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22章 入口

逆刀风云:第122章 入口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缘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渔人甚异之。复前行,欲穷其林。

    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便舍船,从口入。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

    见渔人,乃大惊,问所从来。具答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率妻子邑人来此绝境,不复出焉,遂与外人间隔。问今是何世,乃不知有汉,无论魏晋。此人一一为具言所闻,皆叹惋。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停数日,辞去。此中人语云:不足为外人道也。

    既出,得其船,便扶向路,处处志之。及郡下,诣太守,说如此。太守即遣人随其往,寻向所志,遂迷,不复得路。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傻根摇头晃脑背起了陶渊明的名作。

    话说黑风老妖麦哲七跃下屋顶追傻根与江芯怡,那想只一瞬之间便不见了二人身影,在如此短时间内,他们还能逃到那儿去,不用说定是躲起来,脑袋和背门尚自赤赤生痛,这只死蛤蟆如何能咽得下去,愤愤不平的他压着满腔怒火,于周围附近细细搜寻起来,那知直至深夜也没丝毫进展,正想放弃,突见街头一群人举着火把奔将过来,落脚轻盈迅捷,武功造诣非凡,当即躲藏起来,等看清是南门来风等一批黑云堡师徒,立时吓得调头没命价狂奔,但随后即发现敌人根本没有追上来,而是急匆匆往城外走,似有什么重大事情,好奇心起,便大着胆子悄悄尾随。

    傻根四人被南门来风追上,两拨人马于山边打斗,麦哲七不敢太过靠近,只潜伏在田野深处窥视,也真是恰巧,南门来风使出绝技绵绵十来春风送爽把傻根和江芯怡击飞至他藏身之处,麦哲七秉乘敌人的敌人便是朋友的心思,出手把相继摔落的傻根与江芯怡分别接住,一溜烟往田野深处逃了。因此程飞扬与白天都未能听到落地声音,更看不到人影。

    那么杜发与李晴柔又是谁救了去呢?

    紫唇狐范翠翠与师父林孤芳分头寻找傻根与江芯怡,直至银月升起,终是一无所获,回客店碰头商议,林孤芳忧心忡忡,坐立难安,芯怡一个小姑娘家,怎地到现在还不回来,莫非出了什么事?

    范翠翠道:师妹不识武功,番禺城又是黑云堡的势力范围,暗藏潜流,我怕她落入了坏人之手,那可就不堪设想。

    翠翠,你说怎么办好?

    范翠翠等的便是师父这句话,师父,咱们须得继续找寻,如不是被人挟持,师妹绝不可能不回来。

    翠翠,你说会不会是傻根穴道自解,把她劫掠了去?

    我看傻根人老实得很,又他怎敢惹我们化仙派,定是他俩遇到了什么危险。范翠翠一只脚已然跨出房门。

    林孤芳师徒二人又出门分头寻找,范翠翠刚巧遇上行色匆匆的南门来风一群人,其后还有一人鬼鬼祟祟跟着,看他们步伐都是江湖中人,于是远远尾随着。

    跟到山脚处,范翠翠避开麦哲七往山脚边的丛林里掩去,隐约听到人群中有人喊傻根的名字,心中一喜:傻小子果然在这。她不敢靠得太近,依稀见得南门来风、白天、程飞扬三人往田野深处里走,隐没在夜色当中,又隐约瞧路畔一男一女被俘,以为是傻根和江芯怡,当下不顾危险慢慢逼近,施放毒烟将黑云堡弟子及被俘男女一并药倒,冲过去将火把全踢进路边水沟,顾不得细看辨认,把杜发与李晴柔一手一个拎在手里,往山边林子里钻。

    猫着腰在山脚边快速奔走片刻,一颗扑扑乱跳的心终得定下,寻了个安全之处把二人放下,借着淡淡月光,范翠翠蓦然发现自己所救男子竟然不是傻根,女子也不是江芯怡,不由得惊诧万分,险些儿连眼珠也凸出眼眶。这结果实在是大大出乎意料之外,自己冒着莫大危险所救出来的竟然是一对陌生男女!

    范翠翠愣了好长一会儿,才想起给二人服食毒烟解药,杜发和李晴柔先后醒来,范翠翠问清楚事情缘由,把二人身上缚绳解开,说道:我要去救师妹,你们自己照管好自己。不等二人回答,转身往田野里飘去,仔细寻找发现一行脚印,顺着脚印追了下去。

    再说傻根被南门来风一掌击飞,飘飘荡荡飞了好长一段距离,坠落时被人抱着,心中一热,低声叫道:郑大哥!以为郑安又于他危难之际出手相救。

    麦哲七低头看清他俩脸容,怔了一会儿嘿嘿笑道:小王八羔子,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天遂人愿既然将你们两条小肥羊送我手里来,你的胆子可真肥啊,竟然敢对老夫下黑手,瞧我呆会怎炮制你。

    傻根抬头见得混身长毛的麦哲七,脸上喜色僵住,一颗心怦怦乱跳,几乎从喉咙跳将出来,才出虎穴,又落狼口,时运可真差。江芯怡瞧清是今天大街上撞见的大猴子怪,更加震惊害怕。两人被制得服服贴贴,全身酸软,一丝气力也无,别说反抗,便想大叫也是不能。

    麦哲七把一男一女挟于腋下,展开轻功,只一瞬间便消失在田野中,两人只觉耳际呼呼风声,如腾云驾雾般不知奔出多远,只觉他一会登高一会探底,丝毫不受阻滞。傻根大声道:喂,喂,你带我们去那里?麦哲七笑道:臭小子,你很有福气,老夫带你们到一片神秘之地开开眼界。傻根叫道:我不要福气,更不想开眼界,我不去,我不去,那也不去!麦哲七手臂用力一夹道:小子别出声,给我安安静静呆着。傻根胸腔受压,只有气出没有气进,张大口发出嗬嗬的痛苦之声。

    夜色深深,雾气四起,麦哲七速度更快,纵跃如风,沿着山道穿插行进,越走越荒僻,最后来到一面高耸入云的峭壁下,观察良久,时而在茂密灌木丛中寻来寻去,时而抬头看月,低头冥思。停下来后,麦哲七身上宿臭环绕不去,江芯怡只觉奇秽冲鼻,欲待不呼气,却坚持不了多长时间;又被他夹在腋下良久,疲惫难受的感觉一阵比一阵强烈,最终忍不住叫道:喂,快放我下来,你带着两个人奔走不觉累吗?你不累我们被你挟着可累得很。

    麦哲七道:女娃子不要多嘴,啰哩啰嗦打搅我思考。江芯怡道:要我不打搅你便快放我们下来,不然我一直讲话唱歌吵得你静不下心来。麦哲七斜眼瞧她道:你敢?江芯怡叫道:我敢我敢我就敢,我现在难受死了,还有什么不敢,啊嚅哩叽咕啉,吵死你,吵死你。麦哲七喝道:再乱发噪音,立即吸光你的血。

    江芯怡叫道:你快吸啊,还等什么,喝光我的血也好过被你挟在腋下走来走去,又臭又颠难受死了。麦哲七刹时间停下,低头望着她一双睁得圆滚滚的眼珠子,两边腮鼓得犹如一只大蛤蟆,脸上不带一丝惧怕神情,便重重地哼了一声,两臂松开,把两人扔于树底下。

    江芯怡得已舒展身体,烦闷不适感消失,坐将起来问道:喂,你到底在找什么?干嘛把我们带到这里来。麦哲七道:找世外桃源的入口,带你们进去玩玩。江芯怡道:桃花源的入口在武陵临水的山边,你在这岩壁下找来找去,岂不是白费功夫?

    你怎么知道在武陵,又怎么是在靠水的山边?麦哲七大是惊讶,转过头,双眼一眨不眨盯着江芯怡。

    江芯怡转过头问道:傻根,陶渊明怎么说来着?

    谁是陶渊明?他怎么说来?你们在那听说的?麦哲七连续抛出三个问题。傻根低头道:陶渊明是魏晋时期的文人,写过一篇《桃花源记》,上面记载了桃花源入口所在。

    他怎么说?麦哲七跃到傻根面前问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