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99章 怪猴

逆刀风云:第99章 怪猴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幸好地牢里虽然闹了个翻天覆地,地表上却毫无动静,歇了良久始终没见人下来察看。

傻根有了些力气,道:发哥,能不能走动?杜发道:可以,我手脚没伤,吐完血精神了些。

傻根道:那咱们快走,趁着外头天黑,容易脱身。

二人相互掺扶着缓慢沿甬道回上茅厕,外头情悄悄的一无异常,把机关锁好,放上稻草掩盖出口,出得茅门,天上月朗星疏,冷风拂面,精神登时为之一振。

    傻根大惊叫道:前辈,你你在喝血!那毛猴发出桀桀怪笑,老头鲜血喷射力度减弱,他便伸出枯枝般的手指手掌接血放入口中舔食,火光下看得分明,那手腕手指极细,似是七八岁孩童之手,但却长满了长毛,比猫爪狗爪还要浓密,沾上了鲜血毛手,看起来十分诡异可怖,只把傻根瞧得毛发竖起,忘记了身上的伤痛,蹬蹬蹬向后退了三步。

    那毛猴放开鲜血流尽的老头,高声尖啸,傻根和杜发立感耳膜刺痛,双耳嗡嗡作响,脑袋痛得犹如已裂了开来,急抬双手捂住耳朵,可那声响虽然小了,难受感觉却一分不少,两人都禁受不住,摔于地下渐渐昏迷。

    尖啸声猛然停下,跟着呯呤嘭啷一声巨响,铁门被踹飞撞在墙壁上。

喝了血的毛猴体内尘封已久的丹田大门突开,磅礴浑厚的内力气息喷薄而出,四肢百骸顿时充斥无穷力量,浑身长毛根根竖起,竟然一脚把重达数百斤的厚实铁门踹烂踢飞!    他大踏步从铁牢里迈出,长长吁一口气,扫眼地下的傻根,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伸出细长的毛手把他拎起来,二话不说张大口便向脖子咬去,傻根本来还以为他会说上几句感谢的客套话,那知竟然要来喝自己的血,迷糊中所受惊吓难以形容,叫道:喂,别咬我!毛猴那里管他,臭口径直咬下。

傻根急中生智,一口唾液吐向毛猴口中,趁着他一呆之际,右手一拳打在毛猴干瘦的左心房上。

    俗话说狗急跳墙,危急下傻根打出的这一拳汇聚身力量,又快又狠又准,直把毛猴打得身子晃悠,一跤跌坐地下。

傻根借机挣脱魔爪,但毛猴迅速弹起,向傻根飞扑而来,傻根知道落于他手凶多吉少,奋力一扑伸手抓住地下火把传身烧他。

毛猴全身都是长毛,遇火即燃,瞬间焦臭传出。

    身上灼痛,毛猴怪叫一声,两条细如擀面杖的手臂暴长,一手夺他火把,一手击向他左肩。

傻根来不及思索当即手臂圈转下沉,掌中火把横拨直推敌人右胸,不守反攻。

长毛遇上火苗,吱的一声,毛猴右臂内侧又焦了一大片,毛猴又是惊讶又是疼痛,对手火把这一圈转直刺,颇似剑法里的精妙招数,有后发制人之妙,如他手上握的不是火把而是锋利的长剑,自己这条干柴般的手臂怕要断为两截。

他咦了一声干冷声音传出:你是谁?三个字吐出来,羊脚般的四肢已攻七八招。

    傻根不想回答也不能回答,手中火把急舞,勉强将敌人快捷无伦攻击化解,杜发在铁门里见到毛猴怪异面相,叫道:老猴子,有本事来打我啊,你这只臭猴子、狗猴子、僵尸猴,臭虫猴子,粪坑猴子,傻根,快烧光他身上的毛,让他变成一只水猴子。

傻根手中火把横削直刺斜劈,完全是顺手而为全不经脑子,却令得噬血而狂的毛猴逼近不得。

毛猴耳中听得杜发的谩骂,突地转身一脚踹向杜发屋子的铁门,把铁门踢塌了半边,将门后的杜发震得往后急退,摔于地下。

傻根在小屋外看不到,以为杜发被压于铁门下,更不要命的烧他。

    毛猴在室内纵跃躲避,陡地一个转身,闪至傻根身旁,伸出右手五指向着脖颈插落。

这一下来得好快,傻根看清时手指已然来到下巴底下,作不出任何反应的他只好将手中火把随便燎向毛猴跨下,自己难幸免,但也要在死前烧伤敌人。

    裆部乃人身十分脆弱之处,那特别重要的器官就在那,毛猴不想受伤,一声怪叫窜开,五指直插变下抓,爪在傻根左肩上,带起一片肉,顿时鲜血淋漓,傻根命不将存,此时那里感到痛,握着火把急攻上去。

逃过铁门砸身的杜发拾起地下另一根火把,也即不要命攻了上去。

多了一人进攻,毛猴压力陡增,怪叫连声,穿梭于两根火把之中。

    毛猴在地牢里关了多年,衣服裤子早烂得不成样子,穿在身上有等于无。

几十年没有人血喝,使得他全身毛发疯长,别说头发,就脸上的毛也有一寸多长,体毛更有五寸多长的,遇着火苗即行燃烧发焦。

毛猴本想把二人抓了来喝血,但身上长毛不断燃着,烧至毛根时痛感传来,痛彻心扉。

    拼斗甚是激烈,毛猴动作快如闪电,傻根和杜发频频挨击,身上虽伤痕累累,但知如不拼命,立时便得死去,二人一般心思硬撑着奋力反击,互为攻守,毛猴连夺几次火把都没成功,反而手身上长毛被烧上十五六次,疼痛难忍,渐渐便想:只要我出了去,人血大大的有,何必与这两个小子拼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一番急攻将二人逼退,突地纵身往道口奔去,身影瞬间消失在黑暗的甬道中,只留下冰冷的话声:两小子,下回撞到,绝不放过你们。

    杜发和傻根不敢放松,紧紧握着火把,生怕他突然回来。

过了好一会儿,二人才慢慢放松下来,浑身的伤痛袭来,都禁不住呻吟出声,特别是傻根,烧伤数处,左肩被抓伤见骨,身上挨了毛猴数下,口鼻有血流出,全身都是血。

杜发虽没有外表伤,但他功力不及傻根,被毛猴击了几拳,所受内伤甚重,得停下来后,不住呕血。

    两人顾不得被黑水庄里头的人发现的危险,坐地包扎伤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