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三七中文网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2章 双亡

逆刀风云:第12章 双亡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沉吟良久,说道:望弟负我,我却不能负了他,况且,这样朝三暮四的女人,她便送上门来我也不会要,嘿嘿。

    可笑,人家怎么会来问你,杨天意啊杨天意,我发现你好可怜,不但可怜,还可悲,只有自卑的人才会去哭诉悲惨遭遇以来搏取同情,还有,你幻想人家后悔哭着喊着来哀求你给他一个机会,然后你毫不犹豫拒绝了她,看着她痛苦后悔悔的样子,爽是爽了,可是,这样的情境只能在梦中出现,现实当中永远不可能发生,这是弱者的精神胜利**!可耻,可悲!

    然而这可耻可悲的精神胜利**,并不是一无所用,杨天意心情本来甚差,酒醒后一想到梦中拒绝韩冰冰的酸爽,立时精神一振,郁闷烦忧不扫而空,自嘲说道:精神胜利**好,精神胜利**妙,精神胜利**爽歪歪。最后吹着口哨于冬雨中迈步,踱回杨府。

    两天后的深夜,杨天意又走在寂静无人的街道上,突然眼前一暗,一名黑衣人闪身而出,拦在路心。

    杨天意酒意只有六七分,暗道:有贼子打我的注意。

    那黑衣人头上戴着头罩,只露出一双闪着精光的眼珠,你是杨天意?

    杨天意醉意顿醒,说道:你找对人了。对方说出他的名字,看来不是普通的小茅贼。

    黑衣人嗤了一声:你小子的命真大。

    是吗?我跟阎罗王是亲戚,当然要照顾照顾我。

    原来如此,不过老阎刚跟我说,他现在很想见你。

    你一定听错,待我送你下次再听一次,这回可听清楚了。

    哈哈哈哈哈哈!蒙面汉仰头大笑。

    这是你此辈子笑得最开怀的一次。杨天意冷冷地道,将手搭在腰间长剑剑柄上。

    小子,那来这么强的自信,你在杨家似乎厉害得很,可一出到江湖上,就会发现自己三脚猫般的所学根本不堪一击,不值一提。蒙脸人嘲笑他道。

    虽是三脚猫功夫,但对付你这只二脚猪却是绰绰有余。杨天意丝毫不给脸子。

    小子你活得不耐烦!蒙脸汉从背上抽出一条铁锏,喝道:受死罢。跳上三步,铁锏兜头砸下。

    杨天意迅速拨出长剑,不等铁锏落下,猛地往前一窜,挺剑反刺向敌人胸膛。

    锏落剑挑,两人都没有丝毫防守的意思。

    这一霎时间,两人都是呆了,于对方的反应完全出乎各自的意料之外。

    蒙面汉本以为杨天意会举剑档格,他心中已然演练百次,当敌人举剑挡时,自己下一招怎么出,各种各样的可能他都考虑得异常周详,可百密一疏,他没想到杨天意竟然会挺剑抢攻!

    杨天意抢攻,寻思着自己速度更快,定能先他铁锏落下前长剑刺入胸膛,最不济也能逼得他防守挡格,可在窜出的一刹那,他发现自己的内力又是尽失!如往常一般体内空空荡荡,手脚根本提不起劲,窜出和挑刺的速度慢得不敢相信。

    杨天意不知道自身内力什么时候消失,这几天因为弟弟与曾经的未婚妻好事将近,他没有心思习武练功,天天喝酒赌钱打发时间,身体也不觉有何异常,怎地内力说没了就没了?一点征兆也无,这突如其来的消失,直接把他推到丧命的危险境地之中。

    两人都是避无可避,躲无可躲,铁锏如愿砸中脑袋,长剑得刺穿胸腔!

    虽无两败俱伤的想法,却有两败俱死之实,二人哼都未能哼一声,双双倒地,他们没能预计得到,相互照脸间,生死已注定。

    这,也许是江湖上时间最短的一次死亡斗殴。

    杨夫人心中的欢喜自不必说,连杨惊鸿也是惊喜无限,连道:老包的话可真灵验,太灵验了。

    他拉着儿子的手,细细端详他脸容,说道:天意,这段时间可真委屈你了,爹爹公事繁忙少来看你,可没怪爹爹罢?杨天意动情道:爹爹,你为这头家操尽了心,不管做何事都有道理,我都能理解,你是生我养我的父亲,儿子感激还来不及,那里敢怪爹爹?

    一番话把杨惊鸿说得泪水盈眶,大儿子至性至情,最是容易动情,二儿子生性深沉,感情不轻易外露,处事老练。虽大儿子聪明自负,武学天赋极高,但他却对二儿子更喜欢一些。

    宋朝崇文抑武,作为武官,杨惊鸿现职京城百万禁军都统领,已是武官所能任职的最高一阶,官阶再上一级的枢密使须由文人担当,因此他现在正三品官位,已然是他所能达到的极限,再无升迁可能。杨望的内敛后定、不疾不徐的性格,比大儿子杨天意更适合在官场中大展身手,也更有望高升,正是抱着这样的心思,杨惊鸿才答应宰相韩琦更婚提议。

    直到此刻,曾经令自己骄傲无比的杨天意完好无损站在眼前,杨惊鸿才深感亏欠了大儿子,垂泪道:天意,你为救爹爹受重创,爹爹不但没有加倍痛你,却还如此对你,你心中必定有许多委屈不满,你就尽情发泄出来罢,不管如何,爹爹都不会怪你。

    爹爹,儿子会那么小气吗?俗话说父子没有隔夜仇,不管我现在痊愈,还是之前的废人一个,或是更早前的植物人,儿子从来没有后悔过那晚的举动,如能重来,孩儿还会是一样的奋不顾身!爹爹,怨言孩儿不敢说没有,可是,那也只在一念之间。杨天意替父亲擦去泪痕,笑着说道。

    杨惊鸿把他拥进怀里,叫道:天意,我的天意,我的好儿子!杨夫人不顾众目睽睽,也抱着儿子的头叫道:孩儿,孩儿,我的好孩儿。

    大厅上,所有人都目睹温情泛滥的这一幕,有些忍不住的便掉下眼泪。

    自此之后,生活照久,除了感情,一切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杨天意不提,其他人更不提韩家更婚之事,可是杨望与韩冰冰的婚期临近,杨惊鸿不得不着手准备,杨家渐渐笼罩在一片喜庆氛围当中。

    杨天意早已释然,但不管如何大度豁达,他都不愿意参与到此事当中,如果遭了背叛还装作若无其事,那才是最大的虚伪,痛就痛出来,那管别人的看法。没了心思练武,杨天意便又到外头喝酒闲逛,每日清早出门,深夜归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