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择天记小说笔趣阁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49章 白蛇

逆刀风云:第149章 白蛇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师姐妹俩则趁着这机会,行至远处另烧起一堆火烘烤贴身衣物,女子不比男子,湿衣穿在身上受风寒,极易生病。

    这条巨蟒的肉极其坚韧结实,傻根以手中的钢刀来割它的肉,实是杀牛用小刀,空有一身力气使不出来,烦燥之下,聚劲一刀狠狠刺入蛇腹。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这名话形容傻根,那是再贴切不过。

    便在这时,巨蟒之嘴微张,蓦地呼噜一声,窜出一条白净如雪的蛇,猛向他脸上扑来。

    傻根大吃一惊,急忙向后纵开,钢刀插进蛇身里如入石头夹得极紧,一时拨不出来,便只好撒手丢下兵刃躲闪。

只见那蛇身子有大碗粗细,半身尚在巨蟒口中,不知其长几何,最怪的是通体雪白,只其脖子长了一个鲜艳黄色肉瘤,有鸡蛋大小,份外显眼,蛇头忽伸忽缩,蛇口中伸出一条分叉的舌头,不住向他摇动,两只蛇眼如蒙上一层蓝色纱布,瞧上去并不怎么有神。

    巨蟒腹中另生有一条蛇已然实属异闻,这般雪白体色的奇蛇他更是生平未见,慌乱中倒退几步,被一块半大石头绊倒,手中火把落地。

他猝然受惊,急忙翻身奔逃,刚刚爬起,突觉腿上一紧,似被人伸臂抱牢,又如是给一条极粗的绳索紧紧缚住,当时无暇思索,向上急纵,不料竟是挣之不脱,随即左臂一阵炙热,登时动弹不得。

    傻根心知身子已被那条白蛇缠住,这时只剩下右手尚可任意活动,立即伸手去扳那蛇身。

突然间一阵辛辣的移气扑鼻而至,其中又夹着一股腥味,脸上一热,竟是那蛇伸舌来舐他脸颊,傻根心慌意乱,暗想:这难道是巨蟒派它儿子来向我索命?当这危急之际,他连叫也未有时间叫,忙提起右手,叉住了蛇颈。

那蛇力大异常,身子渐渐收紧,蛇头猛力向傻根脸上伸过来。

傻根咬牙挺臂撑持,过了片刻,只感觉腿脚酸麻,胸口被蛇缠紧,呼吸越来越是艰难,运内劲向外力崩,蛇身稍一放松,但随即缠得更紧。

    傻根右手渐感无力,蛇口中喷出来的气息难闻之极,胸口发恶,只是想呕,这时便想呼救也发不出声。

再相持了一会,神智竟逐渐昏迷,再无抗拒之力,右手一松,大蛇张口直咬下来。

    范翠翠与江芯怡难得这片刻的轻松,正在慢条斯理烘培衣服,好整以暇的整理仪容梳理头发,说笑声音不时传出,丝毫不知十丈开外的傻根已然命在旦夕。

    傻根被白蛇缠住,渐渐昏迷,忽觉腥臭斗浓,移气冲鼻,知道蛇嘴已伸近脸边,若是给蛇牙咬中,那还了得?危急中低下头来,口鼻眼眉都贴在蛇身之上,这时全身动弹不得,只剩下牙齿可用,情急之下,右手运劲托住蛇头,张口往蛇颈咬下,刚好咬住那鸡蛋大小的肉瘤。

那蛇受痛,一阵痉挛扭曲,缠得更加紧了。

傻根连咬数口,蓦觉一股带着辛辣苦涩的刺激滋味直冲心肺,其味难当,忍不住张口呕吐,但他不敢当真张口吐在地下,生怕一松口后,再也咬它不住;又想那白蛇只这颗肉瘤是黄色,必然是全身精华所在,咬痛了它,必减缠人之力,当下死死咬紧使劲拉扯,最后竟然把肉瘤整个咬了下来,慌乱当中咕噜一声吞入腹中,咬掉肉瘤,他又张口咬白蛇脖子,这会儿白蛇流出来的血是白色的,浓浓稠稠有如牛奶,竟然带有一丝香甜之味。

    傻根一来昏迷头脑不太好使,二来肚子饿得很,尝到白蛇的血香香甜甜的,不管有毒无毒竟然大口大口吸吮起来。

    吸了不知多长时分,腹中饱胀之极。

那白蛇果然渐渐衰弱,几下痉挛,放松了傻根,摔在地下,再也不动了。

傻根累得筋疲力尽,挣扎着站将起来,只是双脚酸麻,过得一会,突觉全身都是热烘烘地,犹如在一堆大火旁烤火一般,心中有些害怕,但过不多时,手足便已行动如常,周身燥热却丝毫不减,手背按上脸颊,着手火烫。

    江芯怡道:这么说我姐姐魂魄被尸怪吸食,傻根你误打误撞把她救了出来?啊,事实定是如此,那么她的肉身在那里?    肉身在那里,只有她自己知道,你不要焦急,只要搞清来龙去脉,咱们一定能救回你姐姐。

    三人终于寻到些眉目,都是兴奋异常,精神大振,身体也不觉那么劳累,傻根找来干木枯枝,怀里带的火刀火石湿透无法引火,然而这那里能难得了他,使出钻木取火技能,一会便生起熊熊一堆旺火。

三人坐在火堆旁,烤火取暧,烘焙湿沥沥的衣服。

    三人身子暖下来后,便开始感到饥肠辘辘,傻根看了看巨蟒道:你们敢不敢吃蛇肉,我去割几块肉下来烤。

范翠翠和江芯怡对望一眼,齐声道:我不吃。

傻根笑道:你们不吃饱肚子,怎有力气应付接下来的恶战?只要烤熟烂,什么肉还不是一样?说完提刀走将过去。

    突然那蓝色巨蟒抽动翻腾一下,傻根吓了一跳,退后两步,双眼紧盯着它,过一会儿不觉异常,骂道:臭蛇死了还要吓我一跳,看我怎么变着花样吃你。

    走近蛇头,提刀剜割蛇腹,巨蟒蛇头大嘴猝然张开,向着傻根咬来,傻根适才被吓,其实已然存了戒心,生怕它死而不僵、回天复生,边割边留意它的动静。

因此死蛇发动的袭击虽然突然,傻根却也是还能避开。

死蟒一击不中,张嘴再咬,动作却已然不如头一回来得迅猛,傻根退避中反把它另一只眼也刺瞎。

    蛇类死后或是蛇首被斩下来还能发动攻击的现象,民间并不罕见,傻根也没大惊小怪,笑骂道:巨蟒兄,你可不要怪我们,你厌世不愿活在世间,自己打死自己,可怨不得我,别找我晦气,还有,你既然死了,灵魂离开升天,那身子便不是你的,可说是无主之身,我们吃你的肉,你也不必恼恨。

    确定巨蟒死透,傻根便放心割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