一下,身边跟随的总管就告诉他:这是汉代的东西,刻制竹简用的,刀笔吏刀笔吏,就是从这里来的。然后直接从毛文龙的手中拽走:咱们的商行又多了一份收入。

    毛文龙就无所谓的点点头:这一次只有咱们自己商行跟来了,一会儿收集出来的东西,你就直接运回去,还有一点,这一次战死的兄弟,我将在这草原上给予火化,青山何处不埋骨,但他们的骨灰,我还是想让他们回到我们的皮岛去,那里才是他们的家。

    毛有德就感动得冲着毛文龙施礼:我带这些兄弟们,感谢父帅。

    没有去理他,继续对着主管说:还有就是将负伤的将士运回去,到遵化要好好的调理治疗,只要他们伤病痊愈,未来就是一个个最强悍的战士。

    商行掌柜的就拱手保证:大帅放心,只要他上了我的车,我保证绝对不会有一个将士在平白的死去。

    继先,你将战死的和负伤的将士分门别类的登记,问清了姓名,等战斗结束,我将将抚恤发放到他们家人的手里,我绝对不会让我的将士流血又流泪。

    张继先就点头称是。然后询问道:我们就在这里扎营吗?

    毛文龙不置可否,眼光却望向了遥远的东方,毛承勇带着一队巡哨,追着敌人撤退的脚步去了。

    张继先道:朵颜部经过今日一战,已经元气大伤,尤其是在士气上,更会低落,而一个士气低落的军队,在晚上的时候,防守上就会松懈的。

    毛文龙就站住了脚步,你的意思是我们来个偷袭敌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