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最新小说 > 大明都督 > 第658章 未雨绸缪

大明都督:第658章 未雨绸缪

小说:大明都督作者:奔叔

    毛文龙就吩咐:你去把咱们商行的,掌柜的叫来,我有话要跟他说。

    好的,大帅妹夫。

然后也不管要掐死他的毛文龙,大步的出去了,只是转眼之间,王强就带着那个掌柜的进来:大帅妹夫,我把人给你叫来了。

    这个掌柜的就先给毛文龙施礼,然后给得意洋洋的王强恭敬的施礼,这就是王强一口一个妹夫叫出来的成绩,于是这个家伙就得意洋洋的接受,然后大步走出了帐篷。

    舅爷叫小的的过来,不知道大帅有什么事情吩咐?这个掌柜恭敬的询问毛文龙的意思。

    毛文龙就单刀直入的道:现在朝局对我不利,东林党人磨刀霍霍,就等着我回去,给我来个万刃分尸,所以我要事先准备。

    掌柜的就恭敬的听着,不置可否,因为他不想掺和到朝堂的争斗中去,只要自己一心为孤臣党掌握好这个家底,做足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这次朝堂上下反对我的,都是那些东林以及支持东林的天下士子,东林之所以能在朝堂占据主导,就是因为民间有无数士子文人的支持,掌控天下n导向,所以我决定,我给他们来个釜底抽薪。

    掌柜的依旧不置可否微笑着听着。

    毛文龙就一脸郑重的道:这次跟着我在草原发财的商贾很多,大家吃了我的,喝了我的,也该为我做点事情了,所以,我请你委婉的告诉他们,我需要他们为我在民间,拆了东林的台,这事情您看能办到吗?    掌柜的就微笑着回答:商贾虽然被朝廷限制,规矩上被打压,但大明承平日久,商贾已经形成了绝对的势力,尤其他们为了谋求这个阶层的平等地位,在各地已经做足了功课,就比如,几乎所有的商人在赚到钱后,都要做些修桥补路,灾年施粥的善事,虽然有沽名钓誉之嫌,但已经在民间多有口碑。

而为了能提高身份被士子认可,更是在各地大兴书院,供养那些寒门士子。

至于地方大小官吏,更几乎在无数的金钱打点贿赂之下,都成了这些大商贾的走狗。

因此,彻底的拆东林的台虽然不能达到,但让毛帅在和东林斗法的时候袖手旁观,让民间以及民间士子中改变形象,争取口碑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事情就交给小的办吧,只要大帅在草原再呆上两个月,当您跨过长城的时候,保证让您看到一个不一样的社会评论。

    毛文龙就点点头:你办事,我放心。

    毛文龙独坐大帐胡思乱想一番之后,把思路转入正题,抱着膀子,眯着眼睛继续思考舅舅的信息。

    其实之所以自己的舅舅和孤臣党能够坚定的站在自己身后,是因为这场草原战争,让这些加入到兴邦商行的股东,也就是孤臣党党员们获得了巨大的战争红利。

    毛文龙当初将缴获,是以大明朝中原地区的价格的三成卖给自己的商行的,而自己商行,在这一次行动中,最少分得了一半的销赃的权力份额。

    这么算下来,正如刚刚走出帐篷的那个商行掌柜的禀报,整个商行在这次战争中,扣除所有的费用,单单就是这一项的收入,就已经超出了一千万两银子。

    如果按照股份分成,当初那些加入自己商行的孤城党员们,总投资额不足300万银子,那么还没到一年的时间,也就是短短的这三个月,每个人所获得的利润,扣除上缴给魏忠贤内帑两成,也就是二百万银子的红利分红,足足让大家赚了两倍多的收入。

    这绝对是一笔让人眼红,并且让大家感觉到理直气壮的收入,如此巨大的红利,也就紧紧的绑住了所有的人,让他们清晰的知道:跟着毛帅有钱途。

    现在大家就盼望着毛文龙早一点回京,然后在他的主持下,分发第一批红利。

    好在所有的人都急切的盼望着毛文龙早一点回京,好给大家分润红利的时候,官场的老油条,真正的不倒翁,自己的舅舅沈光祚还是清醒的。

    朝堂上,对毛文龙所做所为正是群情激奋的时候,这时候毛文龙绝对不应该迎风而上,针尖对麦芒的发动一场为保护自己的政治斗争,这是局势所要求的,同时也必须这么做的。

所以他才非常体贴的告诉毛文龙,在朝堂上,正在热火的时候,你还是应该躲在草原里,等到这个热乎劲儿过去了再回去,那么这样对毛文龙不利的局面,就会自然而然的化解。

虽然东林党人坚持一件事情,都已经达到了偏执的地步,就比如说三大案,老皇帝已经死了,这事本来就应该过去,不是还是纠缠不清到了新皇帝的这一辈,虽然有架空皇帝的本性在,也有东林党的偏执狂性格在。

但不管怎么说,只要时间推延下去,在自己的运作下,终究会分化一部分东林党人的。

    看到老谋深算的舅舅的建议,毛文龙将书信一推,显得无比轻松。

    这件事情的解决办法,其实毛文龙早已经有了腹案,在他的眼中,这根本就不算是一个事儿,不过是自己心急杀了一批官员,不过是自己独断主张,故意曲解上峰的命令,灭了草原一族,被那些道学之士,被别有用心者,对维护文官集团高高在上的地位者拿出来说事,想要利用这件事情,致自己于死地。

    如果就这简简单单的几件事情,我就被你们彻底的整死,那我还是穿越人士嘛?那以后历朝历代穿越人士会餐的时候,我要说出去,岂不是被所有穿越人士所鄙视?我还怎么混?这就是毛文龙现在的得意想法我不但要经过这件事情,保住自己战无不胜的位置,而且我还要通过这些事情,向天下所有的人展现自己真正的实力,让天下所有的人发现,经过这一连串所谓的不可饶恕的罪行的翻转,看到自己真正的能力,看到自己身后站着的强大的集团。

    然后轻松的晃晃脑袋,将正玩得兴起的毛毛揽在怀里:你老爹我,天下的能人,通过这件事情,展现我的实力之后,我会让我的敌人开始瑟瑟发抖。

然后在孩子的眼睛里看到了疑惑,就捏了一下在自己精心喂养下开始变得肥嘟嘟的小脸蛋儿,继续得意的嘀咕:这个世界上,最坚定的集团,其实并不是有理想而统一的,我还是那句话,是依靠利益捆绑的,只要给足了我身后的那帮支持我的人巨大的让他们根本不能舍弃的利益,他们会拼死的保护我,好在我通过这次草原战争,我向所有支持我身后的人展示了,我给他们获取巨大利益的能力,这个天下谁还嫌弃钱咬手呢,这个天下谁还能嫌弃自己手中的权力变大呢?如果真有这样的人,只能说明一个,这个人要么就是傻子,要么就是酸。

我对这样的判断,坚信不疑。

    毛毛是个小孩子,当然听不明白毛文龙的话,不过在他的眼中,只要自己的这个爹爹是轻松的,那么她就是欢喜,虽然他依旧不说话,但她银铃的笑声,已经传满了整个大帐,让本来昏暗的大帐篷里,竟然感觉到莫名其妙的有一种光明。

    想明白了之后,毛文龙就叫外面的王强,听到召唤的王强就大步的走了进来:叫我什么事儿?大帅妹夫。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