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3章 无赖

逆刀风云:第13章 无赖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按着孙起往时的心性,一般不会去招惹这样有头有脸的富户,可今天不知着了什么魔,竟然起了歹心,待得轿子行到身边,下巴一点,眉毛一扬,众混混会意,一哄而上,团团围住大轿子。四名轿夫停下来,轿中传来一个女子声音问道:六福,怎么了,到了么?领头一名仆人回道:回夫人,几名流氓拦住咱们去路。轿中夫人哦了一声道:竟然有这等事,你问问他们想要干嘛。

    一个叫陆成功的无赖不等六福开口,抢先道:这位夫人,我们不想干嘛,只是手头紧,想向夫人讨几两银子花花。

    六福道:几位少年朋友,你们怎地不长眼睛,竟然敢打上我们的主意,吃了豹子胆还是怎地?

    黄六少道:哟哟,你们不就衣服光鲜点嘛,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们孙哥上至天皇老子,下至阎王爷,那个不曾拔下几根头发下来?

    孙起喝道:废话少说,乖乖便留下四两银子破财挡灾,否则别怪大爷们不客气。轿中夫人道:六福,咱们赶时间,就给四两银子打发了他们,不过须得让他们留下姓名。

    六福应道:是。掏出四两银子,黄六少伸手去拿,六福道:想要银子,报上名来。

    黄六少望着孙起,孙起点了点头,黄六少当即大声道:小爷行不改姓,坐不改名,叫黄六少是也,家住西关龙眼巷红棉树下,时刻等着你们来寻仇。六福眼光转向孙起,孙起道:我叫龙一。陆成功自报姓名叫李仁化。

    轿中夫人道:够了够了,咱们走吧。六福把银子交与黄六少,抬着轿子远去。

    黄六少怔怔拿着四两银子,像只木鸡站在当地,三人只他充当大头鬼,报了真名,并且自作主张把家门地址也讲了出来。

    孙起夺过他手中银子说道:走,有了银子,我请大家去喝个大醉。

    众混混无赖齐声叫好,一起涌向街头转角处的小酒馆,黄六少失魂落魄跟在他们身后来到酒馆内,三杯浊酒下肚,便将适才之事抛之脑后。

    四两银子够众无赖喝了一下午,离开时候各人已经大有醉意,摇摇晃晃出酒馆。酒馆门口不知什么时候躺了一个头发乱糟糟、衣服脏兮兮的叫化子,身旁放着个破碗,碗里装七八枚铜板。

    众无赖围着叫化子,孙起喷着满嘴的酒气骂道:那里来的死乞丐,到我地头行乞竟然不跟我打招呼,不想混了是吧?

    众无赖齐声轰叫,叫化子抬起头瞧了他们一眼,脸无表情,眼神呆滞,似乎根本不懂得他们说什么。孙起笑道:原来是个傻子,怪不得不懂规矩,成功,把铜板收了。陆成功当即弯腰执碗里的铜钱。

    叫化子急了,伸手去抢碗,孙起抢先一脚将破碗踢飞,破碗远远飞出,呛啷一声,落在青石板上摔得粉碎。叫化子嗬嗬叫着,欲爬起身奔过去,陆成功待叫化子经过身旁伸腿一绊,将他摔了个狗吃屎,众无赖流氓哈哈大笑,叫化子翻过身来盯着他们,满面怒容。

    黄六少借着酒意,踏上一步喝道:臭乞丐,看什么看?说完伸脚踢他,叫化子挨了几脚后突然抱着黄六少的腿,一个打滚把他扯倒,众无赖见瘦弱不堪的傻乞丐敢还手,纷纷冲上去拳打脚踢,拳头脚板如雨点般落在叫化子身上。

    酒馆老板担心店前出了人命不吉利,喝道:孙起,你小子给我滚远点,别在这儿弄出了人命。

    酒馆老板是个正宗的地痞流氓,孙起惹不起,见得叫化子被打得蜷成一团,也担心出了人命,便喝止同伴。

    众人哈哈大笑,心满意足离开,黄六少落在身后,拾起散落的铜板,到市场上买了四个大肉包子,拎回家叫道:娘,我回来了,你瞧我给你买了什么回来。

    黄六少的娘亲四十不到,可样貌显苍老,双鬓有斑白之意,看起来已然有五十多岁,见得桌上的肉包子,问道:六少,你那来的钱买包子,又去欺负人了吗?黄六少笑道:娘,今日下午我帮李员外家搬了几百块砖头得回来的工钱,肉包绝对干净清白,你就放心吃吧。

    数日后,日上三竿,黄六少还在床上呼呼大睡,突然听得房门被拍得震天价响,有人叫道:黄六少,黄六少!

    黄六少睡眼惺忪,叫道:谁啊?迷迷糊糊过去将门打开,门板甫开,一脚猛地踹来,黄六少毫无防备,小腹结结实实挨了这一脚,向后飞撞在饭桌上,桌上隔夜饭菜连同碗碟一古脑儿摔在地下。跟着五六个人抢进屋里,冲过去对他就是一顿暴打。

    黄六少还未搞清怎么回事,便被打得晕死过去。

    一盘冷水兜头沷下,黄六少悠悠醒转,睁开眼,见得眼前几张凶神恶煞的脸孔,大吃一惊,想要坐起,却发现自己全身如同散了架,无处痛疼,一丝儿力气也没有。

    阳春三月,北国冰雪消融,南国和风拂柳。

    广州城内,十余个小混混坐在河边的大榕树下,百无聊赖。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拾起一片嫩绿榕片对折,放在唇边,呜呜咽咽吹奏起来,声音高尖凄清,另一名青年吐掉口中的长草,骂道:别吹了,听得人心烦。

    吹奏之人姓黄名六少,看名字好像是个富家纨绔子弟,其实家里穷得叮当响,吃了上顿没下顿,出去做小工没人愿收,跟父母种菜卖菜又受不了那个苦,爹娘不愿管也管不了他,黄六少便跟着街上的地痞无赖瞎混胡搞。

    骂他那人叫孙起,乃是这附近几条大街上的小霸,无人不识,无人不惧。

    黄六少很识趣,把口中叶子吐掉,低头在地面上鬼画符。

    一顶轿子沿着河边小街慢慢走近,到得近处,孙起见那轿子装饰豪华,抬轿人四名家丁及领路仆人衣着光鲜,一家就是大户人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