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最强丹神 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37章 梦魇

逆刀风云:第137章 梦魇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她全身打颤,说什么也不愿杀那男子,师父耐心用尽,喝道:芯怡,你过来杀了你这不成气背叛师门的师姐。

江芯怡大声应承,拾起长剑,眼中露出凶光,抬手便刺入自己胸膛。

霎时之间,眼前一片漆黑,年轻男子不见了,师父也不见了,江芯怡也消失了,自己在黑沉沉的乌云中不住往下翻跌,就像刚才从洞中摔落一样。

    范翠翠吓得大叫:傻根,傻根!只觉全身酸软,手足无法动弹,半分挣扎不得。

叫了几声,一惊而醒,却是一梦,只见傻根睁大了双眼,正瞧着自己。

范翠翠晕红了双颊,忸怩道:你醒了,什么时候醒的,我我傻根道:范姑娘,你做了梦么?范翠翠脸上又是一红,道:也不知是不是?一瞥眼间,见傻根脸上神色十分古怪,似在强忍痛楚,忙道:你你伤口痛得厉害么?见傻根道:还好!但声音发颤,过得片刻,额头黄豆大的汗珠一粒粒的渗了出来,疼痛之剧,不问可知。

    范翠翠甚是惶急,只说:那怎么好?那怎么好?从怀中取出块布帕,犹犹豫豫,几次想替他抹去额上汗珠,却是不敢,转头看江芯怡,只见她睡得正香,最后鼓足勇气去擦,小指碰到他额头时,犹似火炭。

她曾听师父说过,一人有创口碰到土地泥土后,倘若发烧,情势十分凶险,情急之下,立即抱起傻根,再次冲到洞外河水旁,浸湿衣衫敷其额头上,一次又一次,傻根感激道:范姑娘,你不用担心我,你把我整个儿放进水里就可。

范翠翠道:你混身是伤,创口还未凝结,身体又极虚弱,怎能下水?    她声音发颤,语气略带责备,脸上神色不宁。

傻根见她一副关心神色,心中感动异常,说道:范姑娘,我总是要麻烦你照顾我,欠下你很大的情,以后都不知何时才能还清你。

范翠翠道:以后慢慢再还罢,你,你不怪我放毒蛛咬你了么?    傻根努力笑了笑道:早就不怪了,我以前骂你那么凶,还希望你不要见怪。

傻根叹道:我被你打得狠了,说话不经大脑,冒犯姑娘,真是该死。

    你不要说话,快点把温降下来,这儿山谷太危险,咱们要早点离开这儿。

范翠翠见江芯怡走来,连忙制止傻根说话。

    傻根点点头,闭上眼睛。

    傻根抱着范翠翠从空中摔落,晕死过去,昏昏迷迷当中,他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草原当中,远处有雪山高耸,近处青草原。

黄昏的阳光笼罩下,雪山如镀上一层薄薄金粉,闪着如梦如幻的金色光芒,山下骏马奔驰,无数白色的、红色的、紫色的、黄色的花朵铺满大地,美不胜收。

场景一换,自己在滔滔黄水中一会浮一会沉,身不由己;接着,他听到了残酷阴森的笑声,他很失望,很心痛,痛得心似乎要掉下来,最后,他回到月芽岛上当起岛主,打了一头鹿在沙滩上烧烤,拿起一根烤得金黄泛着油光的鹿腿放在鼻子下闻,摇了摇头叹道:香,真香!    正在烤肉的范翠翠听傻根说香,以为他醒转,低声道:你醒啦!欢喜之意溢于言表,待得发现他只是说梦话,脸上微微一红心中暗暗骂自己:他醒来值得你这么高兴么?    只听得傻根又道:饿,好饿。

江芯怡道:饿就起来吃呗,别只顾着睡。

伸手欲捏他脸颊,范翠翠连忙阻止她,让他多睡一会儿。

    山鸡与野兔皆已烤好,但傻根还未醒来,范翠翠不愿先吃,江芯怡却那管他三七二十一,把半只山鸡风卷残云消灭掉,拍拍肚子叹道:吃饱了才有力气走出这片迷雾笼罩下的梦境。

范翠翠道:师妹,你吃饱了抓紧时间休息一下,我来看着。

江芯怡点点头,大大咧咧伸了个懒腰,走到岩壁边坐下打盹。

    范翠翠守在傻根身旁,折了一根带叶的树枝,轻轻拂动,替他赶开蚊蝇小虫,坐了一个多时辰,只听得洞外山河中传来一阵阵鸟鸣,犹如催眠的乐曲一般,她到这时实在倦得很了,只觉眼皮沉重,再也睁不开来,终于也迷迷糊糊的入了睡乡。

    睡梦之中,似乎自己回到了童年,在一座巨大的宫殿里,几百上千个身穿白衣之人手持大刀长枪冲将进来,见人就杀,片刻间金碧辉煌的宫殿变成人间地狱,到处都是血,到处是残肢断骸,自己十分无助坐在死人堆里哭泣,四周围了无数白衣人,都看不清五官,有人拿尖刀对着她,狞笑声,喝骂声,逼问声,此起彼伏。

    就在这时,一个女子衣裙飘飘从天而降,依稀便是师父,双手连扬,整座大殿里顿时红烟弥漫,跟着足底生云,两个人轻飘飘的飞上半空,范翠翠不舍得离开,大哭道:爹,娘!爹,娘!    须臾之间,自己已长大成人,身旁却多了一个男子,看不清是谁,两人手牵着手,漫步雨后清晨,话声喁喁,笑声时而响起,说不出的甜美畅快。

忽然师父横眉怒目、手提拂尘赶来。

她吃了一惊,只听得师父喝道:大胆逆徒,你不守师门戒律,居然违背誓言和这浪子在一起厮混!一把抓住她手臂,用力拉扯,那男子过来抢她,师父大怒,手中拂尘根根竖起,如银针一般刺向男子胸口,男子捧着胸膛,鲜血从他十指间渗出,最后坐倒地上,她伤心到极点,蹲在男子身旁痛哭不已,那种痛,真的可以很痛,痛到灵魂深处。

    师父喝道:畜生,你忘记了自己入门时发下的毒誓吗?你说过什么来着?    她只掩脸痛哭不答,师父将一柄剑扔到她跟前,说道:现下有一条路给你走,杀了他自表心迹,为师便饶你一命,快拾起剑来。

她哭道:师父,求求你,求你放过他。

师父脸上阴云密布,冷笑道:你不杀他,我便杀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