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库三七小说网 > 奇遇小说 > 大叔,听说你是狐狸精 > 73.073

大叔,听说你是狐狸精:73.073

小说:大叔,听说你是狐狸精作者:婳语

    程穆甚至都没提内奸的事,虽然其实很多人心里都有数了,可程穆不提,他们也不能提,心也一直吊着。程穆很认真地安排工作,唐谡依然不怎么发表意见。但是这一次,没人敢再小瞧程穆,也没人会再去想唐谡和程穆的关系不好了。

    之前遗留的问题太多,程穆一直忙到晚上,才把事情安排完。

    唐叔,走,我请您吃饭。程穆和唐谡一起离开公司,看起来特别开心。

    该我请你的。唐谡说,恭喜你打了漂亮的一仗。

    这主要还是唐叔您的功劳。程穆乐得合不拢嘴,坚持道,我今天先请您吧,您可以明天再恭喜我。

    唐谡也不在乎这个,两个人都不是缺钱的人,平时吃饭也是谁方便谁付账:行,你请我吃什么?

    程穆立刻道:刘二哥牛肉。

    刘二哥牛肉不是什么大餐馆,也不是什么名家名菜,这是本地一个比较出名的小餐馆。这段时间,唐谡没事就带着程穆走街串巷,从拿地到房子建成后的销售,给他做了不少深入指导。毕竟程穆是真的要负责分公司的事情,不是说着玩的。

    刘二哥牛肉就是之前在工地上听说的,虽然只是一家小店,但听那些工人说起来,特别好吃。他们当时没问具体在哪里,后来唐谡无意中提过一次,说当时该问问那家店在哪里的,程穆就上了心,专门去打听了。

    此为防盗章, 订阅不足一半的亲, 等等再来吧~自然是去看现场, 唐谡没让人送,两人自己去的。

    现在公司看中的地在h市城东郊区, 城东是原来的老城区,按规划这几年要翻新扩建,那块地主要是郊区的一个村子,名叫成和村。

    成和村附近有几个村子先拆迁, 有好几个工地已经在开始施工了。成和村的人也搬走了很多, 不过遗留下来的房屋一部分破烂不堪, 一部分却新得有些过分。

    唐谡带着程穆慢慢走着,忽然指着那些新房屋问道: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程穆以前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但是拆迁的事还是听说过的, 想了一下就明白:为了拆迁费?

    是的。唐谡道,拆迁费和房屋的面积、新旧都有关。成和村是这片拆迁比较靠后的, 这些人早得了消息。所以但凡有能力的,都是能加就加,不能加也要尽量翻新一下。

    因为拆迁而发家致富的消息,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闻,站在拆迁户的立场来看,自然怎么加都无可厚非。按照政策, 从正规途径得来的钱, 能多一点为什么不去争取?不过, 站在开发商的立场来看, 不管是哪种补偿形式,最后都是开发商来买单,心情就多少有点微妙了。

    程穆望着剩下不多的几户人家,心有戚戚:那些现在还没搬走的,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钉子户吧?

    那倒不一定。唐谡笑道,现在地还没卖出去,他们本来也不必搬走,你等过段时间来看,住在这里的人反而会增多,那才有可能出现钉子户。现在住在这里的,很有可能是真没去处的。

    七月份的天,说变就变,两人正说着话,天上忽然飘来一朵乌云压在头顶,看着像是马上要下雨。

    两人都没带伞,唐谡四下看了看,指着前面一户开着门的人家说:我们去跟人聊聊天,顺便躲下雨吧。

    他话音刚落,就有豆大的雨点稀稀拉拉地砸了下来。那户开着门的人家正好出来一位头发花白的大爷,也看到了他们,冲他们喊道:要下雨了,你们来屋里躲躲雨吧。

    两人求之不得,忙加快了脚步。就在这时,一只小黑狗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抢在两人前面往那户人家里跑。

    程穆走着走着忽然感觉到身边唐谡的脚步顿了一下,奇怪地扭头看去,就见唐谡眉心微蹙,嘴角紧紧绷着,虽然并不明显,但程穆还是看出来他紧张了。

    唐谡在紧张什么?程穆愣了一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那只小黑狗?

    莫非,唐谡竟然怕狗?一只不到两尺长的小黑狗?这不太可能吧?

    程穆觉得特别不可思议,也放慢了脚步,偷偷观察唐谡。然后他就发现那小黑狗走得慢唐谡就不敢走快,一直和它保持着一段距离,但表面上还是非常镇定的样子。要不是和唐谡朝夕相处了那么久,程穆还真看不出来他在紧张。

    大名鼎鼎的唐先生也不是无所不能的,他竟然怕狗!程穆忽然心情大好,几乎要笑出声来,但他强忍着没表现出来,不动声色地上前,挡在了唐谡和小黑狗中间。然后他很明显地感觉到唐谡松了口气,周身那种紧绷的气场,瞬间弱了很多。

    程穆终于没忍住笑出了声:唐叔,您还怕狗呢?

    怕狗的唐先生板着脸,想要否认。可看到程穆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还有他挡在自己前面的样子,到底也没有真的生气,只是哼了一声,勉强维持着长辈的尊严。

    程穆到底还记着给他叔留点面子,笑了几声就停下了。两人到了那大爷家,他也一直都挡在唐谡面前,不给小黑狗靠近的机会。程穆心情非常好,怕狗的唐谡,忽然就从仙气飘飘的半空中落地了,接了地气儿的唐谡特别有真实感,程穆感觉离这人的距离都近多了。

    这么一会儿功夫,雨势已经大了不少,两人和大爷打招呼,感谢他让他们避雨。

    大爷家里就他一个人,乐呵呵地道:这有啥好谢的?举手之劳的事,让你们避避雨我又不会损失什么。你们还可以陪我这个老头子聊聊天,现在人都搬走了,聊天的人也没了,只能天天听戏。

    大爷大概是个京剧爱好者,屋里正在放《苏三起解》,这时刚好唱到那段脍炙人口的西皮流水。程穆一时技痒,一抬手跟着唱道: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

    唐谡一直都觉得程穆似乎没经过变声期,明明都十九岁了,声音还带着股少年特有的柔和,不过也不像女声,就是说话总软绵绵的像在撒娇。但他这声音唱起青衣来,居然意外地带感,每一个转音都像落在人心坎上的一片羽毛,撩得人心痒痒。唐谡不懂京剧,说不出具体的技巧来,只觉得程穆唱起来很好听,他看了那大爷一眼,发现大爷眼睛都在发光,看来程穆是真唱得不错。

    以前老程总喜欢在唐谡面前夸程穆,他说起程穆几乎是琴棋书画唱无一不会。孩子总是自家的好,唐谡对老程的话,也没当真,听听就算。老程老是很骄傲地说程穆将来是要做艺术家的,所以唐谡只知道程穆在学艺术,却不知道他到底学什么专业。后来见了程穆本人,唐谡对他的印象也就是一数学白痴,在人情世故上的表现就更加稚嫩,他看着就是一小屁孩,倒是忘记了程穆其实还有别的优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