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23章 圣地

逆刀风云:第123章 圣地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两人一听,鸡皮疙瘩大起,即时闭口。

    麦哲七步步为营,摸黑缓慢前行,本以为很快走完,那知通道狭窄而漫长,似乎怎么走也走不尽,踏踏踏的声音回荡长廊,声音低而不断,傻根和江芯怡听得耳朵难受之极,很想出声呼叫,但想起圣地邪神的可怖,只好苦苦忍着。

    走啊走,走啊走,黑暗中没时间概念,似乎已过去一天一夜,又似乎只过去了一个时辰。

不管怎么走,前方依然是一片黑暗,黑得死一般寂寞,麦哲七心底越来越虚,忍不住骂道:日你奶,怎地这条黑隧如此漫长,是不是想困死你大爷?    傻根和江芯怡正昏昏沉沉之际,突然前方一束白光猛然射来,三人在黑暗中呆的时间太久,陡见光芒,无不喜出望外,虽眼睛灼灼刺痛,但还是尽量睁大眼睛看向前方,生怕光明转瞬即逝,白光强烈,三人坚持半会,一阵阵眩晕感冲上脑袋,分不清前后左右,麦哲七站不稳,带着二人摇摇晃晃打转。

    白光减弱,三人眼睛慢慢适应光线,傻根瞪大双眼,赫然发觉三人已然不在甬道内,竟是身处一片密林之中,密林顶上笼罩着一阵黑云,模模糊糊看得不甚清楚。

    麦哲七眼珠骨溜溜转了一圈,哈哈笑道:极乐圣地,我麦老七又来了。

吐尽胸中秽气,将二人重重扔在覆盖着**枝叶的地面上,瞪眼瞧着傻根道:小子,你竟然敢偷袭老夫,胆子可真不小,为了一个黄毛丫头丧命,值得吗,这小妞子是你什么人?    傻根低下头不敢吭声,生怕被他认出自己曾与他在黑水庄地牢中大战过一场,新仇旧恨一经替加,那便性命难保。

    麦哲七喝道:色小子,你害怕什么,快把头抬起来让我瞧个仔细。

    傻根不敢不依,把头微微抬起,麦哲七盯了半会,突然哇哇大叫说道:哈,臭小子原来是你,嘿嘿,不是冤家不聚头,新恨旧仇加起来一块儿算,看看今天我怎样炮制你。

伸出筷子手指扣住他手腕,眼露凶光。

    傻根叫道:喂,麦老前辈,不是我将你救出来,你现在还困在牢中,不念恩情倒也罢了,怎地还要取我性命?    麦哲七道:你得罪了我,管你奶奶什么恩情不恩情。

傻根道:我也不想得罪你,可你要吸我的血,难道我便不能反抗任由你吸?麦哲七阴阴笑道:没错,不管我做什么,你都要乖乖配合,否则就是得罪了我,须得处死。

    如此蛮不讲理,傻根气得头发也要竖将起来,再不管落在他手上之事实,张口骂道:去你姥姥的老猴子,如此恩将仇报,世上也只有你这头不开化的长毛畜生做得出来。

麦哲七听得怒不可遏,喝道:臭小子你找死!一把掐紧他咽喉置于嘴前。

    麦哲七听得头晕脑胀,耐心勉强听完,说道:此桃源非彼桃源,根本是两个不同地方,你两小屁孩不准再出声打搅我。

江芯怡道:我就是要打搅你,打搅你,不让你想,你想清静,那就赶快放了我们走。

    麦哲七登时气得长毛竖起,扬起手恶狠狠骂道:臭妞子,别以为我不敢杀你,你再如此放肆,我立即喝干你的血,绝无二话。

    傻根知他说到做到,伸手拉了拉江芯怡的衣服,让她不要再多嘴多舌,江芯怡见麦哲七眼中露出凶光,心中也有些害怕,当即闭上嘴,瞧着长毛猴子东翻西找。

    麦哲七在峭壁下找了良久也没有找到所谓的桃花源入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渐渐按捺不住开始骂娘,傻根害怕麦哲七动手打人,慢慢远离他。

江芯怡瞧见他走来走去没半刻安静,忍不住道:喂,你先不要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你以前进过桃花源没有?入口确定就在附近吗?    麦哲七停下脚步道:有,前一段时间我才进去了,不过并不是从这儿进的去,这儿倒是第一次来,眼下虽然暂时找不着,但我肯定入口就在这峭壁之下,绝对不会有错。

    江芯怡问:桃花源的入口不是唯一的么,竟然还有别的入口。

你怎地不从原来的入口进去?麦哲七道:另一座法坛地处几百里开外的连州金子山上,何必舍近求远?    哗,两个入口相距何其远,那桃花源岂不是很大!里头有什么吸引,为何非要进去不可?    麦哲七嘘了一声,抬头望着山壁沉思,江芯怡不敢再说话,闭上眼小憩。

    时间一分分过去,天色渐亮,太阳光照在石壁上,麦哲七双眼看得真切起来,突然大叫一声,拎起睡得迷糊的傻根与江芯怡,快步奔至山壁下一块岩石旁,双脚连踢,将三株大腿粗的枫树踹断,连同树身上的藤蔓一起扯开,顿时瞧见离地约一丈高的山壁上有个黑黝黝岩洞。

    麦哲七哈哈大笑,还找不到你!双腿一点,跃起攀伏在洞口边的石壁上,清理干净洞沿杂草须根,把傻根与江芯怡分别塞进洞口里,逼迫二人往里钻,岩壁洞穴口窄肚宽,傻根弯腰硬着头皮往里钻得三四丈,空间渐大,已然可直起身来行走。

    越往里行,光线越明,原来洞壁两边挂着千年不灭的黄玉灯盏,发出暗淡光芒,里头人工开凿痕迹明显,地面由一块一块青石板拼成,石壁光滑平整,地板上积满厚厚一层灰尘,虽不知已多少年头没人进来过,洞里却无丝毫腥晦溲秽之气,蛛丝虫迹亦未见,清凉干爽。

山洞不深,尽头摆有九个青铜大鼎,每个都有成人般高,围成一圈,圆圈中心是一块圆形石台,台上有一座黄腊石雕成含苞欲放的莲花石刻。

    麦哲七又哈哈哈哈大笑起来,把两人点了穴道扔于石台下,双腿盘坐于石莲花蕊上闭目养神。

    江芯怡对傻根道:傻根,你怕不怕?傻根道:怕,不知这怪人要出什么古怪法子来折磨咱们。

江芯怡道:怕有什么用,快想办法逃啊。

傻根骂道:笨蛋,你便想逃也不要说出来,说出来让他有了警戒,还能逃么?    麦哲七突然张开眼,阴森森道:谁起逃跑的念头,我便喝光谁的血。

两人吓得立即闭口,过好一会儿,江芯怡细声道:傻根,我救了你一命。

傻根愕然,目光注视着她,江芯怡得意说道:我让怪人出言警告,让你打消逃跑念头,不是救你一命么?    过得三盏茶时光,入定般的麦哲七突然张嘴唱起咒歌,字音模糊,音调音节怪异,环绕黄石莲的九只大铜鼎噗噗噗连响九下,各自冒出一股纯黄色火焰,冲天而起,火焰虽烈,可身处九只大铜鼎包围中的二人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热浪,当真怪异之极。

火焰伴有黄烟飘起,渐渐烟雾越升越多,越来越浓,片刻间弥漫整个山洞,将三人笼罩其中,江芯怡叫道:喂喂,那个你,你干什么,为什么吐烟困着咱们?    麦哲七没有回答,口中咒歌越唱越快。

    过得半晌,麦哲七唱完咒歌,走至东边石壁伸手仔细抚摸,时而伸手敲击,确定位置后运起神功,双手发力把一块岩石往内推,叽叽叽叽,西首石壁上现出一道暗门,门板慢慢升起,麦哲七一手一个把俩人挟起,于浓烟中迈步进入暗门,只听得喀嚓一声响,暗门快速落下,封死出路,暗门内一片漆黑,潮湿阴冷,寒肌侵骨,江芯怡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颤声叫道:傻根,傻根。

傻根道:干什么?江芯怡道:我有点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