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书屋> 新笔趣阁免费完本小说 > 民国小说 > 逆刀风云 > 第180章 同归

逆刀风云:第180章 同归

小说:逆刀风云作者:乌梁海

    还未感觉到痛或是热量流失,黄腾听得背后金刃破风之声响起!    郑安随着金眼虫婴翻转下坠,估摸着离桥面一丈高时,双掌一推虫婴弹身而起,心中叫道:有桥,有桥!金眼虫婴穿透桥面径直落下深渊,郑安却是稳稳站在桥上,他抬头见得傻根被打翻,顾不得察看救援,立即跃至黄腾身后,手中乌蠡刀刺向他背心。

    郑安来得太快,黄腾又受伤太重,纵跃逃避已然不能,刀锋渐近,冷气森然,禁不住全身汗毛倒竖,心中暗叫:怎么办怎么办?难道就这样阴沟翻船送了性命?电光火石之间,一个念头猛然涌上脑海里:没桥,没桥!念头刚起,脚下立即一空,身子猛然摔下,堪堪躲开了郑安刺来的一刀。

    黄腾猝不及防,毫无征兆便即摔了下去,下跌过程中他心念电闪:我日你妈,下面有座桥,有桥!    夏芝柏在虫尾目睹师妹疯狂举动,短暂震惊后立即一手掐着佘欣苗后颈,一手抓其后背衣服往下推,叫道:佘欣苗,你发什么神经,竟然敢对教主下黑手,我杀了你!佘欣苗力气没师姐大,又是背对着不易反抗,即时被推落下虫背,但她不甘心,摔落的一瞬间拉上夏芝柏的脚踝,把师姐也拉下虫背,双双坠落。

    呯啪一声,黄腾狠狠摔在虚空浮桥上,刚刚站将起来,头顶处尖叫声响起,佘欣苗与夏芝柏双双摔将下来,黄腾不及多想立即往旁一跃避开,佘欣苗呯的一声,掉落在他身旁,而夏芝柏,却是兜头向他砸来。

黄腾再无时间躲闪,立即运气贯注全身,顿时全身衣衫鼓起,风声猎猎,全身犹如一只充满气的皮囊,把硬砸将下来的夏芝柏生生弹了开去。

    夏芝柏撞在教主身上弹起后又落下,这时的她已失去心智,睁眼看着身下深不见底的暗谷,竟然惊慌失措起来,大叫道:教主救我,教主救我!黄腾叫道:别怕,信则有一句话没说完,眼前人影跃至,一条黑色矫龙如闪电般直刺胸膛。

    黄腾大吃一惊,双脚在桥面上一点,陡地平飞三丈,闪开郑安雷霆一击。

    在桥面上与虫婴大战的郑安虽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但黄腾一直盘旋于高空之中,力所不逮,唯有空自焦急,突见他摔将下来,心头一阵狂喜,立即撇下对手,晃身抢过来,第一刀虽落空,可他岂会放过这天赐良机,弹身再上,持刀追击。

    那边夏芝柏没能在须臾之间调整好心态,径直穿透虚空浮桥,掉向未知的黑暗,尖叫声飘荡于山谷之中。

    失去法力的黄腾面对郑安乌蠡刀抢攻,立时险象环生,急退中长啸声响起,一条条虫婴撇开对手,朝着郑安急扑而来。

    如果错过这次机会让他逃了,那么有死无生的结局便已然注定,郑安咬咬牙,并不理会头顶上的威胁,手中宝刀直直送出,挑向黄腾胸口。

眼看要将敌人当胸刺穿,却被他在最后一刻闪开,心中不由暗叫一声可惜。

    郑大哥小心!傻根的声音传入耳中,头顶身后风声急响,一条虫婴扑至。

郑安头也不回,往前纵跃一丈陡然转身,举刀斩下。

虫婴救主心切,扑得劲急,来不及闪避,脑袋被郑安开山裂石的一刀斩成两片。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

虫婴脑袋虽被斩开,下扑之势却是极强,本能振着双翅猛然撞上郑安胸口,撞上的一刹那,腹下无数触足把郑安钩带上,飞上了天空。

    被撞上的一刹那,郑安感觉胸口气血翻涌,眼前一阵昏黑,等得清醒过来,发现已然被吊离虚空桥面三四丈高。

    裂头虫婴漫无目的飞行,愈飞愈高,在其腹下的郑安左右一瞧,左首边一条金眼虫婴急速扑来,张开的虫口足有脸盘大小,被它咬上,直接吞下肚子也非难事。

郑安左手攀上裂头虫婴身节,右手高举乌蠡刀一削,把钩连腰身的触足尽数斩断,翻身上了虫背,避开金眼虫婴志在必得的一咬。

    两虫交错的一瞬间,郑安双腿一蹬纵下,跳至呼啸而来的金眼虫婴背上,不等趴稳,宝刀斩向虫婴右翅,把虫婴丈余长的两张薄翅齐刷刷连根斩断。

金眼虫婴失去平衡,即时打着转往下坠。

    青莲教主黄腾摆脱了郑安的纠缠,长长呼了一口气,才得有空指挥绿翅虫婴飞下来接他。

傻根对其恨之入骨,同样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当即提刀猛奔过去,抢在绿翅虫婴之前跃到黄腾身前,钢刀横掠,割向黄腾咽喉。

    相比郑安,傻根武功低了好几个档次,黄腾应付不难,避开刀锋之余,左手反拍敌人右肋。

傻根不管不顾,手中单刀猛然直刺,拼着受伤身死也要刺伤敌人。

刀尖来得好快,黄腾大吃一惊心中骂道:这莽人你不要命了!左手改拍为戳,点向敌人手腕。

    傻根踏上半步,全身力量集于右臂以求加快攻刺速度。

但黄腾二指速度更快,瞬时之间二指已点在傻根右腕上。

    傻根右臂顿时一软,五指松开,单刀成无主之物。

眼前良机转瞬即逝,傻根没有多想,大喝一声中身子猛然扑向敌人,以胸腹顶着刀柄前行,钢刀继续去势,插向黄腾小腹。

    这时黄腾后悔也来不及,压根没想到傻根如此拼命,再无退避时间,当即右掌斩向傻根头颈,左手下压钢刀,以求逼退敌人或是减轻伤害。

呯的一声闷响,傻根头颈中掌被斩翻倒地,可他的努力没有白费,胸脯顶着单刀刺入黄腾腹部五分,几将其腹腔刺穿。

黄腾一声惨叫,腾腾腾腾腾退开五步,低头瞧着留在腹中的刀,脸上写满了惶恐也不相信,他双手握着刀柄,犹豫了一会,狠心将单刀拔出来,顿时鲜血喷出三四尺远。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返回书页 下一篇