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笔趣阁全本小说网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63章 犯险

逆刀风云:第163章 犯险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飞行了约莫半个多时辰,眼前渐渐亮将起来,郑安前后左右张望,发现身下虫婴已飞入一处巨大洞穴中,洞穴里头全是会发光的石头,恍惚中郑安如临仙境,一切显得那么的不真实。

往前看,一片巨大建筑横亘洞中。

虫婴缓缓飞临宫殿上空,郑安首先看到琉璃球内的傻根与江芯怡及另一名女子,心中大喜:终于来对了地方!见得他们情况紧急危殆,指挥虫婴往琉璃球飞将过去,虫婴会意飞抵。

    于是便有了郑安从天而降的一幕。

    郑安踢开虫头后扒在小孔上叫道:傻根兄弟,你怎么在这里?别紧张,我来救你出去。

傻根叫道:郑大哥,不必管我,先去救江小姐。

指了指下面金床上的江芯月。

郑安转头看到虫皇身旁的江芯月,阵阵激动涌上心头,点了点头叫道:先料理了这几条畜生再说。

说完移至另一条虫婴身旁举刀砍削。

虫婴吐烟时便如吸血水蛭,全神贯注,于外界之事全无感知,无丝毫防备之力,郑安一刀一条,不消片刻将另三条虫婴砍光杀绝。

    虫皇在石台上看得大怒,尖锐啸声下,十二条虫婴振翅高飞,扑向郑安。

郑安对着琉璃球壁连斩十余刀,却是连条划痕也斩不出,傻根叫道:郑大哥,先别管我们,危险,看身后,看身后。

郑安无奈,放弃救傻根出来的打算,从球面上跃将下来,几个起落奔向虫皇,天上飞行的、地下爬行的虫婴纷纷抢过来拦击,郑安手持乌蠡刀迎拒送挡,挥舞得犹如一团黑云,逼得虫婴难以近身,身影晃动,穿插于众虫子当中。

    傻根在琉璃球内急得团团转,毒烟虽不再增加,但呼吸时间长了,范翠翠与江芯怡纵然不伤及性命,也必然要留下后遗症或病根什么的,更且只有郑安一人在球外大战虫皇和众多虫婴,实力相差悬殊,胜负不问可知。

    急切间,他看到江芯月魂烟趴在球壁上,化作一缕轻烟从虫婴留下的孔洞中钻了进来,进入后复形,停在壁后穆然盯着外头追击的敌人,两条虫婴本已掉头放弃追击,但见江芯月如此放肆挑衅,禁下住怒火顿生,虽自身太大无法钻进来,但它们有的是办法,立即将嘴器吸附在球壁原有的孔眼上,唾液洒于壁上,唧唧的作业声响起,很快将洞口扩大到足以让它们钻进来。

    江芯月魂烟急速退开,绕到石台之下。

    傻根心中一动,突然跳将起来叫道:有了,有了!球壁上的孔洞既然虫婴能爬进来,那么他们也能爬出去,霎时间明白江芯月此缕魂烟以身犯险的苦心。

    虫婴爬进球壁后立即展开双翅追击,扑向江芯月灵魂,然而它们的翅膀展开足有一丈多宽,琉璃球直径却只有六七丈左右,中间还有一个太极圆盘,使得飞行大受阻碍,不是碰壁便是碰上石台,傻根手提钢刀护着范翠翠与江芯怡,生怕她俩被拍落石台。

    虫婴嘴器里锯齿倒钩密布,落入其口中绝难全身而退,纵是法力高强的尸怪亦未能幸免。

脑袋被叼的尸怪猛烈挣扎,几个回合撕扯下颈椎竟然折断,尸首分开的一刹那,尸怪双手急打数个法决,嘭的一声巨响,尸身炸开,把叼着他的虫婴也炸得血肉横飞,打几个转后急速坠落河滩上。

    郑安虽躲在巨石之后,却也沾上无数血点肉粒,也分不清是尸怪还是虫婴的血肉。

    虽制止了叛乱,但虫婴白狸一方损失过半,领头老大更是被炸得粉碎,再无心再想什么取巧办法,众狸抬起二人泅水渡河。

郑安等它们下了水,从藏身处出来,拾起那把失去主人的黑色尖刀,入手沉重,无虞有二十余斤,刀身上刻着乌蠡二字。

乌蠡刀通体黝黑,肉血不沾,锋芒暗露,杀气隐忍,一刀斩下,冷气森森,实是件难得宝物,郑安欢喜之极,摩挲一番插于背上,下水渡河。

    郑安本以为能追得上白狸子和尸怪,谁知渡河上岸后,眼前黑咕隆冬一片,竖直耳朵,倾听不到丝毫声息,一众畜生影踪全无,禁不住大叫可恶,静下来后寻思:抓捕尸怪和掳掠芯月姑娘的幕后黑手应是同一人,只要我守候在巨洞里,定会再碰到回巢穴的虫婴、白狸,到时可得要跟紧。

打定了注意,他游回对岸,躲于山石之后。

等得约摸三四个时辰,一队飞行虫婴振翅经过,郑安焦急如焚,自知无法跟上它们的步伐,便兵行险着,手提两块石头奋力击出,不偏不倚打中队伍最末一条虫婴的脑袋,将之打晕摔跌下来,而在前面飞翔的虫婴竟然都未能发觉有队友掉队,径直飞走。

    郑安的想法是把虫婴翅膀割掉让其爬回洞穴深处的老巢,自己好从后跟随,后来见它体型庞大,翅膀张开达一丈多宽,便想不如让它载我赶路,省时省力又省心,当即从袍上割下数条布条首尾相接,拴于飞行虫婴的鼻子上,又拿水浇醒它。

    虫婴醒来瞧见郑安,立即张嘴发动攻击,郑安扯动手中布条,布条牵动鼻子,虫婴那张婴儿脸立即痛得变形扭曲,张大森森口器抽气啼叫,原地翻滚伸缩。

虫婴一有攻击逃走之意,郑安就扯动布条,如此痛上几回,虫婴学精了,再也不乱动,安安静静趴在河滩上。

郑安坐在虫婴身边,伸手抚摸它的背部,说道:你如听话,我便不折磨于你。

虫婴似懂非懂,扭头瞧着。

过得片刻,郑安心想差不多,坐在虫婴背上,轻轻拍了拍它脑袋,虫婴明白他的意图,立即爬行前进。

    郑安赞道:不算太蠢,可以可以。

又拍了拍它的一对翅膀,虫婴会意,即振动双翅飞行起来,郑安轻轻摸它脑袋道:孺子可教也,噢不对,是孺虫可教也。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